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趁著這條片,去講什麼是「政治冷感」。

其實我覺得最惹笑的並非 Toyz 的表態方式,而是他先為自己帶了頭盔「我政治冷感,與我無關」,然後不斷描繪事件的來龍去脈。他指,自己不理解香港會有一百多萬人上街,「沒事怎麼會抓你嘛」,並重申自己沒有 Follow。

以上的講法,其實和那些主張「逃犯條例沒有問題」的支持者,其實意外地類似。倘若你住在香港,每日飽受電視機、免費報紙、收音機等媒體轟炸,你很難會不知道這些事情;對於一個住在台灣的香港人來講,百多萬人上街、修例動機、修例的方向,這些並不是每日會讀到的新聞和消息。說成是政治冷感,其實就很難說服人。

那麼,什麼是「政治冷感」呢?

這幾日遙遙看著金鐘現場,再看著自己家附近的氣氛,你難免會感受到金鐘和金鐘之外的地方是兩個世界。

假若你願意相信的話,香港政府形容十三日發生了一場「暴動」:金鐘雞飛狗走,催淚彈、噴劑、口罩、子彈,與及無數的示威者和尖叫聲,統統都在空中飛。「和平示威」或者是的確的事情,但場內就鐵定一點也不平靜。

在金鐘範圍之外的地方,卻好似只是在過日常生活——吃飯的吃飯,跑馬的跑馬,上班的上班。沒有什麼發生過。最多就可能是警察比平常少了一點。雖然好似吵得鬧哄哄的,但你感受不到有什麼問題,只覺得香港一切正常,鈍感得連什麼也無法感受到,這就是政治冷感了。

真正政治冷感的人,其實是會連現在發生什麼事情,到底政府點解要修例,修例以後想做咩都唔會知道。

除非你想要與其他人講政治、除非你想要打開頭版、你選擇打開「新聞台」、在 Facebook 上主動選擇了某些政治或新聞頻道,又或者你是「公眾人物」,你並不會感受到「政治」,更不會被人問「你是否政治冷感」或者逼你表態。這種「日常」其實已經不能用「政治冷感」來形容,而是政治的絕緣體。

無怪,皆因政治是一個又一個遙遠的體制問題,是偌大的字眼、框架、繁瑣的條文,與及抽象的形容詞。像是說,什麼「人權」買個橙能節省一塊兩元嗎?跟菜檔的老闆說「自由」和「司法獨立」,我能節省一筆買餸錢嗎?大概都不能吧。倒不如說,還可能會被反問那能不能用來吃。

可是,就算我們無法感受到「政治」的影響,這也不等於「政治」不會在我們的生活裡出現。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Natalie Ng on Unsplash

隨便舉個例子:最近去買湯的時候,和涼茶舖的老闆聊到:最近豬肉很貴,每日肉檔只有一隻豬,所以只好加價。

從表面上看,「豬肉少了」、「西施骨比較難賣到」、「湯加價了」等等東西,其實和政治完全沒有半點兒關係。可是,西施骨消失的理由,是因為一些看起來距離很遠的政治問題:非洲豬瘟在大陸爆發,結果減少了運送到香港的豬。我們不會直接感受到港中兩個地方的政治問題。但我們卻會感受到這種博弈所帶來的後果和餘波——例如說,「豬肉檔提早關門」、「食肆改變餐牌」、「西施骨加價」、甚至乎「一直以來只是買二十二元的湯加價了」。

這幾日有一句很常講的說話,用來描繪和批評政治冷感的人們:「你不找上政治,政治也會找到你」。這句話是有問題的,因為政治從來不需要刻意「找上」誰,而是一直與你共存。政治至於日常生活,好似空氣至於人類——我們並不會看到空氣、無法感受到空氣。雖然會呼吸空氣,卻不會在意空氣。數架私家車或警車駛過路面,排出廢氣,你總會能嗅到溫度和空氣的變化,甚至乎以口罩遮蓋鼻子。那種廢氣排出的過程,空氣轉換的情況,其實就是政治:政治並沒有找上我們,就只是我們選擇了去觀察政治,或者被逼嗅到政治而已。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