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什麼也沒有:《地厚天高》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你好難討論《地厚天高》,而唔討論梁天琦呢個人、或者以現有嘅政治感想、對梁天琦嘅固有印象、或者是個人嘅政治取向,去看待梁天琦同埋呢套戲(一如我係跟住嚟嘅篇幅都會咁做)。畢竟,呢部電影拍嘅,係梁天琦喺2016年魚蛋革命後、參選前、敗選後、為巴治奧助選前,與及佢喺2017年喺美國嘅故事。電影企圖用一種去政治化嘅角度,將「梁天琦」從任何政治偶像、神壇、超人、本土派共主、(或者是2017年嘅縮頭烏龜)等等遙遠嘅印象,去魅化,集中寫梁天琦作為一個人,一個大學生嘅身份、興趣、性格。

從呢個角度睇,《地厚天高》既可以話係去政治化,亦可以話係回歸政治。去政治化其實唔難理解:雖然,作品拍嘅每一刻都係政治人物從政、訪問、抒發後台嘅心路歷程,但採納嘅角度係小人物式嘅自我質疑——一如貫穿全片嘅「廢青」一詞,或者係諸多台前台後嘅對比。話係回歸政治,源於就算我哋點樣想要將梁天琦從「政治」或者「意識形態」脫離開嚟,我哋終究都會返到政治。既係因為,政治係大部分人接觸梁天琦嘅途徑(而去迴避呢點,其實並不實際),政治家、民運發起人,係梁天琦最初面對大眾嘅身份,亦喺因為呢個時代逼我哋接觸政治,而呢部電影記錄嘅就係時代嘅事。

睇完之後,周永康講:呢部電影將人物從政治標籤、陣型、意識形態,拆出來,以致到為我哋帶嚟一個嶄新嘅角度,令我哋意識到,就算我哋有再多嘅政治對立都好,我哋所面對嘅仍係血肉之軀 — — 一如喺天橋上同梁天琦爭吵嘅藍絲帶阿伯、怒屌黃台仰嘅無名青年、被梁天琦等人噓嘅民主黨黨員、或者係無緣無故喺地鐵站痛打梁天琦嘅男人;或者,容許我扯遠少少,片尾被剪出演講台詞嘅林鄭。

然而,下一個問題係:就算我哋可以脫離政治標籤,承認林鄭或者梁天琦都係人,大家嘅所作所為都有理由So What?面對呢啲不同政見、不同立場嘅人物,我哋可以討論啲咩?我哋都係返番去政治討論同埋抗爭——因為政權始終用槍指住你,藍絲仍會打你,怒屌黃台仰嘅無名青年,並唔會因為你想要開展一場討論而唔再打鳩你。然後標籤、對立、陣型,就會隨著討論而生。我哋無法迴避標籤或者意識形態嘅對立,因為時代強逼我哋表態,因為對方嘅拳頭就在我們嘅鼻之前,因為對方有權有勢,而我哋不得不揮拳或者擋格 — —一如梁天琦,一如呢個時代嘅你和我,總係認定自己係呢個時代裡「被選中嘅細路」,冇退路。

梁天琦喺電影入面最幽默嘅對談係,我哋都不過係獎金獵人。民主黨只不過係想要供樓,而佢哋供完了,到我哋了。然後我哋好快又意識到,咩鳩嘢被選中嘅細路,咩鳩命運,大家其實都不過一樣係二三十年前嘅民主黨,都只不過係如梁天琦吃嘅嗰一支煙一樣:魅力也好、人氣也好,或者係同民主黨嘅區別都好,都只係揮發性極強嘅嘢(等於有人認為熱血公民入立法會之後係另一隊民主黨B隊)。而時代其實冇應許過我哋啲咩:九二八係一場夢、年初一魚蛋係一場夢、補選六六五二四票係一場夢、政治權利可以被終身剝奪、然後大家就好似巴治奧口中所講,喺度走一條冇得返轉頭嘅路,為橋鋪磚,試下有咩可以走嘅路,鋪完就跳河自盡,以致到電影好悲觀地完結:梁天琦出走美國,冇評論香港政局或者再參與政治。用上梁天琦自己嘅講法:佢只打勝仗,落場就要贏,而依家係改善自己嘅時候,言下之意即係打仗只會輸,寧願唔打。選擇唔打仗,大概只係源於根本冇勝算;或者話,梁已經再冇仗好打;或者話,佢已經走到盡頭。用個現代嘅講法,就係被終身剝削政治權利——光是由呢件事幾咁脆弱,同埋梁天琦係整部電影嘅形象,我地其實好難迴避呢個結論:時代嘅希望,一如928、一如梁天琦、一如本民前,全部都不過係梁天琦抽嘅一堆煙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