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亡,一定是出於自願

每年其實總有好多人會說「××已死」。The city is dying——“Dying” 是現在進行式嘛,總是每年都會死一次的。我們會唱流行音樂已死,看看有幾多情歌?多麼無聊?看看美國流行音樂通街都是Mumble Rap。流行音樂死了。流行文化也死了,看看博物館幾多垃圾,幾多無聊的花邊新聞。動畫也被角川的垃圾小說改到死了。電影更加。王晶返大陸拍片賺到盤滿缽滿,周星馳都做政協委員了。成龍?他不是講英文,非常愛國的嗎?港產片都死了。死得一乾二淨。

就這樣,從10年初開始,因為港產片的人氣和票房大不如前,或者因為一個獎失去應有的信譽,而不再頒發給應得的港產片,所以港產片或者任何類型的流行文化,每年都會入土為安一次,每年吹奏一次「港產片已死」。評論會吹響鑼鼓,會請來王家衛拿著港產片的紙人偶,擔幡買水,過著金橋銀橋的時候,大家繼續唱著「港產片啊你被大陸合製片害得好慘啊!」「港產片啊好多人睇盜版害死你啊」的咒語,好似成部卡式錄音帶一樣。

幾個月後有套好電影,評論人就會翻生。港產片也會。好似咩都無發生過一樣。明年今日,又會再失眠,論調不曾改變:港產片又死了。總算。好似係。

如果獎頒發給錯誤的候選人,我們一般會說,這是獎項的問題,是獎項失去公信力。如果應該有收視的電影、作品、文化產品,沒有收視,我們一般也會說,是因為大眾有眼無珠,大眾冷待這些好作品,繼而應該會有評論出來指出這些作品的有趣之處,讓觀眾欣賞到這樣的作品 — — 而我以為這是影評的其中一種功效:介紹有趣的電影給觀眾。如果主流作品開始變味,迎合其他觀眾,我們會就斥責這些作品。但我們不會說,因為主流變味了,整個類別的所有作品會因此而「死去」。

如果港產片真的死了,那就是因為大家都拒絕去討論,去發揚,去介紹,去講述那些應該要講的好電影,然後不斷強化港產片已經變味、已經死去、已經不復輝煌、已經再沒有好日子的刻板印象。如果港產片真的死了,那就是因為這些人釘上最後一口釘,為這件事蓋棺,定論,然後放棄。

當人覺得自己再也無法做什麼改變局面,這才是絕望的來源,而文章所描寫的絕望,其實是自圓其說的:絕望都來自自己的放棄 — — 是故,一如林希澄在〈飛蛾〉裡寫的句子:

光凝結成漩渦你是知道的
更多的時候我並不知道
你為甚麼要說
(因為選擇,任何一個方向)

我死亡,一定是出於自願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