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覺得我自己會有什麼好的答案;該說,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為了給出答案。我也不覺得自己的文章是想要大家不要付錢,也不是想要廉價地譴責觀眾怎麼會看Content Farm/不付錢。付費是最直接的方法,也是最容易和最好推薦的方法——我想要指出的是,那不足以解決這種廣泛出現的現象。

我自己其實悲觀地認為,除非讀者、觀眾某日集體良心發現,或者是,觀眾、讀者付款的手段變多了,這種現象不可能會被觀眾、讀者解決。當然,你可以呼喚朋友讓大家一起付錢。你可以傳播。你可以號召親朋好友支持自己喜歡的作者。你也可以選擇放下電腦和手機,看看世界——蘇珊桑塔格就批評過布希亞的主張太過離地,畢竟波斯灣戰爭的確發生了。

離題了。我是相信,解決方法是在媒體方的。我的預言是,未來這五年到十年的媒體會有兩種情況。其中一種情況是,當媒體意識到市場飽和,燒光了熱情和資本,就會自動退役,剩下一些老玩家、擁有政治立場的媒體,與剛剛加入市場的新人——尤其是那些不太講究技術、知識的勞工。這種現象,在香港的免費報業已經出現過。

另一種情況是利基化。媒體也好、批評也好,大家的題目只會越來越狹窄,內容也會越來越專業(但不是深入和精細)。概論式大包圍,什麼題材都寫的媒體,只會越來越吃力不討好,或者是如第一點所講:逐漸退役。讀者會沿著利基、喜好,尋覓資料;不及規格、定位不清楚的媒體會被淘汰。

也有可能是某日出現全新的題材,盤古初開,大家回到競爭的日子,例如說網路文化批評、虛擬貨幣媒體,或者是10年代的動漫媒體。但不管是走那一條路線,到頭來都只會以淘汰、以某種形式的壟斷,作為結論。我之所以說自己是悲觀,大概是源於這個結論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