一個沒有英雄的年代:談 FFXIV 4.0 的劇情

近這幾年常有的一句話是,「不是因為看見希望而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看見希望」。言下之意即是用來勉勵民眾,在這個政治現況每況愈下,當大家都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如果不堅持就連希望也看不見。

我當然理解這句話背後的情緒,但我不認同這句話的邏輯。將個人的立場二分成「正在反抗」與「已經放棄」,然後將這兩種狀態視為不能扭轉的立場,是過於簡化的做法。真正驅使我去思考這件事的,是因為最近在玩FFXIV與及某些發生的政治事件。也因此,下文會劇透和交代 4.0 的劇情 — — 如果你有計劃遊玩 FFXIV 、或者不欲被劇透,那請不要往下閱讀。

4.0 的真正主題是「解放」:可以是思想上的解放(夜露線)、政權的解放(4.0 主線)、思考模式的解放(4.5 最後的和談)。在解放的過程裡所涉及的,不外乎投身抗爭的理由。

簡單概括,主角一行人在西方的朋友(阿拉米格)與及東方的朋友(多瑪)因著某個契機,想要從某個邪惡軸心(帝國)手中解放出被侵占的故鄉。為了解放故鄉,主角一行人分別在東方與西方走遍故土,在已經淪陷的土地上,尋找想要加入反抗的盟友。

倘若 3.0 或者 2.0~2.5 時期描寫主角等人多為被動地維繫和平,解決冒起的世界危機的維和組織,4.0 特別的理由,在於這是個描寫主角等人主動挑起戰爭,向不落的帝國發起戰爭,收復失地。

草原的少數民族(敖龍族)是個很有趣的例外:每隔一段時間,草原的各個部族就會派員參與「那慕達」,透過戰鬥決定草原上最強的強者以統治其他人。與其說是一種解放革命或戰鬥,還不如說這是一種政治體制更替的方式。

但打一仗無謀之戰,又談何容易呢?除去草原之民因習俗而生的回應,其他回應可以分成兩種。第一種情況是,因為帝國並未有派兵侵占自己的土地,也和帝國無怨無仇。在種種利益制衡底下,城市得以獨善其身。

最值得討論的例子,大概就是故事中的大城市黃金港:黃金港是一個集合了諜報與商業於一身的城市,也是遠東唯一一座對外開放的口岸。表面上,這個地方是由當地糾察赤誠組及政府維持秩序,以維持港口的中立。實際上,真正讓這個地方維持中立,源於時勢:黃金港是個被各地勢力用以謀求利益,暗中交換情報的戰略重地。故事中,無論是己方的商會,抑或是敵國的帝國,都分別在黃金港設有總部。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覺得這地方有點像是昔日的香港?曾幾何時,香港也是唯一一座中國對外開放的口岸。曾幾何時,香港也是一個能夠容納各種立場的港口。故事中的黃金港得以獨善其身,現實中的香港卻風光不再。

也就來到第二種回應。人們必須在帝國的霸權底下苟活,更會被帝國視之為是召喚外神的「蠻族」。但沒有人願意反抗 — — 或者說,都已經試過反抗,但都失敗了。遇上身為「叛軍」的主角一行人,不少人要不嘲笑這批傻子只會打敗仗,或者主張自己從體制內進行改革(例如某名名叫芙朵拉的反派),要不就是給出這樣的說法:念在昔日的情誼,我不會向帝國軍告發你們這批通緝犯。但也請你們不要和我扯上關係,免得斷送各種建基於壓榨和先人付出而得來的和平。

故事解結的方法,乃是提出某種希望。在故事的開始,西方國家阿拉米格的某些民眾會加入革命軍,源於當時產生了某些小型的戰功,驅使人們以為開戰有勝算。到了故事的後半,人民之所以被感動,大多都是因為聽見了昔日主君飛燕(及「西方的英雄」,亦即是你。)復歸;而飛燕在當初之所以復歸,源於他響應仍然願意抗爭的那少部分民眾。這些打勝仗的希望,讓人願意冒著失去僅餘和平的風險,參加戰爭。就如遊戲所講,「自由或是死亡」,這是戰爭唯二的下場。

也因此我不喜歡說,並不是因為堅持才看到了希望 — — 因為,只有那些懷有強烈信念,對土地、國家、文化等懷有強烈感情的人們,才會從堅持無用的抵抗看到希望(例如勞班就是個好例子)。堅持的背後意味著信仰,但並不是那麼多人有那麼堅強的信念,願意投入各種各樣的代價。

也因此,無數人在這時代選擇稍息抗爭,暫作休息,等待希望到來。那可以是迷失,那可以是「不再堅持」,可以是「苟活」。我更情願說這是個沒有英雄的年代,一個等待英雄的時代,一個盡可能地維持著現況的年代吧。

--

--

--

香港人。負責寫字。長期憂鬱。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Altia

Altia

香港人。負責寫字。長期憂鬱。

More from Medium

Not born equal (don’t judge everyone with one lens)

A social media home for adult baseball players

Mark Twain Taught Me About the Three Types of People in the World

Nitro: Fast, professional translations by native speakers, open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