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貸公司的廣告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man inside ice cream truck” by Tobias Zils on Unsplash

2017 年,西九龍中心八樓美食廣場的 Ice Cha Cha 雪糕店(其實該說是一輛雪糕推車),因為五元兩球的雪糕「價格過於便宜」,再加上貨品類型與同場的另一間雪糕店直接競爭,結果不被商場續租。

事件被揚開之後,雪糕店附近的人龍比起整個西九龍中心的任何一間食肆的人龍還要長,甚至乎得出動到商場保安維持秩序。而之所以我可以如此肯定以上的事情,在於我住在深水埗,也曾經光顧過Ice Cha Cha 雪糕車,甚至乎在17年4月尾聽過雪糕車的老闆講過以上的故事,後來目睹現場的人龍。

17 年五月,Ice Cha Cha 雪糕店一如所料,不獲續約。雪糕店自此之後就只有零星的出現。他們偶爾會在石硤尾熟食墟出現,會去女英華中學(嘉頓麵包工房對面的租借校舍)舉辦活動。到了最後,Ice Cha Cha 雪糕車就此從深水埗絕跡,再也沒有在深水埗擺賣。

時隔一年多,我再次看到 Ice Cha Cha 雪糕店,是在康業信貸快遞的廣告。廣告裡面有這樣的幾句耐人尋味的台詞:

「當我得知不獲續租的消息,就開始尋找新鋪地點,希望繼續經營雪糕店,回饋市民、街坊及社會。店鋪租金最貴可高達二至上萬,甚至四萬元,但我不希望把租金成本轉介到街坊身上,令我不敢在經營雪糕店。

雖然Calvin 在創業路上跌倒,幸好他遇到康業信貸快遞……無論生意周轉,投資增值,還清卡數,康業信貸快遞都可以靈活配合你的需要……做你最強力的後盾。

整個故事之所以如此耐人尋味,在於在這個故事裡面,雪糕車並不是雪糕車,信貸公司也不是信貸服務。透過他人的或自己的包裝,這些角色全部都被轉化成別的東西。

讓我們先從雪糕車講起。在雪糕車的例子,Ice Cha Cha 雪糕車之所以會在倒閉之際有那麼多人光顧,是因為 Ice Cha Cha 雪糕車象徵著與商場的抗爭。

之所以有那麼多人突然光顧 Ice Cha Cha 的雪糕,並不是因為Ice Cha Cha 好吃(西九龍樓下有手作之店)、味道很特別(同層雪糕店的味道包羅萬有)。Ice Cha Cha 當然很便宜,但這個並非主因。事實上,Ice Cha Cha 已經在西九龍中心擺了一段日子,也一直是那麼便宜,卻唯有在這段時間才有那麼多人光顧。

最可靠、也能讓人信賴的理由是因為人情味、與及整個Ice Cha Cha 雪糕車的故事:透過購買 Ice Cha Cha 的雪糕,我們很間接地參與了與商場、與整個商業體系的抗爭,反抗逼遷。於是乎,買賣雪糕成為了商場與人民、錢與人情味的角力。人們一起去打卡。媒體報導。我們可以透過享用雪糕,響應店主,參與這種消極的、被動的、不太需要耗費時間的所謂「抗爭」運動,表態支持 Ice Cha Cha。於是乎,Ice Cha Cha 從一間很普通的雪糕店,轉變成對抗體系的某種革命分子。

這件事本來已經足夠奇怪——奇怪,在於這種角力並沒有動搖過店主合約到期,被商場趕走的結果,但我們卻仍然視這種行為是抗爭。但起碼我們仍可以理解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可以同情地說這不是抗爭——因為抗爭都已經無效,這是對商場彰顯民意,抗議商場的決定,並滿足店主(也就是,盡可能的回饋市民,讓大家都吃到便宜的雪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red and gray Dreams food van parked in front of building” by Benjamin Sow on Unsplash

但在這之上的第二層訊息——也就是借貸廣告的內容——恐怕是更加令人費解。

借貸廣告奇特,在於廣告將雪糕車在商場裡遭遇的困境改變成別的東西。Ice Cha Cha 之所以會被西九龍中心趕走,不獲續租,並不是因為地產霸權,而是因為(在商場心目中)Ice Cha Cha 「做爛市」:他不按照市場供應需求調整價格,堅持五元兩球,而沒有如其他雪糕店賣六元一球。商場為了維護其他租鋪的利益,確保其他店鋪會繼續租下去,不再與 Ice Cha Cha 續約。

可想而知的是,就算 Ice Cha Cha 搬到新地點,Ice Cha Cha 仍可能會因為「做爛市」而被趕走,或被同業杯葛。最直接的解決方法是:只要 Ice Cha Cha 能在同區找到一個不會被譴責做爛市,租金又合理的地方,Ice Cha Cha 的問題就可能可以解決了。

從以上的這些處境,我們可以想像的是,Ice Cha Cha 面對的,可能是自由市場的問題,可能是經濟學的問題,也可能是資本主義的局限,導致他不能如願的賣雪糕。然而,康業卻將這個問題說成是「再置業租金很貴,會將租金成本轉介到街坊身上」,是「地產霸權」問題,繼而提出一個更加無關的服務:借錢。

承接這點,康業提的服務其實與 Ice Cha Cha 的問題完全無關,但康業卻將自己描繪成解決整個問題的方法。無論問題是如康業所講,是「地產霸權」、「租貴」,還是如我們上面所推論的,是市場看似自由,實際充滿局限,康業提供的借貸服務並不會解決以上的任何一個問題。他們無法令西九龍中心回心轉意,無法減租、更不能改變地產霸權的事實。想當然爾,他們更不可能解決市場的競爭問題。他們只可以讓 Ice Cha Cha 的東主,獲得一筆資金租借店鋪——但錢總要還,總有人會承擔責任,差在承擔的是東主還是顧客。

康業的借貸服務能否真的解決問題,並不重要——康業也沒有仔細交代自己怎麼解決問題,而只是塑造了自己成為解決問題的人,提供一套這樣的故事:它們不僅僅是提供借貸的放債者,一群為你解決問題的資本家,方案很有彈性,還藉由宣傳和參與 Ice Cha Cha 的故事,參與了Ice Cha Cha 一方,成為了「地產霸權」的反對者。

錢可以解決不少問題,我亦無意在這裡討論借貸到底是否其他生意的解決方法。我只想在這裡點出,這種將事實顛倒的故事,或者說,一種「神話體系」(如《神話學》所提出的現象),其實甚為諷刺。彷彿左手打右手,一場自演的人間喜劇,資本家一邊呼籲,你得以自己的房子做抵押品,簽一串串的合約,活在各種規限的借貸期限裡;另一邊廂,他們又希望你抵抗惡質的商人,換來自由的租務、商業環境和氣氛,以「回饋社會」——因為我們是善良的,而他們是邪惡的。結果,雪糕車不再是雪糕車,借貸公司也不再是借貸公司,抗爭也談不上是抗爭——尤其是在借貸公司的那個故事裡。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