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期待值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某段特定的時間內,你不再使用電話或電腦等東西,皆因你平常用太多。」(來源)

在差不多一個多月之前,我開始「電子排毒」,或者說,Digital Detox。所謂的「電子排毒」,並不是指要將電腦病毒從手提電話或電腦排出,而是指減少或盡可能避免使用電腦和互聯網。

會做這件事,有幾個理由。主要的契機是源於我被炎上了。

炎上的那一個星期,我與好幾個很久沒見面的朋友吃了飯,既有聆聽大家交代近況,也有談自己的事情。那一個星期裡,我幾乎沒使用過任何社交網絡或者寫作什麼,用另一邊設立好的副賬號,讀立場新聞。

那一個星期讓我改變了一個生活習慣——我有個這樣的壞習慣:每當起床,我會拿起電話,打開 Facebook。我會檢查昨天的 Post 到底拿到了多少 Like,同時檢查新聞。要是沒什麼壞消息,Post 的 Like 數還算不差,我那天就有好心情。要是 Post 比我想像中差,我就會變得焦慮。

我在那一個星期刻意挪走電話,讓手提電話不再觸手可及。我將自己使用 Facebook 的頻率減到一日兩次:中午一次,晚上一次,用作檢查新聞。到現在,我則是把電話的Facebook App/Page App/Messenger 全部刪掉。

登入 Facebook,只能用 safari;而 safari (就和我電話裡的其他 App 一樣,都)設置了限制,每次只能使用十五分鐘。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滌這個不正常的人》寫的是一名四十多歲的蟄居族男性與其姐姐(也就是作者)、父母二人相處的故事。這本是真的是一本好書,甚至可以說是本年讀過最喜歡的書。很值得介紹。

我得以讀書。我(久違地)讀了好幾本書,把《複眼人》的終章、《滌這個不正常的人》、《地球盡頭的盡頭》都讀完了,讓我意識到自己還是喜歡讀書的人。我去翻看了自己最鍾愛的電視節目《Survivor Heroes v.s. Villians》。我久違地約了朋友去玩。我第一次去了吃 Fine Dining 的米芝蓮餐廳。

然後我把稿子都交了。我讀了更多的書。到了這兩個禮拜,我把房間裡那張用了快十五年的電腦檯丟掉了,從宜家買了一張Linnmon和一張茶几。

借用狄更斯的那句老話:「那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那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那一個星期完結以後,我逐漸意識到,自己的情緒越來越被互聯網的數字 — — 點贊數、留言、風評、感想 — — 所左右。也許趁這個機會改變自己做內容的形式,也不壞。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至於新番,我除了有看《魔女之旅》和《點兔》的前兩集,一點點《寒蟬》,與及《成為神的那一天》的第一集,其他就沒追看。提不起勁看。

事實是,或者這一年多的知名度的確提高了。雖然都得感謝那麼多讀者支持,但箇中或多或少是因為我非常頻密的更新專頁。我想我也應該繼續更新Page,繼續貯存知名度和社交資本。過程裡,可能每日貼一些新聞,寫一些無關痛癢的說話,翻譯一些東西,就一些我根本不太在意(可是,許多人似乎很在意,似乎很有新聞價值)的議題寫些什麼。諸如,Hololive成員的去留、為什麼最近會選擇在抖音上載短片、新番介紹等等。

我知道我應該做什麼。但我不想。

這並非源於我對那些議題沒有意見——我當然有。就只是,我已經覺得很累了。

縱使我完全不打撲克也沒怎麼研究撲克戰略,我在好幾年前讀過撲克牌手 Phil Galfond 寫的,一篇關於選擇撲克作為職業的文章。文章探討的事與這裡的主題無關,卻提及到一個有趣的概念:「快樂」也有 EV(Expected Value),或者說,「期待值」。Phil Galfond 提出的是,與其將快樂和金錢(或者說,利益)放在天平的兩邊互相比較,還不如用「快樂」作為比較的公因數:

「昔日,我以為我在犧牲快樂/滿足感/心境平和,以換取「期待值」(也就是錢)

我現在意識到的是,我其實是在犧牲快樂,以換取快樂!一旦我(在近期)意識到這件事,我逐漸意識到的是,犧牲一點期待值,能讓我變得很愉快。我昔日以為自己得每日很努力研究撲克,以為我「應該」學習怎麼贏最多的錢而不是變得最愉快,就好像是某種責任……好似頗有榮耀的。可是,現在一旦要比較快樂與撲克的利益得失,我不再在比較兩樣無關的事物。我實際是在比較兩項一樣的事物。我所需要比較的是,到底哪一項會讓我變得更愉快。

最近,我意識到,一旦壓力如山,我將會變得不快。因此,我犧牲了一些利益,以減少壓力。(嘛少一點壓力上桌打牌也大概為我回饋一些牌桌上的期待值就是了)」

當然,我所面對的其實是更為抽象的問題 ——和打撲克賺錢不同,寫Blog(暫時)並不會為我賺錢,只會為我帶來某種無形的社交資本(Social Capital)。將這種無形的資本(知名度/名氣)與另一項無形的事物(快樂、生活的滿足感)比較,大概怎麼也比較不來。

之所以我會選擇這條路,會選擇Facebook做專頁,而不是選擇其他的事情,是因為這件事能為我帶來快樂,能讓我帶來生活的滿足感和達成感。

而當我在 Page 點擊「發表」之前,先感到的並不是「真希望大家都能讀一下這篇」「我還真的很想寫這件事」,而是焦慮,或者懊惱,我想那已經說明了我大概不適合回到那個更新模式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紫羅蘭永遠花園》的劇場版倒是看了 。非常精彩。預訂二刷。也在找資料預備寫文。

快生日了——而我很少許生日願望,畢竟每年都不會實現。倘若需要什麼生日願望,我想那應該還是會回到那句話:At Peace, and be happy。

心境平和,與及快樂。希望這年的最後兩個月也能如此度過,明年也會這樣。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