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論:簡談《偵探已經,死了。》(01)

書影。

如果說上年度有那套新作輕小說在日本紅遍天下,除了即將會推出台版的《間諜教室》和《聲優廣播的台前幕後》,另一部應該要數MF文庫出版,由二語十所寫的《偵探已經,死了》(探偵はもう、死んでいる。)。你甚至可以說,《偵探已經,死了》很大機會會是下一波的大作:既有夏色祭及白上吹雪工商,擔當推廣大使,又即將於下季動畫化。

趁著最近出了中文版,我也買了,並迅速將第一冊讀完了。

全本書由三個中篇串成,各一百頁。雖然有偵探、有案件、也有謎團、詭計和謎底,但《偵探已經,死了》其實並不能算是一部推理小說。除了是因為詭計不精細,或者涉及各種異能戰鬥的橋段,最明確地「反」推理小說的地方,源於作品就「偵探」一角所下的定義。

在作品中,「偵探」的主要目的並非為了解開謎底,繼而發表可被讀者再現或理解的推理,而是為了維護委託人的利益。於是,「所謂一流的偵探,是在事件發生前就預先解決了。」(P.69)。這個無心浮起的句子,其實頗能總結本作的結構及開場白。事件「預先解決」,並不會導致所謂「超一流的偵探」的誕生,而只會促成了偵探的消失,與及預言家的誕生。也就是本作開場白所出現的情況:偵探在一年前的事故逝世,剩下了繼承偵探遺志的助手、學徒、同行者、前度的仇敵及刑警等人。隨著偵探的意志再次浮現,事件也再次出現。

作者在後記中形容本作是「大雜燴」,我非常同意。事關這書既有戀愛,有青少年劇場,亦有異能戰鬥及丁點兒的懸疑。看似涵蓋了許多元素,書也讀得非常流暢,四平八穩,但我想不出什麼能明確地讚賞本作的優點,也想不出什麼讓人讀得蕩氣迴腸的片段。無論是動機不明的敵方組織 SPES,還是屢屢牽扯到「名偵探的遺願」的己方角色,或者是談不上無聊乏味但也談不上叫人眼前一亮的各種拌嘴互動,其實都頗難讓人投入。

用個俗套點的講法,就是非常之「俺たちの戦いはこれからだ」的第一冊序章。也許明確的感想應該就是希耶絲塔非常可愛吧。那麼可愛的白毛毛,真希望有更多出場的時候啊。

香港人。負責寫字。長期憂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