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讀到的一個邊看邊寫的感想/報告,其實已經說明了某些網媒對呢兩個人的辯論的感想。Source

雖然很想繼續笑昨天齊澤克和 Jordan Peterson 之間的辯論的結果,但我覺得整個辯論其實反映出一個現象:我們(包括這篇文章)總是會在對一件事物毫無理解的情況下,對這些事物進行批評——這也包括這篇文章:雖然這篇文嚴格來講不是關於辯論,我靠大量外界的賽後報告和我聽的短暫時間(大概十分鐘左右),衍生出以下的感想。

Peterson 在參加辯論之前,最常掛在口頭的,其實就是「後現代新馬克思主義者」(Postmodern-Neo-Marxist),並且說福柯、德希達諸如此類的哲學家都是這套所謂的「後現代新馬克思主義者」。他批判「後現代新馬克思主義」,但他對馬克思的認知也只是讀過《共產黨宣言》;被齊澤克(一個真真正正的馬克思主義者)問道「你能舉出一個後現代新馬克思主義者嗎?」的時候,也沒什麼好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