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無聊的實驗(上)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在大家讀到這篇文章的時候,這個實驗應該會開始進行(如無意外的話)。這個實驗的內容可以用一句說話概括:

讓我們和互聯網說再見一日吧。

更準確的講,這項「實驗」(如果可以說得上是實驗)的內容包括:

  • 一日不上 SNS(Facebook、Plurk、Twitter 等等我有在用的SNS 服務,與及其他平台,例如知乎)

這項實驗的內容不包括:

  • 一日不玩手機遊戲(雖然我會努力嘗試)

我覺得大部分社會人之所以要如此與網路「聯繫」,不得不上網,有兩個可能性。第一個可能性係,你份工就是與「上網」有關,例如你要Check Email 和客戶聯絡。例如你本身就是做 Page 的。你在 SNS 開工的。例如你要用Whatsapp 同人交代工作的事。你是網上的寫手……等等。

第二種可能性係,我們已經依賴網路作為接受、發送資訊的主要方式。我們在Facebook 上面讀新聞,睇報紙,時事。我們會上網看動畫,下載美劇。我們會上網玩遊戲,打麻將,下棋。

無論是以上兩種的任何一種可能性,這些事情通向同一個事實:網路可以沒我一日,但我不可以沒有網路。

那麼,假若我們失去網路,我可以做什麼?我們會怎麼樣「退化」?作為一個自制能力不足,每日有五六個小時就浪費在Youtube、Plurk、Facebook 等等地方,反複閱讀和觀看已經看過的無數內容(例如Worth It 整個系列我大概看了三四次,Ylvis 的搞笑短片也全部看過兩次——而Ylvis 有六個鐘頭長的短片),我嘗試不上網一日。

為了填補這個空隙,我計劃在這一日做以下的事情:

  1. 讀完幾本紙本書(《非虛構寫作指南》、《困難》),或者開始睇其他新書(例如《給眼球時代的觀看指南》)

嗯,大致上就是這樣。就當成是放一日假好了。其實寫作最大壓力的並不是寫作的瞬間,而是寫作以後望向數字的瞬間。這天也是為了迴避這件事吧。

那麼,這個實驗從今天睡覺(大概三點吧)開始,到明天睡覺之前完結。實驗完了以後可能會再寫一些東西,但很可能不會,就這樣。

香港人。負責寫字。長期憂鬱。

香港人。負責寫字。長期憂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