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雜誌篇文很輕微地講過呢點,當時的解法是日本的文化同埋歷史。

日本的環境是,弱勢國家講軍事實力只會輸,但是可以靠軟實力取勝。例如話,在現在的外交情況底下,日本的外交談判權一直以來都受制與其他國家;在《小泉麻將傳說》裡面,小泉是麻將超人,大家靠打麻將來傾談和商議政事。因為呢種政治軟實力,日本於是乎躍身成世界強國,可以代表地球去保衛地球命運,對抗翻身的希特拉。

於是乎,戰後呢點其實可以返去二戰後日本復興的歷史(因為好多作品都提示左呢個場景,或者提示了呢種大戰後短暫的和平時代),同權術或者治國術其實剛剛好相反 — —如果話,一般的治國術是大家各懷鬼胎地「對抗」彼此(我在這裡冒著誤解你的危機啦),《小泉》(或者話,日本的作品)就是剛剛好相反。舉個例子,《小泉》第一章的結局就是小泉打麻將打到自殺,犧牲自己。

雖然我覺得呢種不僅僅可以看成是一種關於日本文化的想像,還可以說是賭博的神話:靠技術,你可以一路戰勝所有資本或權力的差異。

另一個問題是,其實三部裡面有兩部是轉生小說,是幾個在人類社會裡過得不高興、社會最底層的一般人,被邀請去到這個「適合自己發展的世界裡」,「開發」異世界的規矩和土地——一種好似是傳教士對土著說「我宜家來開發你的地方,教你這群白痴過著文明的好生活」的側寫。呢種其實都算是若隱若現地浮出來的暗線,但是當時寫的時候無好深究轉生小說,所以就算了。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