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上篇寫到寫稿,今天來寫的是投稿——既寫投稿方,也寫收稿的媒體。簡單點講,這篇文想要提出的是幾個給這些團體的建議。

這篇文章不包括約稿、不包括Pitching。除了是因為我還是個沒什麼經驗的寫手,最主要的理由是,如果下面這堆東西你都認識了,那還有需要讀怎麼約稿和Pitching 嗎?

投稿者:

  • 投稿「紙媒」和「網媒」是兩種落差頗大的經歷。這裡有些是投稿詩歌的時候得來的經驗,有些是投稿論述。
  • 比起寫投稿文章內容,你首先要學寫投稿信。我自己第一次寫投稿信的時間,會比我寫投稿的詩/書/刊物/評論的時間要長得多,但一般你都得花點時間寫你的Stock Letter。不管你投的是文學還是非文學稿件,禮貌很重要。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 如果對方沒有回覆,沒反應,或者過了一定時間沒再Follow Up,一般來講你可以當投稿失敗。還是那一句:別追問退稿,不要做個沒禮貌的人。如果對方很想要你的稿件,你自然會知道。
  • 坦白講,退稿並非一件壞事:沒有失敗,你不會知道可以點改進。
  • 如果對方將稿件退回來,但附上評語,認定篇文有部分可以改善的地方,或者直接請你改稿,一般來講,你就直接改過好——當然,亦有部分時候,投完之後大家討論,才覺得有其他可以講的東西。投稿之所以和平常寫作不同,在於在於和編輯改稿、互相修正篇稿,交換論點和不同切入點的過程,對你或者是對編輯都是學習的過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 除非
    1. 你喜歡/贊成/認同對方的媒體平台和理念,你想幫對方發展
    2. 對方有承諾以後可以繼續合作/全數稿費/讓你做兼職編輯
    3. 對方無錢出稿費,但願意用有文章/作品的新書填補稿費(一如不少台灣的文藝雜誌)

    除非你所投稿的無稿費平台,符合以上三項的任何一項,否則你不應該接只有 Marginal 稿費、或者沒稿費的稿。於此,我是完全認同Extra Credits 的觀點:如果一個網媒自稱自己細得連稿費也沒辦法出,又或者出的錢連最低工資也及不上,又不願意與寫手建立長遠關係,那麼,這個網媒所承諾的什麼「名氣」、「流量」、「認識」、「Exposure」,全部都是廢話。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 這條特別是寫給文學界的:這幾年有不少網路詩人(追奇、陳繁齊、潘柏霖、青木原)都是靠網路名氣;某些出版社則會在網上主動聯絡、查詢,不問經歷(例如斑馬線)傳統的文學界出版模式是:文學雜誌投稿、拿獎、再投稿(去出版社),(籌錢/申請資助)出版。但這種模式的門檻很大,需要很長時間的經營,也視乎個人能力和社交手腕
  • 如果你找不到好的平台,最好的方法就是在Medium 或者Blogspot 或者Facebook 自己寫。簡單講:任何寫手無必要投稿,因為投了也可能沒回音。網路寫作可以隨時隨地發表文章——如果你像我一樣,著重寫作的自由,那麼你也許比較適合網路寫作、自己發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 有人會一稿多投——一篇文投完去網媒A 就投去網媒B,又或者先在 Facebook Page 出過,之後再貼給網媒A、B、C、D、E 呃Like。呢件事在Facebook/網媒投稿或者貶低篇文的價值(網媒的思路是:假如你篇文每個地方都有,那文章放在我那裡還可以有多少流量呢?),但一般都不會導致篇文俾人Reject(因為大家都不會介意有新的題材可以呃 Like);如果你投稿紙媒,這是大忌。
  • 如果你打算投稿紙媒,紙媒出文/印刷的週期很長,不適合寫太多有時限性的題材,去投稿之前,你或者最好先要知道刊物的時限性多長。報紙、雜誌、文學刊物的出刊週期可能會是一兩個月,更長的可能會是三個月;某些文學雜誌可能更長——可能是三個月、半年。

    我自己經歷過最長的是一年三個月。一年多前的一月初,寄出了一首詩去一本台灣的學生文學雜誌。據說書總算要印出來了。坦白講,學生團體嘛,書造不出來,其實很難責怪任何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 如果紙媒突然不做了、突然不要你的稿件、又或者說他們忽然要換人,我會建議不要太過驚訝。紙媒的版位有限,而且變化不定,投稿專欄、詩歌、散文之類的創作沒有時限性,要開刀改版或者要加新聞報導/文藝活動報導,自然首當其衝。
  • 如果你打算投稿網媒,經驗就很不同。如果你認識網媒的主人、知道投稿專欄的負責人,又或者你熟悉對方,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在Facebook 直接Message 對方,將篇文丟給對方然後問。如果你不知道就寫Email,道理其實同紙媒投稿一樣。
  • 不同網媒的回應時間都不同。紙媒一般都有明確限期。網媒可以短如一日,長如一兩個星期才會回覆你。

媒體方(的期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 這幾年收到過一封最搞笑的錄用是這樣的。約莫兩年前開始投稿沒多久我,我是個沒禮貌的蠢材,再加上某個認識的朋友一兩日就登稿了,但自己寫的東西卡稿卡了兩三個星期,所以冒昧的跑去問對方還要不要。媒體方給出的答案是:雖然你的文章比較簡略,但為了鼓勵大家發表自己的意見,我們決定採用你的稿件。

    用比較直白的語言翻譯,這話即是:「你寫的稿件不及我們的錄用要求,但我們可能沒什麼好貼了,所以採納你的稿件」。雖然那篇文章的確寫得不好,讀到留言的當下只覺得詫異和不快:這種附帶著關愛的回覆是什麼回事?坦白講,你們的鼓勵在我心目中像是貶損。

    稿件最後還是刊登了,但自此以後,我就從來沒有再投稿過給這個媒體。
    至今,我仍是覺得他們有不少有趣的文章。撇開這件私事,我還是蠻喜歡他們的。正面的看,這件事也逼人進步吧。但我還是忍不住覺得,清清楚楚的退稿信/錄用信,比起這類說了還不如不說,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帶著弦外之音的說話,還要好。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 我會推薦各位編輯部大大來個審稿限期。各位編輯大大或者很忙,常做空中飛人、辦家國大事、或者要出幾十篇幾百篇文,或公務纏身,寫你們的理論核彈;又或者是,你們可能要和編輯部的其他編輯討論、一起審稿。但假若各位編輯大大連讀完稿件、寫封電郵回覆,排版和出稿的時間都缺,那麼各位大概可以關掉網媒了。

    作為一個卑微而且低賤的寫手,寫完篇文,一般他們只想要一個答覆。我們都知道編輯有期限,但是,如果寫手可以知道限期有多長,知道多久以後可以再改寫,再投稿,這不僅對於寫手的生活有保障,也可以確保編輯部的各位大大可以按照媒體日程編輯刊物/文章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 媒體的主角不是各位編輯大大,而是為你們提供內容的人,例如寫手。「媒體大大」雖然掌握著所謂的「媒體權」,有一定的權威(不管是在知識還是在文筆),在這個時代這一套已經行不通了。

    事實就是,各位編輯既並非這時代的唯一權威,也很可能不是唯一的媒體。民間有好多犀利的寫手,臥虎藏龍——沒有寫手提供內容給你們,你們只能自己寫;而要是各位大大可以每日產出新內容,那還為什麼要招稿?為什麼要在自己的網頁複製貼上其他人的文章呢。
  • 既然你(=編輯大大)又有公司出糧給你、又有廣告商出糧給你,而你其實不會比所有寫手要高尚,你為你的作者出錢也不是很過分吧?
  • Pay your fucking writers. Fuck You very much.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