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可以嘅,但是,一個讓玩家意識到自己唔會輸的遊戲其實唔好玩的。要令到成件事合理化,首先就要想怎麼讓人感到「被娛樂」。

Jesper Juul 本書裡面講過一隻叫做 Statbuilder 的 Game:呢一隻 Game 只有一個按鈕,玩家要做的就是不斷按這個按鈕,然後按鈕周圍的數字/「角色能力值」就會上升。

呢個遊戲當然係一種超級極端——因為這一隻遊戲甚至乎連騙我們也省下來,顯然地不可能會失敗,除非玩家想要離開遊戲。而這個也的確是公仔機的另一種賺錢方法——雖然可能性很低,但總會有人玩玩下 Rage Quit。這也是我當初寫的結論,後來覺得怪怪地所以先改返。

而玩公仔機要避免這情況是可能的。因為,我地可能會忘記了這台機器是不會中獎的。我們可能會被機器的搖晃、聲音、特效,說服我地正在進行一些有可能會失敗的遊戲(而事實上也真的可能會失敗,雖然只是短暫的失敗)。我覺得呢種其實就是你所講的「消遣娛樂價值」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