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打多張桌子的麻雀可能嗎?

談夜桜たま的四面麻雀企劃

要講的話,近年的日麻界應該沒有比夜桜たま/楠栞桜更加有名的Vtuber。她是少數目前以麻雀業界作為主要活動據點的VTuber。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而要講夜桜たま最轟動性,也是最犀利的創舉,應該要數她同一時間打四桌日麻,同時還和觀眾討論什麼龍珠動畫。「同時打四桌日麻」看起來很困難,但我一直很好奇這件事的可行性到底有多高。有見及此,我在這個禮拜就抽了一點時間,打開了好幾個平台的日麻,並嘗試同時打兩到四桌的日麻。

實際試行完畢之後,我覺得非常可行。這篇文章就是我的個人報告。

日麻為什麼難以四面打?

其實,在撲克、國際象棋、將棋、圍棋等棋類裡面,「一個大師同時進行多卓」,或者說,所謂的「Multi-tabling」,其實非常常見。

例如,撲克界別裡有名為 nanonoko 的職業撲克玩家,可以同時進行二十四桌的網路德州撲克(現在 Pokerstar 則已經規定最多只能四開);在國際象棋、將棋、圍棋等等界別裡,一名大師同時對多名玩家進行車輪戰(Simultaneous Exhibition)的例子,也可以說是非常常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之所以要選擇「同時進行多桌」,除了是因為增加對手和對局的機會(在棋類遊戲),主要是為了抵消運氣短期的撲克存在著「運氣」等波動,但長期的運氣是公平的。為了能及早抵達「長期」,某些玩家就會選擇同時打多卓的撲克,犧牲判斷的精度以撐高對局數。

然而,這些遊戲之所以可以一對多,源於遊戲本身的特質。在德州撲克裡,一旦玩家選擇棄牌(Fold),那一桌就可以放置不理;這個放置的空檔可以用來處理其他桌的牌局。長遠下去,要多卓同時進行,其實非常簡單和容易。

而在棋類的車輪戰,大師的思考時間雖然接近快棋級的直覺,但大師在車輪戰裡對到的對手一般都比較弱。就算大師只是拿出直覺,棋力也可能比一般人要強。

但麻雀卻沒有這些特質。和撲克不同的是,麻雀裡就算選擇「棄胡」,這把牌死守不參與,玩家還是要思考和尋找桌面上的安全牌。而且,麻雀之所以需要思考,好多時候都與對手的實力無關,而是源於局勢和手牌的複雜程度。

日麻怎麼可以多面同時進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三面。

但日麻還是可以Multi-table的。日麻本身其實是一個尋找組合與模式的遊戲。

當日麻玩家在學習日麻的時候,大家會先學習一些關於牌效率、點差等等的組合。例如,大家會學過5667的形態比3344好。大家也會知道,在All Last兩高一低的情況下,三家都應該全攻。又或者是逆轉的點差、副露的判斷等等。

這些既有的定式、打法、結論,其實就和圍棋的死活題或手筋一樣,是一些可以透過不斷演練和讀書鍛煉出來的筋肉記憶。

一旦變得熟練,模式掌握得夠多,就算只是如反射神經一樣演練出既有的內容,其實也可以打出一定的水準。因為已經習慣從桌面上抽出情報(例如、其他家到底在做什麼、手牌向聽數、牌的打點、點數狀況),需要思考的東西,其實並沒有許多人想像中那麼複雜。倒不如說,每手牌雖然有十三張選擇,看似是這十三張之間的互相比較,但通常都可以簡化成不過兩到三個選項之間的選擇。

而且,一旦手牌進入立直,或不會換張的聽牌,手牌就可以放置不理,變相減少處理的時間。實際判斷起來可能只需要約莫兩秒到三秒。

我想起日本的其中一個麻雀流派「雀鬼流」的其中一個主張:團員每次出牌必須在三秒之內完成,變相依靠直覺。這印證了其實多卓同時進行的日麻,雖然肯定會犧牲一定判斷和打牌的精度,但一定是可行的。

講就容易,做又如何呢?

為了讓實踐變成行動,我計劃在五月中開台實況多卓日麻。

除了是第一次值得紀念的開台(笑),我還計劃說明一下實際處理多面打牌的問題和解說。到時候還請多多指教。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