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末日世界尋找烏托邦是否搞錯了什麼:談《日本沉沒2020》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日本沉沒2020》講述武藤一家四口遭遇日本沉沒的末日危機。也很難得的是,湯淺政明監督的作品,竟然可以做得那麼爛。故事政治正確也就算了,最神奇的是那突兀的烏托邦氣息。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民族主義者成為了笑話,例如例圖。

因為是面向世界的Netflix動畫,故事的基礎設定就很政治正確很國際化。故事在日本發生,角色卻常常說英文。角色組充滿著各種國籍。母親麻莉是菲律賓人,子女則是日菲混血兒。除此之外,還有南斯拉夫的街頭藝人和外籍Youtuber。與此相對,那些說著只讓「純正的日本人」上船的種族主義者,則因為船隻觸醮炸死。

既然是災難劇,死人也是意料中事。本作品的特色是,每話最起碼死一個角色,甚至更多。但角色的死法卻非常矯情。前半的死因多數源於意外,後半多數是為了實現價值觀而犧牲自己。沒有角色因為人與人之間的私慾與鬥爭而死去。

你會在其他後末日作品,如《The Last Of Us》找到的搶掠、土豪自立為王、綱紀倫常的敗壞、復仇等等,全部都被輕描淡寫,成為旅途上的小片段。取而代之的是,故事異常矯情的不斷提倡人與人的互助互愛,能跨過種族、年齡和經驗的差異。

種種提倡大愛和解、很離地的讓角色「實現自己」的片段,與作品一直營造的末日氛圍差太遠了。而且這些片段還要異常密集。剛才已經提及過了,每話最起碼死一個角色,意味著每話都總有幾分鐘時間,用以說教。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說教味濃也算了,《日本沉沒2020》的說教,還要如上面所講,顯得天真爛漫。作品在結局指出,因日本沉沒,不少日本人移民外國,並擁有雙重國籍。但作品也指出,日本人最終仍然會回到重新浮起的日本,選擇日本國籍,復興日本。

這樣的故事結局很類似以色列。就如本作最後的日本人一樣,離散超過二千年的猶太人,在二戰之後主張於以色列地帶復國,分割巴基斯坦的部分領土。可是,以巴衝突多年亦未有定論,正正是源於分割的國界難以劃定。《日本沉沒2020》卻完全沒有討論過這類政治問題。比如說,日本該怎樣重新劃定領土?日本政府需要為移民付出多少代價?等等基礎的問題幾乎毫無觸及。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認為,本作監督湯淺政明是明知故犯的。上面寫的許多問題,也可以看成是湯淺對我們所身處的這個不斷築起高牆的世界的回應。可是,就算是作為回應,那也是個很廉價而且疲弱的回應。畢竟《日本沉沒2020》其實沒有拆毀名為「民族主義」或「差別對待」的高牆。作品甚至沒有解釋為什麼民族主義和差別對待需要存在。

作品無視了這棟高牆,並告訴你:我之所以為我,源於自國家到個人而來的恩惠。那誰不知道啦 — —可是恩惠(在很多時候)並不是無條件或單方面的付出,而是源於交換。完全無視後者的問題,使得整個討論太簡單、太片面而且太膚淺。

嘛,去聽聽花譜的音樂就好了。動畫可以放過。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