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到底無寫太多,一來無打算寫到要咁文化批評(雖然唔係唔可以,而你已經做左呢件事),二來篇文已經好長,三來,篇文的緣由是要回覆某篇文,而回覆的對象就是呢句說話,所以先寫埋呢截。

無論如何,多謝你補充就真(`・ω・´)

香港人。負責寫字。長期憂鬱。

香港人。負責寫字。長期憂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