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得不寫政治,因為我不吐不快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知道這個 Page 的初衷並不是政治評論,也很抱歉最近寫了那麼多罵香港政府的晦氣說話。倘若有朋友因為動漫畫而關注我的 Facebook Page,看見連日不斷更新的政治文,感到不快,先在這裡說句不好意思。

我之所以不吐不快,因為疫情大大的干擾了我的生活。

記得年初二去拜年的時候,大廈的護衛員沒戴口罩。我隨口問了一句「為什麼你沒戴口罩?戴個口罩安全啊。」,對方苦笑一聲,回我一句,「因為我買不到口罩了啊。」

這幾天初五初六,他放假沒上班了——而新年應該是大廈護衛員最勤上班的時間,因為能向住客逗利是。我不知道是否關於口罩。我只希望不是。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今天下午搭車到粉嶺,找了只剩下十多塊口罩的親戚,將某個朋友給我的口罩交給對方。對方平常不怎麼講政治,一旦講到口罩,頓時開始斥責政府無能、政府怎麼不封關、沒控制好口罩供應、斥責樓下的藥房將3M炒賣到45圓港幣一個(是的,你沒看錯)。還好她年三十到五金店買了少量口罩,能自己用,分給一樣沒口罩戴,住在元朗的女兒 ——而「買口罩」這件事,還得是我臨時提及,對方才想到要買的。

老媽每天都要出門上班。她從大年初一毫不關心也不想戴口罩,到了這幾天,不斷在問我哪裡有口罩。生怕每日一個口罩,無法撐到訂購的口罩送來的日子。

某些大家都認識的網友住在北區,那邊買不到口罩。街道上都是人排隊買口罩,買洗手液;人們不對政府暴動,對口罩供應商、店鋪和買到口罩的人騷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自己為了節約口罩,也是因為有一點咳嗽,所以最近一口氣買兩三日的菜,預備這幾日的娛樂。我就呆在家裡寫稿,讀書,預備這一期和下一期的 Sample 文章。

而這些一切一切,都是因為特區政府無能而造成的:如果封關了、如果懲教署在監獄裡生產的口罩能供應給香港人、如果政府會像台灣一樣,收購口罩或固定口罩價錢……一旦你想到這件事有那麼多如果,我不得不憤怒。

更不要說各種來自政府,來自官員,來自議員的荒唐之言。什麼「蒸口罩」、什麼「戴了口罩不便說話」、什麼「大家都是一家人不能隨便封關」。你都懷疑,香港政府是不是已經放棄香港人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自己非常僥倖,身邊有許多好朋友幫助我,讓我就算再怎麼無知,年三十以前還以為只會延續個新年幾日,現在還能戴口罩出門:我媽的朋友給了她一盒口罩;我的網友聽見我的情況大多都來問要不要幫忙;某個兩三年沒見,但對方一直都有在讀文章,現在在當大物Youtuber的朋友,也給了我足夠我和我媽用的口罩。

我很感謝他們這樣的幫我。還是那句,我欠了這群人太多,自己也只會寫這些五四三的爛文,無以為報。也希望大家身邊如果有需要口罩的人,而自己也有足夠口罩(足夠你用一個月到兩個月),就將多餘的口罩分給對方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