撲克牌探險之旅

在小學到中學時期,我曾經收集過撲克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那時候我收集過差不多兩個CD箱的撲克牌。這些「藏品」能劃分成三個類型:去大陸旅行時蒐集得來的廉價撲克牌、香港超市或便利店能買到的撲克牌,與及買書/零食/禮盒等等紀念性的撲克牌。

前兩者的撲克牌多數會用來打,用到發皺、出毛邊、牌粘成一塊,甚至乎紙張變黃,然後就這樣留著,等到某日遺失某張牌才會丟掉。紀念性的撲克牌一般紙張質地很差,又或者是設計不適合用來當成是撲克牌(例如,紙牌的花紋太多、尺寸是圓形的),也因此一般都會保存。

自從升上大學,沒人與我打撲克牌,再加上開始鑽研麻將,我已經不怎麼會再買撲克牌,遑論故意去收集撲克牌。這之後也有斷斷續續的買了幾幅撲克牌——例如在深之都的魔術店有藍紅背的 Bicycle 特價,所以買了兩幅回來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兩年多前去日本旅行,因為不想從日本抬一副日麻回來香港,總得從 Donki 買點相關的東西回來香港,所以買了兩幅撲克牌——一副黑背的Bicycle、另一幅是陸行鳥的紀念撲克牌。

直到最近,因為某個在看的 Youtuber 印刷撲克牌,再加上自己有在投稿和閱讀的雜誌《樣本》曾經寫過關於魔術、撲克牌的題材,好奇之下,我開始找網上的撲克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曾幾何時,遊戲雜誌也出過撲克牌當贈品的。這也應該是我手上擁有最稀有的撲克牌了——雖然這幅牌的紙質和雜誌紙沒差別,不適合打牌,容易變鄒,一直沒用過。

整個過程,可以用「發現新大陸」來形容。我既沒想過會有那麼多種撲克牌,更沒想過,原來撲克牌還可以有那麼多變化——除了「紀念品」之外,還有很多變化。

這篇文章並不專業,也沒什麼知識可言。就單純談談這一個多月以來,門外漢如我,到底讀到了什麼有趣的東西。

賭具、記號牌、Cardistry

假若你會光顧魔術店,你還可能會找到一種叫做「Tally Ho」的撲克牌。這種撲克牌與 BEE、Bicycle 一樣,源自於同一家印刷公司(USPCC,美國紙牌公司,最近有傳被另一家撲克牌公司 Cartamundi 收購),但出自不同的生產線,同樣是屬於日用牌。

由於價格便宜(大概 $10~$30/一副,買一條會較便宜),市面處處都能買到大量同類產品,不少的魔術師會用這些牌作為日常表演魔術用(尤其是某些要消耗牌的魔術)或練習用,並稱之為「Worker’s deck」。這些也是最常被用作來日常用途,和朋友打、賭錢、遊玩用的紙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另一種常見的是魔術用的記號牌。要講市面上最容易買到/找到的,大概是以上這種能在文具店找到,製作非常拙劣(以致到觀眾很大機會能從牌背看出手腳的)長短記號牌。

現代的記號牌已經發展得非常成熟,成熟到那些一般不認識記號系統的人,根本不會察覺記號,甚至乎不會對牌背起疑心。例如,下面這幅撲克牌就是一副記號牌,牌背能看出花色。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解答。

除了以上這兩種之外,撲克牌還可以有第三種用途:Cardistry。翻譯成中文,即是「花切」。

「花切」的起源與魔術相關,卻不是一種魔術;有些人會形容「花切」是雜耍(Juggling),但「花切」並不如雜耍一樣能用上各種道具。最起碼,現在還沒有人用明信片、Itunes 卡或信用卡花切。

「花切」可以看成以上兩種的結合。簡單概括,「花切」是指以撲克牌表演各種花式切牌、丟牌、亮牌、拉牌、旋轉撲克牌的演出,讓人看了以後會有種「這怎麼可能做出來?!」,或者是「這樣的我也能做到!」,然後察覺根本做不出來的那些瞬間。

周潤發在賭神裡將紙牌拉上拉下的動作,其實即是「花切」。差在周潤發得用道具紙牌,現實裡有人能用紙牌做到類似的效果。

因為「花切」要觸目搶眼,不少被用作為花切牌的紙牌設計側重紙牌的設計。這些紙牌的背部一般都會有亮眼的圖案或幾何圖案設計,能讓紙牌在被拉開或散開的時候,比一般的 BEE、Bicycle 或 Tally Ho 更引人注目。

同時間,因為紙牌會常常被拉扯,用作來表演各種高難度動作,「花切」對紙牌的質量要求比一般的紙牌要高。比如說,花切紙牌一般做得比較薄、比較有彈性、牌身比較滑。礙於這篇文章並不是我賣弄自己貧乏的知識,我也沒涉足花切,就不在這裡複讀他人寫過的內容

而撲克牌還可以是……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撲克牌並不僅僅是魔術道具、賭具或表演花切的道具,又或者是企業紀念品,或者是什麼「某某歷史紀念品」,然後把人頭、句子或歷史事件印刷在卡牌上。

印刷撲克牌不是某幾家撲克牌大公司的專利。落入各個設計師手中的撲克牌,也就成了一種藝術品,一種讓人創作的媒介——從紙牌的牌盒設計、鍍金/凹凸印刷、牌背的花紋、用色和設計、以致到紙牌表面上的四種花色、字體、鋪排方法、JQK 等等俗稱「Court Card」的人頭牌設計,全部都是可以用來設計的東西。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圖片來源自 reddit

其中一副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撲克牌是上面這幅。牌背的波浪紋設計簡約,人頭牌和字樣設計都是傳統的撲克牌設計。撲克牌的手感很滑,可以用來變魔術,也可以用來表演 Cardistry。

但這幅撲克牌最大的有趣之處,與紙牌的內容無關,而是其包裝手法:假如我偽稱自己從某家賭場或某家酒店的禮品店裡,買到了這樣的一副撲克牌,我想應該會有大部分人信以為真。

整幅撲克牌的設計理念,就是意圖讓人相信曾經存在過這樣的一家「櫻桃賭場」(Cherry Casino),會使用和派發這樣的撲克牌。「櫻桃賭場」這個名字——這座不存在的賭場,正正是這幅撲克牌的名稱。

撲克牌成為了傳遞某種世界觀的手段——正如虛無主義字體設計包豪斯(Bauhaus)等等都可以成為撲克牌的設計理念。在最極端的例子裡,撲克牌甚至乎成了一種時裝飾物。看著某些撲克牌的宣傳頁面,我還以為自己跑錯台,在看時裝裝飾秀,或者是某些禮盒裝的領帶,而不是一副撲克牌的宣傳頁面。

隨著眾籌普及,推廣變得容易,Kickstarter 上也就出現了各種標榜「限量N千副」印刷的撲克牌,像是上圖的撲克牌籌款 Campaign 就是來自香港。

當撲克牌絕版不再印刷,一副原價可能幾十到一兩百元一副的全新撲克牌,可以升值到幾百,甚至乎上千元港幣。收藏全新未開封、有知名度的撲克牌,也就成為了一種投資方法。

言及至此,我忍不住想起知名「牌局技工」(Card Mechanic)Richard Turner 的講法:一副撲克牌表現最好的瞬間,只有開封的頭三十分鐘。每次魔術裡撕掉某張紅心七或梅花四的瞬間,或者是打開撲克牌,在撲克牌背後做記號的瞬間,也就等同於撕掉一張張鈔票,將可能的收藏品變成賭具或表演器材。也很難怪 Richard Turner 為撲克廠商做顧問後,不要求錢,而要求要有能用一輩子的撲克牌供應。

結語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上圖文章出自《樣本》第九期〈魔術師的秘密道具箱〉。除了拍攝非常犀利,文章交代了Cardistry 的歷史和傳播手法,文章裡展示的撲克牌也很值得一提:2015 年春夏季 Virtuoso,現已絕版,亞馬遜Ebay 拍賣要價近五百一副。

無論是從撲克牌的壽命來看,還是說從撲克牌的定價,收集撲克牌是一種成人興趣:一副設計精美,能用來打、表演魔術或花切的撲克牌,少說幾十到一兩百港幣,最高可以叫價三百到四百,還不計算郵費。放在香港的門市售賣,加上租金和人工,價格只會更加高。更不要說,撲克牌是一項奇貨可居的產品。

但我還是喜歡這些獨特的撲克牌。雖然我這輩子也不會表演魔術或深入地學習花切(最多只會學個拉牌),我很喜歡某些撲克牌的牌背設計,但我一直無法在市面上找到類似的撲克牌——而只能找到花樣百出的單車、Bee。

我想要以這樣的撲克牌打撲克,也就去找了。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