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未有將至。

Photo by Dan Gold on Unsplash

這幾日多左好多新聞,形容香港「寒冬將至」,民主和法治又死一次。其實本來都死左好耐,我係唔明點解要攞嚟講,名副其實是多鳩餘。

五年前,梁頌恆及游蕙禎被 DQ 嘅時候,沒有民主黨人為他們說話。因為,他們不是泛民的人。

梁天琦被 DQ 無得選的時候,也沒有民主黨人為他說話。因為他也不是泛民的人。當時正是 DQ 潮,所有人都只想自保,恨不得遠離本土和自決,越遠越好。

區諾軒被 DQ,他自己都好無可奈何地話,沒什麼可以做了。沒掙扎了。

放監出嚟之後,戴耀廷呢兩個月開始轉口風話法治已死,其實呢個係個好大的警號。一個和理非到願意坐監嘅人,也會講出這樣的話,證明局勢已經差得沒得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