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其實覺得自己寫的小說是工業製品,去分析什麼角色和什麼劇情有人氣,然後去寫。」,《如果有妹妹就好了》

幾個星期之前有朋友發問:遊戲商會不會只會做一些討好市場,打安全牌的手游作品?更為直接點講,這個朋友所表達的焦慮是,「奈緒蘑菇會不會以後都在那裡寫《FGO》的故事?《月姬》新作什麼時候才會出?」 — — 而我曾經聽過不止一個人問過類似的問題,批評《FGO》,也感嘆《月姬》什麼時候才會回歸。

我認為,這問題並不僅僅是好奇「《月姬》新作什麼時候才出版?」,或者想要貶斥打字月只會媚俗。之所以會有那麼多鐵桿粉絲發問,是因為現代的打字月作品追不上《月姬》時代的高度。試想想:要是打字月的每部新作都比《月姬》有趣,大家還會那麼關心打字月什麼時候出《月姬》嗎?大概還是會有,但關注度大概遠遠不如目前那麼強烈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媚俗之極:Darling in the FRANXX

同樣地,我們並不是那麼討厭「模式化」或者「討好大眾」的商品,又或者認定「討好市場」十惡不赦。任何動畫或多或少都有「討好大眾」的地方,畢竟商品之所以成立,是源於有被討好、被取悅、被認同的消費者——「女為悅己者容」,這句話從以前講到如今。為討好他人而高興,談不上什麼值得責難的東西。

大部分男人會批評女人塗化妝品,只會是因為女人化了個濃妝、化得不自然、又或者是,男人認為女人花了太多錢在化妝品身上——而無關「自然美」(除非這個男人是天體愛好者,或者他是少數分子,或者他認為AV女優「打假波」是罪過)。同樣道理,所謂「媚宅」的批評,針對的其實是這些作品的質量:既「模式化」,又寫得差,然後最慘的是,市場上還要充斥著這些無聊的作品。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舉個例子,《落第騎士英雄譚》就是一部非常模式化,帶點Fan Service,而且還要是最最模式化的「王道」作品(附帶一堆女角)。《落第騎士》討好阿宅的意欲明確,但這些都不改作品有趣的事實。而且,我暫時還未聽過有人以「模式化」、「媚宅」、「討好市場」之類的感想,批評《落第騎士》。

當然,這篇文章可以在這裡轉向,講講「媚俗」怎麼從Kitsch 轉變成媚俗,或者是介紹為什麼這詞大概是翻譯不足和大眾挪用。我也可以 Bilibili 上同樣講媚宅的一篇文章,繼而借用工業化,講述流行文化會模式化、西瓜靠大邊。就只是,我不同意所有動畫公司、遊戲製作室或任何創作者,只會媚俗的按照市場的喜好寫作,也不認為他們可以按照市場喜好製作作品。這幾年盛行的Indie 遊戲就是對這種態度的反撲:基於成本所限,獨立遊戲既不可能追求市場上流行的3A級畫質和玩法,也是主打一定的利基(niche)市場。

或多或少都好,這個部落格/專頁也是一個適應利基市場的產物:動漫寫作流行的是時事新聞、吐槽與Meme;這個Page 本身就是反其道而行,沒有太多時事新聞報導,主要是專欄、評論和批評。但我無意再講這些旁支末節。我想要回到這篇文章開始問到的問題:作為粉絲,到底我們可以怎麼樣做,才可以讓打字月(或任何公司)回到他們的舊路,出版一些我們喜歡的作品、或者說,續出《月姬》?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是令人驚訝的簡單的:推廣這些經典作品,並支持他們,向你周遭的朋友、你認識的阿宅,推廣《月姬》。打倒《FGO》或任何打字月新作,並不會令打字月回歸舊路,去製作《月姬》;那很大機會只會令打字月製造第二或者第三部《FGO》。事實上,要是打字月是如此經濟人,只看市場,說服打字月的最佳和最有效手法,就是將所謂的「俗世」轉化成流行《月姬》的年代。

所謂「模式化」,所謂「媚俗」,只有生產者方,其實拍不響。當我們常去檢討媚俗或媚宅如何十惡不赦,感嘆潮流扼殺了各種作品面世,作為消費者,我們會否也該問問自己:作為消費者,我們到底有好好支持我們所喜愛的那些作品嗎?還是說,儘管我們知道作品「媚俗」、批評「模式化」、「樣板戲」,但還是忍不住為這樣的作品,製造討論?

寫到這裡,我忽然會想起寫了《月見月理解の探偵殺人》的明月千里 — — 當《最弱無敗神裝機龍》改編成動畫,許多人才想起,原來以前的明月千里寫的書,並不是那麼無聊沒趣。但隨著生計逼人,作者出的每本書都是幾本就腰砍,作者寫的題材也越來越普及化和大眾化——而《最弱無敗神裝機龍》就是這個作者抵達的結果。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無意在這裡否認《最弱無敗》 — — 倒不如說,這本書為明月千里締造了生活,而那並不是什麼值得怪責,或者是覺得不快或悲哀的事情。但,既知道作者在《月見月》出版以後,還是繼續在個人網站上書寫《月見月》的後續,然後這個網站還是死了——作者也沒再寫《月見月》了,我還是覺得有點可惜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