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type writer beside clipboard on wooden surface” by Elijah O'Donnell on Unsplash

——縱使有太多人比我適合寫這個話題(例如最近脫離某網媒的思兼)——縱使我實在不覺得自己是什麼——縱使我最多只能算是一個Impostor,一個實質是 NEET 只會在網上寫作甚至稱不上是什麼作家或者與這個業界扯上邊的人——而我只是一個反面教材——但是。

就讓我們在這裡談談「做作家」到底是什麼。

絕大部分人對「作家」最大的誤會,莫過於他們沒有搞清楚「作家」這個詞語有多廣泛。對於絕大部分人,「作家」即是寫小說、散文、寫詩、劇本、專欄、評論、推薦序等等創作,靠版稅和稿費搵食的人。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版稅」和「稿費」只是這類作家獲取收入的其中一種途徑。更多時候,這些「作家」還需要版稅和稿費之外的途徑維生——途徑包括教寫作班、演講、做文學營導師,或者是在寫作之外有一份正職(例如,做RA)。

上述的當然是作家,但也只是狹義的「作家」。我們還有許多與上述不同的作家,不靠稿費、版稅或教班,但仍然可以用文字搵食。例如網路平台編輯和寫手、產品文案、寫說書講稿的、技術寫作(Technical Writing)的或者是雜誌編輯。這類「作家」的寫作自由、寫作的題材,或者很難與上面的例子類比,但這些工種仍然滿足我們對「作家」的最基礎要求:用文字搵食。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erson holding black pencil”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當然,許多人並沒有意識到這些變化。許多人心目中的「作家」就是「創作者」,就是專門寫風花雪月,擁有完全創作自由的「藝術家」。殊不知,絕大部分的「作家」並沒有完全的「創作自由」,無法全盤控制自己今天寫什麼(除非你是某某文豪或者是某某文學大家之類的,或者是你在網上寫作)。具體點說,文章的題材、字數、格式、主題、觀點,甚至乎說刊登的日期、媒體,全部都可能會受制於平台的要求。一般而言,越高創作自由,競爭度就越高,人數也就越少;寫 Blog 最自由,但寫 Blog 沒錢——這個嘛就大家自行取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薇爾莉特也算是一個作家——雖然她的定位(代筆者)比較接近翻譯,但代筆或翻譯者和作家也有類似之處。

雖然以上的這些事情看似很常識,但是,似乎太少人意識到這些東西,少到我會覺得詫異。許多人常說想要成為作家,但他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想要成為的「作家」——例如說,寫輕小說的作家吧?——到底有多大競爭。因為缺乏競爭意識,他們沒有好好準備;等他們意識到,原來現在的競爭如此龐大,而自己還未必能擠入門縫,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到底可以做什麼準備?以我自己(非常)失敗的經驗,與及我認識的概況,我認為大概可以劃分成幾件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be smart, don’t be like this.

首先是閱讀,尤其是相關的知識、研究、文化事,與及流行事。寫作需要彈藥,需要知識。不讀書、不研究的人,沒有辦法寫作。知識越多,可以寫的題材就越多,也就意味著寫的機會變多。

其次,越早投稿越好。不因投稿帶來稿費,而是因為投稿可以帶來人脈,可以會見編輯、其他寫手,造就未來的機會。

其三,溝通技能。有些時候,你可以向雜誌或者網媒的編輯自薦題材。有些時候,你得與編輯商討和修正稿件的內容。寫作或者是一件個人的事情,但出版一份稿件則非。

最後,人脈很重要。不僅僅是因為人脈可以帶來寫作機會,還是因為,有一群志同道合,寫同類題材的朋友聚在一起,除了可以提攜彼此,還有助刺激各自思考。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