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你的回應。

我覺得靠「經驗」寫作是一種很難拿捏的事情。最主要的問題是,像是這類靠經驗或者靠個人認知的方法,很難被確認或者複查,也很難說是一種適用於所有人的體驗——像是這篇文有很大機會會有反例,也很大機會有人會不認同這種意見。

如果這種經驗或者訪談是寶貴的人生經驗,又或者是對方擁有某些很罕見的歷程,這類田野報告/訪談式的文章或者未必是很確切的知識,但既然可以窺探其他人生活、而這種生活又是有趣、罕見的,其實這也不損文章的價值。

香港人。負責寫字。長期憂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