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 Claudio Schwarz | @purzlbaum on Unsplash

口罩在最初被包裝成是「防禦其他人的病毒」的工具。

後來越來越多研究和科普人主張,其實口罩無法完全防禦病毒,最主要的效果還是減少觸摸口鼻。但戴上口罩的帶菌者,卻很難傳染給他人——畢竟咳嗽噴嚏噴出的飛沫和細菌,全部都留在口罩裡,自然比較難傳染他人。口罩實際上是「保護其他人的工具」,是一種協助大家保持距離的工具。

理論上,只有病人才需要帶口罩保護其他人。如果所有人都嚴格按照這點戴口罩,實際上可能就不會有事了。

問題是,隱性病人存在,未發病的病患也可以傳染給他人。而且,病人不一定會戴口罩。

於是乎就出現了個非常有趣的現象:為了確保少數的隱性病患和病人戴上口罩,解除這種不信任,所以戴口罩變成了一種社會氛圍。這種無形的社會約束,其實好類似日本社會嘅一種現象:「空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覺得很耐人尋味的一件事是,自從疫症爆發了以後,口罩成為了一種禮物。大家都聽過這些故事:沒口罩的人會被其他人送口罩,大家發揮互助互愛的精神啊,香港人真係好啊,諸如此類的事情。

口罩既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沒口罩大家就不能見面了、送禮啊諸如此類),也同時象徵著對他人的不信任——甚至乎顧慮,「為了避免讓你們擔憂我是否帶菌者,我還是戴個口罩吧。」。有時候我會在想:與其用政見建立共同體,會不會是這樣的常識或「空氣」,反而更加有拘束力?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