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象棋與E-Sports, 其之3:國際象棋的形象轉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上一篇文章的結論寫到,

畢竟,這個時代的觀眾最想要做的,就是造王和個人崇拜,而無關棋盤表現,無關技術細節,也無關找到一個稱職的贏家。他們看的是棋賽,但其實他們只想要看真人戲劇,而這其實是件極為無奈的事情。

這篇文章會延續上一篇文章的結論,討論棋壇偶像怎麼宣傳和賣出「國際象棋」的品牌。

在大部分主流運動與及E-Sports,盛行「實力主義」,也就是說,運動員的名氣與知名度掛鉤。知名度高,自然會有代言合約、贊助商、電視節目、教棋節目等等機會。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其實日本拍過好多運動動畫——溜冰、籃球、足球、社交舞、棒球、游水、花牌、圍棋、將棋、麻將……當然一切都不及《競女》。

日本是以上這規條最明顯的國家:任何在日本國內出身,拿過國際比賽優勝、冠軍、獎牌的運動員,在日本就會自動成為明星,引退之後可以靠接電視節目、演員、廣告、代言維生。

在大部分國家,運動員一旦引退,要不就是做教練(例如中國女排的郎平、日本相撲的日馬富士),要不就是尋找第二人生——例如讀大學、在所屬聯盟做文職工作(例如香港的蘇樺偉)。「偶像」則是第三條很少人選的路——但在日本卻並不罕見。舉個例子,荒川靜香在06年冬奧後引退,至今她仍然有在國內接廣告和代言節目。她的運動是花樣滑冰,談不上是多大眾化,這或者也說明了日本國內有多看重運動成就

“The first time my fiancée arrived in Armenia we stopped at one petrol station and they said, ‘OK, we’re not going to charge you,’” says the 33-year-old dubbed “The David Beckham of Armenia” by the foreign press.

Pawn star: How the ‘David Beckham of chess’ became a national hero/CNN

在國際象棋業界,其中一批「偶像」,就是這些棋力高、又拿過獎,贏過大型比賽,或者說,「有實績」的「實力派」GM。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截圖出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FNv-FJFGTg

如果上面這單 Levon Aronian 入油不付錢、被比喻成「亞美尼亞的碧咸」的新聞不夠突出,上年度 Wallstreet Journal 報導,一名名叫 Max Deutsch 的國際象棋新手,打算用一個月的時間訓練自己,以挑戰目前的世界冠軍Magnus Carlsen。雖然WSJ 的報導很用力吹奏Max,但,好明顯地,Max 很快就輸了——而且是過了開局沒多久就輸了。

If we get back to Max Deutsch’s challenge, it was obviously a publicity stunt……If you never played official chess tournaments and still hope to beat Magnus Carlsen in a serious one-on-one game in the next three years, then forget about it!

“Can You Beat Magnus Carlsen?”/ GM Gserpe

業內的看法是,Max 打從開始就毫無機會,整件事只是一場「Publicity Stunt」。理由是,大部分新手之可以贏到特級大師,一般都只會在車輪戰(指一個大師同時下十幾到幾十盤),趁大師不留神陷害對方。

這盤棋既並非車輪戰,也並非讓棋,而是平手。但Magnus 在知道這一切的情況下,仍然選擇陪WSJ 玩玩,還要非常禮貌的說自己並不認為Max 毫無機會,大概就是為了製造新聞,推廣國際象棋和自己的品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Bobby Fischer vs Boris Spassky, 1972; 圖片來源

而不管是在歷史上還是在現代,某些國際象棋大師會選擇與政治扣連,以政治推銷國力。七十年代,美蘇冷戰,「國際象棋」成為了兩國爭鬥的其中一種手段。縱使美國從來不是國際象棋強國(唯一強國是俄羅斯/蘇聯,壟斷國際棋壇),1972 年在冰島雷克雅維克舉辦的國際象棋世界賽,成為了美國天才棋手 Bobby Fischer 與蘇聯的衛冕冠軍 Boris Spassky 之間的爭鬥;雖然Fischer 最後贏了,但 Fischer 自此以後的下半生,在這短暫的風光過後,卻是充滿著坎坷、不運、流亡。

Sergey Karjakin 代言的其中一間公司:Otkritie 銀行。

來到現代,與政治相關最密切的,大概就是上圖展示的Sergey Karjakin:他是烏克蘭出身,但隨著克里米亞被俄羅斯吞併,他自願歸化入籍俄羅斯。與同時代的俄國國際象棋強豪相比,他既不如上一代人的 Kasparov 一樣反對俄羅斯政府(另一名將國際象棋名氣轉化成政治能量的棋手)、不如 Ian Nepomniachtchi 或者Peter Svidler 一樣會去接觸 E-Sports 或者西方文化,亦不如Kramnik 等等老一輩的四十歲棋手一樣,專注於下棋。他這幾年的實績(連續兩次挑戰Magnus Carlsen)、明確表示自己支持聖帝普丁,都令他在國內的名氣水漲船高,還獲得國內企業家支持。

普遍認為,Hikaru Nakamura 對國際象棋的熱忱「超乎常人」或「超級GM」應有的水平:他是Chess.com 上少數會經常出沒、等級分超過2700 的 GM,上網下棋好比開工,曾經連續二十四小時在線。

歸納以上的內容,這批棋手推廣國際象棋,成為明星,走的是實力派路線。他們依靠大眾媒體宣傳自己,空餘時間用在研究,保持與「一般人」的距離,然後將自己定位成某種國際象棋之神。這批人若會出現在鎂光燈或者下網棋,一般都是為了推廣產品或者賺錢——例如說推廣國際象棋,或者是國際象棋相關的Apps、自己執教的網路課程、代言產品(例如Redbull)、或者參加比賽賺錢。他們其實沒顛覆過國際象棋的固有形象:作為一種教育工具、好玩的遊戲、智慧的象徵等等。

有強豪會下網棋,會跑上網推廣國際象棋。但是像是 Hikaru Nakamura 這種超級大師會沉迷網棋、或者高調下網棋的棋手,在網路上甚少出現。快棋與慢棋之間的節奏感不同,下太多快棋,會擾亂棋手下慢棋的感覺。而且,要推廣網路快棋與及國際象棋成為E-Sports,找這批時間成本甚高的超級GM,似乎是難上加難。

新發明的英語:Nonafried、Adobe Flash Gambit、Fishing Pole、’Anton Squared Me!’

有見及此,我們就有了一批Youtube、Twitch 上頻繁推廣國際象棋的棋手:Ben Finegold(與及聖路易斯國際象棋中心)、Chessnetwork、chessbrah(Eric Hansen)、agadmator、Kingscrusher、fins0905、Hutch……

這批人的共通特徵是這樣的:

  • 會用Youtube、Twitch 等頻道,頻繁上載內容,幾乎是每日與粉絲交流。
  • 以快棋或者教學得名。
  • (除了Hutch之外)普遍棋力頗高,介乎在R2000~2600 之間,但不是什麼國際級的棋手,或者超級GM(指R2700+ 的棋手)。
  • 因為國際象棋以外的元素得名:例如手速、快嘴、惹笑的旁述、旁述的能量、國際象棋以外的流量。

但,明顯可見的是,這些人在做的其實都只是傳統的「用名氣推銷產品」:他們更新的幅度或者比較頻密,但大家仍是如傳統偶像一樣,藉由自己的名氣賣自己背後的產品——例如自己的教學課程、棋會會員、網站會員、國際象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Source:Chessbrah 官方網頁

令這件事情轉向的,大概就是 Chessbrah。

Chessbrah 何許人也?Chessbrah 是一個由加拿大棋手 Eric Hansen 組成的團體。團體內的成員包括一些棋力頗高的棋手(例如Robin Van Kampen、Aman Hambleton)——而他們的Twitch Stream 看起來的內容,也與其他棋手、網路明星,無太大差別。

MVL,世界第五的職業棋手,酩酊大醉的下網棋。

但是,我會爭拗,Chessbrah 有別於其他棋手、其他網路名人。理由在於兩點:

  1. 他們時常邀請「偶像」入屋,開醉酒派對或對局。
  2. 比起固有的產品(例如推廣Chess.com),Chessbrah 推銷的是一種整體的生活態度;一如他們的簡介所寫,‘Chessbrah mainly focuses on streaming, tournament commentary, and showcasing the chess lifestyle through YouTube and Twitch.

那麼,到底什麼才是「國際象棋的生活態度」?準確點講,Chessbrah 嘗試改變國際象棋給人的印象。國際象棋不一定是書呆子、老人家或者公園阿伯打發時間的活動。國際象棋也可以很酷,可以與派對文化、跳舞音樂、觀光等等生活娛樂,結合在一起。是故,國際象棋也可以很Young 很Fresh,很有能量,是年輕人的玩意(Chessbrah 等人全部都是二十幾歲)。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比起說「國際象棋」就是產品,Chessbrah 將「國際象棋」轉化成「(與國際象棋無關的)生活態度」,這其實與許多現代的偶像或者是商品營銷很類似:比起賣CD,日本偶像賣的是一整套套裝:平常買的是握手卷、返工放工大家分享偶像的小故事、轉發Twitter,假日去聽的是定期演唱會,秋葉原公演,而CD只是這些東西的其中一環。藉由這些產品,「偶像文化」成為了「生活」的其中一部分;興趣不再是一種興趣,而在定義消費者的生活。國際象棋、E-Sports、近代的動漫畫ACG產品之所以會如此劇烈的擴充周邊產品,也是基於同樣的邏輯。

綜合這些例子,你也不難發現的是,國際象棋的棋力並不是人們觀看國際象棋名嘴、Streamer 的主要理由。這種和文章初期討論過,E-Sports 實力主義至上的氛圍,或多或少都有一定落差——但這其實不難理解,源於國際象本來就不如一般的Spectators Sports 一樣,局面好壞會是那麼清楚、易明,也因此,Chessbrah 為了吸引一般人,只好將焦點轉到實力以外的事情——也就是文化、生活。

問題是,如今 Chessbrah 或者chess.com 如此推銷國際象棋是 E-Sports,難免像是找了達哥推銷電子競技:達哥打機也可能好勁——最起碼比我要犀利,比好多得把口一味鬧卡關達的人要犀利和有毅力,也比絕大部分的觀眾要勁。就只是,如果國際象棋要走向 E-Sports,光是將國際象棋重新包裝成一件很酷、很帥氣、很新潮的事物,又或者包裝成一種生活態度,又真的能夠讓國際象棋成為E-sports 嗎?

近期棋壇花生:Twitter Feud。什麼時候Giri 才會出版《我最難忘的六十盤和棋》?

就算找到了豪(例如Magnus Carlsen)下快棋,這件事又會有所改變嗎?在這篇文章的最後,我還是忍不住表示很懷疑。我當然可能有錯——chess.com 一年前就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了,而他們的改善是非常明顯——他們也開始如一般的電子競技遊戲一樣,加入短片、玩 Meme、剪輯棋賽時刻、加入Evaluation Bar,甚至乎令講解更加顯淺、找了更多明星來實況。但到底國際象棋是否一種好的Spectator Sports?要一堆旁述、平台、性格、人物、或者棋壇恩怨與花生,去解決這種問題,似乎會比下出一手好棋,要更加困難。

延伸閱讀:

Chess & E-Sports?/Chess.com
國際象棋與E-Sports, 其之2:造王(在Medium Paywall 後)
國際象棋與E-Sports, 其之1(在Facebook)
Giving chess the esports treatment/GameSpot(當然,你大概不會期待Agon 可以救世界……)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