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性如此:Gatchaman Crowd Insigh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和一期的《Gatchaman Crowd》相比,二期雖然並非延續題材,但二期仍故意淡化許多超級英雄系的固有特色。一貫超級英雄系招牌的正邪對立、大量的戰鬥場面、與及宛如天災一樣的外星人,在這兩部作品均不可見。

二期的《Gatchaman Crowd Insight》比一期更為側重與論述理念:他們時而就Crowds的用途和優劣辯論、時而分裂,時而借用一期惡人的山貓的能力。同一期相約的是,兩期同樣都有想要批判和映射的對象:一期大雜把地噴了網路文化、官僚主義、個人主義、英雄等等,附帶在遊戲化、救災等等大主題之上;二期雖然擁有一期的政治批判,但批判的對象卻極為集中在「羊群心態」的惰性,或者如作品所講,「空氣」的誕生和問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二期的主張可以簡單總結成一句話:「盲目地順從著『空氣』無益,人必須獨立思考」。而《INSIGHT》一作對空氣的詮釋,其實與《上低音號》對空氣的詮釋同出一轍:兩部作品同樣很直白地提出,空氣(無論是小團體或者是大型社會的潮流)由少數人帶動,多數人盲目跟上。但《上低音號》只是提出了空氣的存立,《INSIGHT》卻很批判性地看待空氣:《INSIGHT》主張,「羊群心理」,與及這種無形的空氣,會導致民眾作出可怕而且殘酷的選擇 — — 比如說,讓曾經救助日本社會,改革社會的杜蘭莎,被GATCHAMAN 等人殺死。比如說,會對諸多被「空氣」(以「咕醬」這個由空氣具現化而生的外星人)吞噬的人類落井下石。比如說,因為社會上洋溢著對「咕醬」的信任,因此作品就描寫民眾順應這種「空氣」,認定咕醬吞噬人類的影片可能是偽造的、虛構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但此處就迎來一個簡單的,而且難以解決的疑問:作為觀眾,我們其實很難分辨「羊群心理」與「獨立思考」的人類,到底有什麼不同 — — 從結果上他們可以是完全一樣:獨立思考不等於與眾不同,你可以獨立思考,但獨立思考之後你可以得出符合潮流的結論。但在《INSIGHT》,只要你的結論與潮流合流,而你又並非製造潮流,並非統帥潮流,並非主動反抗潮流的「聰明人」,你就會被打成是放棄思考的「猴子」。你會被醜化成「咕醬」(「空氣」的具現化),產生「空氣」,吞噬那些與潮流/空氣不同的異類 — — 結果,「獨立思考」與「羊群」的分別,似乎無關(應該要描寫的)思考過程,而關乎獨立思考的人群有沒有積極地反抗的結果,或者說,到底「咕醬」有沒有出現。

事實是,在現實世界裡,「風向」之所以會成立,並非源於民眾天性就是拒絕思考,或者是所謂的「民族性」(假如真的有「民族性」這回事);那只是風向成立的第二步 — — 風向之所以會被炒熱、會成立,源於一些聳動的說話與及錯誤的邏輯,觸發民眾的信任。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一個很明確的例子是,作品提出首相因毫無歉意的回答「我吃了三千元的燉牛肉,這不算很貴吧?」、責罵網上的黑特留言「然並卵」,導致網上炎上。這些說話會帶起反對首相的潮流,源於這些說話違反了政治人物的形象:我們總是期待著政治人物或者名人是某種完美的化身;但首相暴言也好、「吃了三千元的燉牛肉」這種毫不節儉與毫無歉意的說話也好,與政綱或政績無關。

這種對政治人物的期待,如同期待「靚女唔會屙屎」的邏輯一樣,當然是顯然易見的謬誤,是一種不理性甚至無稽的期待。但作品不能不解釋謬誤,無交代風向成立的理由,就直接認定大家對首相的發言都放棄思考 — — 顯然地,這種邏輯折射了大眾人物對政客的期待,也並不如作品所描繪得那麼「缺乏思考」、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中傷。同樣地,大家之所以如此盲目地信任杜蘭莎,跟隨著這種潮流,首先必須是源於杜蘭莎過往的執政記錄無任何問題,繼而導致大家信任杜蘭莎。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換個講法,作品雖然嘗試討論風向,但作品從來不指出的是,大家相信風向(或者,陷入作品所描述的「惰性」),必須先有風向成立。而風向成立,不僅僅是源於有人帶頭,還源於民眾懷有似是而非的邏輯,而有人利用這些似是而非的邏輯,讓民眾信服 — — 一如《上低音號》的優子總是認定,一年級生有道義讓路給三年級生,麗奈要論資排輩。這也是謬誤,然而是基於優子對前輩的愛而生的鄉愿,與《INSIGHT》內那些真誠地被誤會的民眾 — — 或者說,「真心膠」,略有不同。

進一步講,作品不斷推崇「客觀的獨立思考」即為好。但作品從來沒有提出的是,情報的多寡、真實、完整、個人的身份,會左右思考的結果,以致到甚至會在「客觀的獨立思考」下仍無法得出理性的、而且踏實的結果:大概不會有多少人認為,利用香港的文匯報、大公報,作「客觀的獨立思考」,會得出有意義的結論。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NSIGHT》一作直接將責任卸到電視節目(〈MILLIONE屋〉)、SNS(例如GALAX)、網路媒體,然後描寫民眾對這些資訊接近是照單全收。這種描寫並非問題 — — 我的問題是,民眾為何會照單全收?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作品將其歸納成天性,是惰性的結果,但可以討論的東西當然不止一句「惰性」了結:人類拒絕走出資訊舒適圈,可以是源於資訊太多,是成見與裁剪的結果。人之所以會選擇GALAX,可以是源於GALAX比其他媒體更加可信。人之所以會選擇相信電視節目,也可能是源於慣性收視,被上一代影響。人會選擇惰性,也未必是一種無意識的結果,而可能是源於生活過於繁忙,被職業和生活磨蝕對政治的敏銳,可以是長久以來參與政治而對政治失望。但,無論裡頭有多少個可能性(或者這些可能性與「惰性」有無關係),作品統統將這些東西簡化成結果:「天性如此」。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作品搬出的政治現象還算準確 — — 我認同作品讚揚獨立思考的論調,也認定社會上有不少跟風,過於依賴他人(例如代議士)為自己做決定,對社會不懷責任感的民眾;對風氣所導致風聲鶴淚的社會環境,其實也很難不同意。但每當作品一旦談論到現象形成的理由,例如在交代菅山的問題、交代民眾攝取資訊是多麼的盲目,作品總是歸納和簡化成「天性如此」:人類天性是懶惰的,是猴子的,是羊群的,是道德的。諸如此類的「天性」論,導致作品的討論也是「天性」地懶惰的:裡頭沒有灰色地帶,也沒有同情地理解,只有一面倒的批判,顯得粗疏而且浮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而那些沒有被歸納成「天性」的主題,則大多都是虎頭蛇尾的:如同作品在一期也搬出「遊戲化」、二期搬出論調雷同美國槍械管制法案的CROWDS,這些題材其實可以用道德、用經濟、用社會風氣、用確切的數字討論,但作品還是沒為討論提供什麼內容。結果,遊戲化到底怎麼實行,前途如何,CROWDS全面禁止或推行的影響,大多都不了了之。但那彷彿也不重要了 — — 人類天性如此嘛,大家天性樂善好施,熱愛助人,民調如此傾向,所以CROWDS就推行了。一如作品的名字所示:INSIGHT嘛,多麼insightful?多麼便捷的天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