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來想想:「吉野家火鍋」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圖片來源:OpenRice 食評

首先,快餐店吃東西是無責任的——不管是店家還是食客。因為是快餐店,所以不會有人為你安排座位;因為是快餐店,所以生薑片啊、湯啊諸如此類的物品,全部都是放在櫃檯附近自取。亦因為是快餐店,顧客沒有任何義務要遵守什麼餐桌禮儀、沒有Dress Code、也完全不需要收拾餐具,更不太會有人趕你走。這些都和傳統的餐廳相差很遠。

其次,吉野家的一人火鍋什麼都有,但什麼都不多。一個吉野家的火鍋套餐有什麼呢?一般會有幾塊肉(可能是雞肉、可能是牛肉、豬肉等等),在外面很少見的芝士獅子狗/蟹柳,一堆已經切細到可以放入鍋中的金針菇、雜菜、豆腐、紅蘿蔔、南瓜,與及碳水化合物的烏冬。

這個鍋的份量其實不太多。放在家用裝的火鍋裡面打,可能還不夠十五分鐘就吃完。但吉野家火鍋最大的特色,其實是火鍋的構造:因為火鍋那麼細,容量有限,這逼使了食客一定要慢慢投入所有材料,而不可以一次過將烏冬雜菜豆腐肉全部丟落去。

需知道吃後20–30分鐘大腦才收到飽的訊息,所以進食要細嚼慢咽,以免吃得過快過飽及過量而引致胃口越來越大而導致肥胖。

營養師Mian Chan:飽住瘦身

因為火鍋的構造,這導致了本來可能十五分鐘的火鍋,被拖長到半個鐘頭、甚至更長,這也導致了大部分人在吃火鍋的時候,必須要慢慢吃。因為人的飽腹感約莫在進食二十分鐘之後開始出現,拖長晚飯,導致本來可能不夠一個大人吃的火鍋材料,竟然可以餵飽某些成年人。

問題是,也因為吉野家吃飯無責任,總會有大量人餵不飽,這導致了吉野家出現了兩種結果。第一種結果是,雖然吃完之際好似覺得好飽,但很快就會肚餓。雖然價錢很便宜,但咩都好似只有幾塊,吃完了以後沒有自助打邊爐的滿足感

另一個結果是,因為食客知道吉野家不會理自己,所以食客時常偷渡外來食物。既是源於要在吉野家的套餐之外點火鍋材料好貴(十蚊三隻超迷你的韭菜餃子),亦是因為沒什麼吉野家的職員會理。一兩個星期之前去吃的一個誇張的例子是,某個六十歲的阿婆,將一盤響鈴擺在手袋裡面,然後一邊吃一邊從手袋裡抽出食物。

綜合以上幾點,將這些現象轉換成其他東西,我們不難用這個結構來看待寫現在流行的網媒、專欄生態。

用吉野家邊爐這個比喻切入,目前不少網站的文章傾向其實就是類似吉野家。如果說,網媒與讀者之間的關係就是無責任的快餐店與顧客,網媒的文章即是邊爐:每篇文雖然有一定資料、有一定的描寫和觀點,但這些內容既談不上餓死人(完全沒有觀點),但又無法令人顯得滿足圓滿。這些文章之所以會顯得有飽腹感——或者說,讓人感覺到自己好似學到了某種知識,源於文章用圖片、影片、比喻等等手段,將觀點撐大。

因為網媒的文章寫成如此,這導致了不少人要不自己加鹽加醋,胡亂競猜或者補充篇文的內容,要不就是吃完一間網媒的文,之後再睇第二、第三、第四和更多間網媒。

而網媒與吉野家最最最不同的是,當我們的市場上還可以吃 Fine Dining、吃高級餐廳、有吃到飽的各式自助餐、茶餐廳豆腐火腩飯,我們的網媒生態就是一堆吉野家——吉野家或者好賺錢(西九龍那間吉野家超級多人……),但其他餐廳呢?

我不是想要說吉野家不好吃。而是想要指出,在吉野家之外,我們作為讀者需要有其他養分的來源,也總不能每天都吃吉野家火鍋;在吉野家之外,餐廳也好、網媒也好,也可以有其他可能。

事實是,我們既不會每天都想要吃吉野家或者吃快餐,也不會說想要每天都要吃吉野家,更不會說吉野家是珍饈百味,或者認定吉野家可以淘汰所有地球上的餐廳。我們需要有人寫潮文,需要有人寫理論引介,也需要有人撰寫理論,寫散文——要是有人認為,所有內容獲得的關注度必然會一樣,這是另一回事;問題是,「多元」本來應該是網路最大的特色,但當目前的催勢是越來越單元,風格越來越模板化,全部都只能出800~2000字多圖短文,難道這也不是一件值得質疑的事情嗎?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