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寫一篇文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這篇文的簡單版是:我讀到某些廢文,想要寫某篇廢文回覆。我用鍵盤打字,打完字找幾張圖,貼上,完。

這恐怕沒什麼建設性。基於今天沒什麼好寫,我決定來寫一下平常我怎麼樣從頭到尾寫完一篇文。

1. 找題材

任何文章要開始,一定要有一個觸發點,這些觸發點可以是以下諸類:

  • 我讀到不同意/同意的理論或論述
  • 我覺得某個理論有些可以補充的地方,或者可以橫移動到動畫界
  • 我覺得某件事很有趣,可以介紹/吐槽
  • 我覺得我自己對於某件事的切入點和其他人不同
  • 我看完了某部作品/小說/書/動畫,可以介紹/吐槽
  • 我覺得某些事情有一兩個有趣的地方,而我願意再調查。
  • 我那天沒題材好寫,只想到這些(例如這篇文章)

是故,所有開始的構成,不外乎兩大元素:我「閱讀」了什麼,繼而思考,產生了某種「論點」和「意見」。在我自己的寫作裡,閱讀其他人寫的東西、說了什麼,幾乎就和寫作這個過程同等重要。

有些時候,我或者也會偷渡書的內容啦……但不頻繁。

這些「閱讀」的對象不必然是些很崇高或者很深奧的學術書系。倒不如說,書雖然是非常好的靈感來源,但每篇文章都要讀幾本或者一本書才寫成,其實很難每日更新。

更多時候,我的題材來自於網路——例如說看Youtube的動畫 Video Essay(然後覺得他們時常分析得不夠全面、或者漏了某些重要的資料沒講、或者講了根本等於沒講、或者只覺得那個切入點有趣)、例如讀其他人的論述、例如去PTT C_Chat、ACGer、Jin115 等等、又或者是我看了某部動畫而有話想講。

在這個階段,我一般都會有一兩個想講的論點。這些東西可能會發展成一篇文章,一篇很短的Facebook Status(約莫幾百字左右,例如上面這篇),也可能只會是一兩個有趣的構思,而沒有足夠的論據證明和說明件事。但,在這些階段,我一般會很清楚知道,文章的方向、立論、切入點、大致上可以寫到幾長。我還會知道,若我想要再深入寫這個題材,我需要找什麼類型的資料。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如果我不熟悉這些題材,一般我就會在這個階段找資料。第一題即題材,文章全部都是在寫之前讀的東西;找著找著題材,我就覺得這題可以與《紫羅蘭永恆花園》的主題曲合寫,所以就有了討論版權和Plug-In 的文章

沒有人是天才。果斷承認自己不知道些什麼,繼而承認自己的無知,找資料來讀,遠遠會比起後期再改正或者全篇推倒重來,要快捷和省時間得多。

2. 大綱

我以前是個很少寫大綱的人——諸如這篇文章就沒大綱。但是,絕大部分的文章都有一定的骨架。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平常會寫的大綱就是這類「Bullet Point 式寫法」——上圖的所有論點是昨天點兔一文的大綱。這些都是在電影院看完電影之後,出門,將看電影的時候察覺到的特質全部灌出來的結果。

另一篇是在出門去尖沙咀買書、搵書的時候,無緣無故搭地鐵想到的東西。那篇文章寫的是「為什麼春日野穹會是白髮蘿莉」,大綱約略是這樣樣子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有論點就會應運而生出問題,繼而推論,一點接著一點的推演下去。文章之所以會有邏輯,之所以可以一點接著一點扣在一起,並不是後期出現的,而是在寫的時候就如此。在這些時候,我一般都會聯想起某些自己讀過的、可能相關的資料,以令自己的推論更加順暢。

例如說,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之所以會想到「角色設計與人物的重要性成正比」、覺得「可能是一種象徵」,理由是因為在中國有篇寫 Game Of Thrones 的女性角色的衣服設計、與及劇情關係的文章。那也是因為,我當時剛剛在看Every frame a painting 的Video Essay,而他們講到以椅子作為劇本的延伸……

說起來,他們會不會太厲害了?

我現在已經很少在噗浪上發言,或者玩其他與專頁無關的社交媒體服務。Plurk 雖然還算是聯絡朋友的手段,但現在更多是用來打這類短篇的、點列式的大綱。

有些時候,這種大綱可以非常複雜,難纏。例如以下就是某篇難產的,被分拆上市的日常系1/4篇初稿大綱。原文大綱名字是「日常系的意義」(通常標題都是在最後關頭才會改)……而這裡已經寫出了差不多兩千字的內容。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給了大綱給朋友讀,朋友完全不知道我在寫什麼,but that’s fine.

3. 寫

有大綱、又有大致上的主題,這時候就可以開始寫。所謂寫,即是將整個大綱填入說明、論據,擴寫。

某些人或者會覺得寫開場和結論好難寫。我不知道在哪裡聽過這個講法,但通常寫慣文章的人覺得最麻煩的是寫結論、不習慣的是寫開場。

這幾年聽過紀大偉的講法是,「把剛寫完的論文拿出來,將論文的最後一頁挪到整篇論文的最前面,成為第一頁。並且,將論文原來的第一頁刪掉。」——也就是將論文的結論成為第一段,因為那才是全篇文章的總結,既會節省所有讀者的時間,也是文章的良好概括。

那是個非常好的方法——有些時候我也懶得寫開場白,或者將開場白省略成兩句,然後點出疑慮,開始寫你的論點。

另一個常有的顧慮是,怕文章太長,在Medium/Facebook 會讀得很辛苦。最簡單的方法是,在Facebook 寫你的文章、又或者嘗試找到一個類似Facebook 的環境寫作。例如說……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這當然是Word 的界面,但每行的字體數和Facebook 的一樣,同樣是三十字一行。

我常覺得,網路寫作最大的好處和壞處,都是源於「大家都沒有時間」。因為沒有時間,所以論點可以不用寫得太深入;因為沒有時間,所以沒有辦法寫得太深入。在網上讀到的不少文章,就令人覺得礙於篇幅,文章沒拖長,浪費了潛質和好題材,讓人覺得好可惜。

4. (再)找資料

紀大偉的那篇文還有另一個論點:

「 人在寫完一份論文的時候,才是認識一個課題的開始」

這種講法沒錯的。倒不如說,在寫作的過程之中,人就會自然的找到、聯想起許多曾經出現過的資料,或者是想要找數據支持和驗證自己的講法,例如說這篇,

在寫文章之前,我知道 Spotify 沒有善待Artist,知道他們一直虧損(因為Anthony Fantano 曾經貼過類似的數據)。但文章裡提及到的所有數據全部都是在寫作的時候才找到。同樣地,我聽過Netflix 虧損了,但我不確定他們準確的數據到底是怎麼樣。驗證、尋找準確的著眼點和落足點,繼而略微修正文章裡提及過的論點,就是在寫作途中要做的事情。

有些時候,在寫作找資料的過程之中,我也會找到一些自己沒想過的意見——那篇文章最後提及到Steam 與Bilibili 之間的營運模式、提及到美國不能看《紫羅蘭永恆花園》的文章,就是個意外發現。

題外話:Gigguek 算是比較似樣的動畫Youtuber了。

那篇文章裡也有許多沒用到的題材——例如說,美國的動漫迷普遍不太喜歡Crunchyrolls、對Amazon Prime 等等平台的意見、Gigguk 的想法,諸如此類的內容大部分都沒在文章裡用到。但資料雖然沒用到,人還是會不自然的記住資料,繼而在日後再討論、再用上、再講過內容。

5. 改稿、排版

重複以上行動,你大概會得到一篇類似文章的東西。

如果你在 Facebook 寫作,剩下來要做的事情,大概就是上網Google 一張完全無關的圖,然後加落文章。可能你需要改改錯字。可能你需要刪減某段某個無關痛癢的例子。可能你需要留意某些論點的用字。可能你需要重寫過篇文。最有可能的是,改稿的時間比你寫稿的時間還要長。

許多人總是小看了改稿的重要性,但其實,改稿才是最耗時間。當然,我認識某些人寫詩、寫小說,著重靈感和文氣,認定一旦詩歌成型定稿了以後,就不能修改,破壞原有的姿態和感性。但我也算是聽過、讀過不少作家改稿的故事。鍾偉民寫〈蝴蝶結〉,十易其稿;海明威曾經改過同一頁小說稿三十幾次

原有的切入點。

上面這篇寫馬賽克的東西,其實前後重寫了四五個版本,原先的版本以PTE入題,而我起初還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太好,題材不夠有趣,猶豫要不要刊登。對比起許多能依靠靈感、文氣和衝動的詩人,我覺得自己有不少文學創作都是改出來的。

就先假設你改完稿,現在可以出文,貼去平台。你需要排版。Blogspot、Wordpress 是排版最麻煩的平台,你大概需要學網頁符號,例如知道什麼是Blockquote、br。

但既然我們在用Medium,方法就簡單得多。這個方法其實也沒什麼高深之處的。我最主要的主線、或者說,排文的勸諭,有幾個:

  1. 不要用斜體寫中文字。中文字的別名是「方塊字」,不是菱形字。這篇文章有更加詳細的解釋。
  2. 如果要用顏色強調某些字句,請確保 1. 與背景是對比色或者夠搶眼特別、2. 文章裡最多只有兩種顏色的字體
  3. 不要用淺色的字體顏色,因為好眼花
  4. 用圖、影片、Quotation、點列,隔開好長的段落。平均每兩段一張圖。
  5. 段落不要太長。如果太長就重寫或者拆開。

當然,這些都不是什麼標準。純粹是個人喜好——像是我傾向於讓圖片和文章一樣寬。

最後,要講圖片。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那麼多年以來,我習慣了看動畫截圖。上面這個文件夾就是平常看動畫截圖的文件夾。假若要搬出某套作品,用截圖,我一般就會在這個文件夾裡找。

某些時候,我或者需要 Google 其他人的圖。某些時候,我會直接在XDCC的某些生肉 Bot 下載動畫,截圖,用各自的播放器截圖,出文。

然後就是選一個有收視的時間祈禱了。祝大家也會喜歡這篇文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