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邏輯的筆記」:談日文歌詞的押韻

在這一期的 #每週日一首歌(雖然本文是星期五深夜寫成……),我不想談音樂。我想要討論一句歌詞。

一般來講,對歌詞的討論,不外乎是「這句歌詞傳達了什麼」,或者說,歌詞的詞面意思。包括,但不限制於,各種各樣的修辭手法及詞面語義。

可是,要是遇上了「孤獨邏輯的筆記/不利條件認真逃走」這樣的歌詞,該怎麼應對?這句歌詞出自 Ado 近期的大熱金曲〈踊〉,寫詞的也是鼎鼎大名的 Deco*27。顯然地,如果我們只是從詞義上去解釋,似乎不是太容易理解這句歌詞的意義。但是,如果我們拿出日文歌詞,這句詞就很容易理解了。

原文的「ロンリー論理のノート/ハンディー本気脱走」裡押了好幾次頭韻。像是「ロンリー」、「論理」都是ら行,發R音的頭韻,而且「ロンリー」「論理」這兩個詞語的發音都是「Ronri」(差在尾音的長短),又與後半句的「ノート」押韻。後半句的「ハンディー」和「本気」都是は行以 H 音開頭的詞語,而且只有兩個音節,發音也相對地類似(Handi 與及 Honki)。

從這樣的進路出發,「脱走」(だっそう,Dassou)不僅僅是詞義上的「逃走」,還是從音韻上「逃走」。

雖然我們可以解釋這句歌詞的效果,詞面意義上也勉強能理解,但這句歌詞實在談不上是常見的日語。會出現這樣的句子,顯然是為了音韻的效果。

犧牲語義的流暢性,以追求音韻流暢,不管是在日文還是英文歌(與及,甚至乎說,饒舌)都很常見。Kanaria 的〈エンヴィーベイビー〉(Envy Blue)就有一句「ハイに気ままに ロンリーロンリー/空いた言葉で 弄人 牢人」,直接出動到「弄人」和「牢人」等等在日語中不常見的字眼,與「Lonely」押韻。

話雖如此,例外當然多的是。比如說,柊マグネタイト〈終焉逃避行〉,「強制≠共生」、「闘争? 逃走?」的音韻押韻,詞義卻相反,正好是用音韻呼應語義。音韻雖然相同,語意上卻是描寫主人翁選擇或猶豫,以製造拉扯。

要說「為了押韻而將詞寫得東歪西倒」的鼻祖,我覺得一定得包括日向電工。當然,日向電工的詞不僅僅是押韻,還故意挑選了一些很奇怪的詞,以傳達出某種混雜了中外的世界觀,如〈怪物舞廳〉的一句「勘繰り合うの 懊悩の脳/英知の結晶 紅楼の龍」就是幾乎每個詞語都要表明讀音的句子。

這種現象有什麼重要性?相比起批評是「曲大於詞」,如香港樂壇昔日爭論「詞大於曲」的倒影,我寧願將這種寫作風格當成是一種特色。當歌詞蘊含著聲韻,讀起來就有其節奏感,「歌詞」本來就已經是「音樂」。於是乎,你很難爭拗到底是「歌詞」大於「音樂」還是倒反 —— 畢竟這兩者本來就為一體。

另一個押韻的高手大概就是かいりきベア:從第一句將「ワンツー参四!」拿來和「鈍痛な惨事」押韻,就應該是只有他才會寫得出的東西了。

扯遠點講,故意挑選那麼多困難的字,故意押韻,其實也是流行曲用來俘虜觀眾的心的一種技法。聽眾就算記不住準確唱了什麼,也能哼出旋律,念出一兩個句子。畢竟觀眾可能只是無意中聽見曲子,也不一定會如此專注於聆聽音樂。抓耳的旋律、奇特的用字和強烈的韻律節拍,皆是為了用最短的時間留住觀眾的心,也正好說明了這個時代的音樂界競爭到底有多劇烈吧。

香港人。負責寫字。長期憂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