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象棋與E-Sports, 其之2:造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Source: https://goo.gl/P83Kua

在這篇文寫成的時候,每兩年一度的國際象棋挑戰者決定賽(Candidates Tournament)正式在柏林開始;這年除了是第一次有中國棋手(丁立人)參賽,還有幾個頗為著名/傳奇的棋手:被譽為是大熱門的Aronian、從意大利轉會到美國的 Caruana、從菲律賓轉會到美國的蘇偉利(Wesley So)、前世界冠軍的俄國棋手Kramnik。

坦白講,棋迷有無數的理由去無視Candidates。除了是因為主辦方Agon 向來辦事不力,正規國際象棋棋賽下的是雙方100分鐘起手的用時,只能用「趕客」來形容。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Source:http://rakugakinote.hatenablog.com/entry/2017/05/17/204611

通常,棋賽進入中盤,旁述就會開始離題,講閒雜事務。上年的Sinquefield Cup 就是一個好例子:旁述的Yasser Seirawan 在棋局沒發展的情況下,除了會講下七八九十年代的往事,還會接聽觀眾來電,講講附近的風景、與其他棋手的經歷。在日本的棋賽(例如圍棋、將棋的頭銜),風景介紹、吃甜點、介紹旁述者的新書、雜談,是每個棋賽的鐵板環節,源於日本的棋賽不僅在下棋,還蘊含著推廣當地料亭、旅遊業,向網路觀眾展示日本諸國風景的責任。最隆重的一次大概是上年中電王戰最終局——除了請到了名人,還搬出了日本的文化遺產姬路城,作為對局場所。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差不多每次日本舉辦棋賽,都總會有嘉賓環節、甜點環節

如果你是鐵桿棋迷,你或者會覺得這類小故事、觀光、閒談,無什麼問題。可是,如果你是剛看棋賽的新棋迷,你或者會處於一個非常難堪的狀況。你既想要關心棋賽,知道誰勝誰負,知道下次世界冠軍的挑戰者到底是誰;另一邊廂,你又不想要看直播,因為直播的旁白就算再怎麼有趣都好,這種大半日的、恍如看油漆乾的比賽,簡直就是看不下去。

在這種弔詭而微妙的狀況下,你有兩種選擇:一種是放棄棋賽直播,看日後的新聞報導。另一種方法是,轉向網路的十五分鐘快棋、子彈棋:這些比賽速度夠快,勝負頻繁。如今,所有在網路舉辦的大型棋賽(例如Chess.com 或者是Lichess.org 的獎金比賽)全部都是快棋/子彈棋;chess.com 更在界面加入局面評價,大概就是為了讓網路民眾更加容易進入比賽、明白盤面,這些都是明確地為了適應和走入 E-Sports 環境而做的改變。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爆打,天鳳七段,AI程式。

這時代的網民都像是一隻猴子,一個鐘頭的比賽已經是極限。問題是,將比賽的長度縮窄,也導致了另一種問題:對於業內人士,這樣的比賽承認度太低。日本麻將的公開比賽、公開的撲克錦標賽承認度之所以會被業界冷置,當成是虛銜,理由就是在於對局數太少,運氣成分遠遠超出技術;相反,網路麻將、撲克比賽的承認度高,正正是在於這些平台公平、而且玩家的成績是長期成績。

一個很明確的例子是,上年舉辦的人機撲克大賽就打了十二萬手,是四個牌手連續打了二十日的成績,而最後的成績是機器大比數壓倒人類。對比起來,一般錦標賽每人只會打到幾百到一千多手,每小時平均打十到二十手牌,公信力自然大減。

Dan Colman 的傳奇冷淡反應當然很有趣,但同樣值得留意的是Daniel Negreanu 的落差

Daniel Negreanu 就是個好例子。Pokerstar 的網頁說,他是累計錦標獎金最多的玩家,也贏了許多比賽,在加拿大和美國的撲克界,可以說是個家傳戶曉的人物。問題是,之所以這人可以贏到許多比賽,並非因為他技藝非常頂尖(他曾經被 Luke Schwartz 稱之為「雜魚」),而是因為他首先會全勤出席每次的世界撲克錦標賽(WSOP),去得多,自然贏的機會比較多。

而且,大眾總是會忘記了,在撲克玩家贏到那筆大錢之前,他可能投入了幾百個小時玩其他錦標賽、也可能另外輸了幾百萬買入。大眾也當然不會知道的是,撲克玩家的買入一般都有其他玩家入股。他們的賬面上贏了幾千萬,實際可能只會分到30% 或者更少的利潤,還得交稅。

我很同情Doug Polk,但我覺得他根本誤會了Softcore 與Hardcore 群眾之間的差異。

然而,Daniel Negreanu 之所以紅得起,也就說明了,大部分一般的觀眾都只會看到短期的亮麗成績。他們不在意承認度或者公信力。他們只想要比賽越來越短,勝負越來越頻繁,越來越戲劇化——因為他們也就只能辨認出這些東西了。他們甚至乎不在意到底誰贏誰輸了比賽,或者誰是個比較有公信力的贏家。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是故,這個時代的運動觀眾是貪心的:既要棋盤有各種戲劇化的表現,又不允許棋手用更多時間,甚至處處限制用時(諸如撲克、諸如國際象棋)。他們不允許細密的思路,也不允許遊戲有任何細節,因為當旁述討論遊戲的細節,他們會掩起耳朵,說「這太複雜了」、「這遊戲怎麼那麼煩?」、「我們就不能去講講下一手牌嗎?」。畢竟,這個時代的觀眾最想要做的,就是造王和個人崇拜,而無關棋盤表現,無關技術細節,也無關找到一個稱職的贏家。他們看的是棋賽,但其實他們只想要看真人戲劇,而這其實是件極為無奈的事情。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