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與學日麻的方法

因為一些機緣巧合,最近這半年有機會教日本麻雀。

適逢近一兩個月,越來越多香港人因為各種理由學日本麻雀,大概是個好的時機,去談談教與及學日麻的心得。

教與學日麻的第一步是「體驗樂趣」

日本麻雀比三番起胡、碰槓牌或台麻難學,也更加難教。

日本麻雀的整體遊戲規則比較複雜。先不說算分及狀況判斷的戰術問題,初學者最容易卡在翻種。比如說,三色系、斷么、混全、純全、立直等等,是大部分人在日麻之前未曾接觸過的概念。

正因為日麻比較難學,教初學者的第一步,並不是強逼初學者背好日麻所有的番種,或者立即學會算分。首先要讓初學者體會到快感,確認初學者對日麻感興趣的部分。

每個初學者的「快感」都不同。如果初學者的目標是想要如麻雀漫畫或動畫,胡個嶺上開花,那不如就試試做出嶺上。如果初學者的目標是要胡役滿,那不如趁著這機會,教一下日麻獨有的役滿,大家來打役滿三麻胡大牌吧。也有一些初學者是,只要胡牌,就會快樂。那就去打牌吧。

許多教戰術的人經常忽略了這一步,誤以為只要「贏」,就會「快樂」。當然,大部分對日麻繼續保有興趣的人,的確是贏得越多就越有滿足感。但是,對於初學者來講,上述的等式並不成立。

作為第一步,我會建議在滿足初學者的願望的同時,逐漸觀察初學者會不會逐漸從「贏」體會到「快樂」,又有沒有學習戰術的意欲。

從近身的理論開始教

一旦初學者體會到贏的快感和落敗的挫折,覺得日本麻雀很有趣,有學習的意欲,就可以開始教日麻戰術的相關理論了。

教日麻有兩組重要的元素:戰術、與及實際的對局。對局既是為了驗證初學者有沒有學會戰術,又能否應用戰術,也是為了找出新的學習課題。

之所以不能一開始教理論,源於兩件事。首先,不少理論性的內容會深入考察一些特定的牌型或處境;某些牌型或者太過特殊,未必與初學者打過的牌有直接關係。與初學者的牌沒有直接關係,自然就沒有學習的意欲了。

更重要的是,被教授理論,一般都是初學者被動地遭人指指點點,主導權在教練身上。相比起來,打牌有初學者的主動參與,自然會比較容易挑起初學者的興趣。

與初學者打過牌,就可以利用這一局的牌譜,去講一些常見的概念。例如,四翻以下的好型聽牌都應該先制立直、遭遇對手立直沒一向聽就防守、牌型組合好壞等等基礎的概念。概念講得多了,就可以嘗試總結成為一組框架。

整體來講,我建議將打牌與講解的時間,維持五五開。先打對局,再問初學者有沒有想問的問題,接下來就複查剛剛打完的對局內容,挑出講解點。講解過後,再打對局,實踐並驗收剛才的內容。

比起「完全正確」的理論
先教簡單但能用上場的版本

有一種麻雀牌型叫做「無雀頭」(ヘッドレス),大致上可以用這種牌姿表示:

東一局 東家 第四巡
一二三三②③④⑥⑦34789,Dora 白

這個牌該打一二萬還是打三萬?打三萬沒有雀頭,瞬間進張數最多,但摸到⑤⑧或者25索就會變成單騎。打一二萬保證變成兩面聽牌,但手牌的入章牌數比較少。

如果有讀過 zeRo 的專欄,應該會認得出這種牌型,並讀到 zeRo 的一連串解釋,講解在什麼條件底下該保留雀頭、而什麼條件會打雀頭。可是,如果你曾經看過麻雀 Youtuber 平澤元氣做給初學者的指南,平澤元氣會說,雖然有不少例外,但暫時推薦「打一二萬,留下雀頭」。

平澤元氣並不是不知道打一二萬和三萬各有理由。他只是選擇了初學者最容易學習的講法,做成一條影片。這種一刀切的講法,不需要背誦過多的例外、條件、變化。而且,打一二萬後續的處理(要不就是進好型,要不就放棄)非常簡明。

教戰術給初學者,正正是要做類似的事情。比起教「平胡有九成以上時間會立直」,然後不斷解釋那 10% 的情況,還不如直接地說,「當然,有少量的例外,但是,對於初學者,基於 XXX、YYY、ZZZ 等等原因,平胡應該立直。」,將判斷適當地簡化。

等到對方打到一定水準,需要再學習更進階的戰術,這才講解戰術的細緻之處,也不遲。

培養「為每一打提供原因」的習慣

不管是新手還是老手都會去檢討牌譜。可是,許多人誤會了檢討牌譜的理由。

檢討牌譜,並不是為了檢查牌山有多少張有效牌、自己接下來會摸到什麼、裡 Dora 是什麼或者其他家的牌。之所以要檢討牌譜,既是為了驗證初學者有沒有學以致用,也是為了檢討和推敲牌局進行的思路。

如果有一個比你強得多的幫手檢討牌譜,那當然好。如果沒有這樣的幫手,在檢討牌譜時,最接近的大概就是這個疑問:「你為什麼會這樣打?這一打達成和捨棄了什麼?」

如果你問初學者以上的問題,可能對方能告訴你的理由並不怎麼高深。例如,「我喜歡碰,不喜歡做七對子」、「我看到有按鈕就點下去了」或者是「我想要清掉其他顏色的牌做清一色」等等。

比起嘲笑初學者在「追夢」,批評他們將其他麻雀的打法帶入日本麻雀,你應該鼓勵初學者勇敢地說出自己的理由。這是因為,培養出「為自己的打牌列出原因」的習慣,是學習日麻的第一步。

唯有存在著打牌的「原因」,我們才可以開始分析選擇背後的邏輯,知道初學者的思路到底哪裡正確,哪裡或者有所偏離。有這個基礎,才可以提出改善的方法,去提高打牌的水準。

比起打牌的內容優劣,或短期的勝負,更重要的是就打牌的內容提出能說服人的理由,並肯定初學者就選擇提出理由,因為這需要勇氣。

任何新手都可以猜對一次半次。但是,唯有掌握正確的打牌理由和推論過程,才可以每一次都打對。

不要強逼初學者為驗證實力打段位

對於初學者,為了追求驗證實力,繼而打俗稱「段位」的排名戰,或者會帶來很大壓力。

段位壓力大,既是因為牌局有時間限制,不能如私人對局長考。也是因為,段位戰不如平常邊閒聊邊打麻雀那麼悠閒。畢竟是對上陌生人,會扣等級分和 pt,氣氛始終比較嚴肅,初學者或者會覺得緊張。

話雖如此,仍然會有不少人會推新手去打段位,並要以什麼什麼段位為目標。這種思路所反映的是,大家習慣以網路麻雀的段位和平均順位等等基準,而不是以對局的內容,去量度雀力。有些時候,這甚至成為了唯一衡量的標準。一旦變成「唯一」,那就很危險了。

須知道,初學者並不是為了證明自己有多強而打麻雀。沒人會因為「天鳳四段可以特上」、「雀魂的雀豪很厲害」、或者「打鳳凰卓的權利」而開始打日本麻雀的。初學者之所以打麻雀,是因為麻雀是一個有趣的遊戲。如果初學者不喜歡打段位,覺得段位太大壓力太緊張,那就不要打段位吧。

目標可以帶來改善的動力。我不反對以特上資格或豪桌資格等等,作為訓練的目標。如果局數變多,網路麻雀的段位和平均順位亦是量度雀力的好標準。不過,前提是初學者有意願去挑戰自己。

結語

比起教其他人,更有得著的是自己的確學了很多。

教日麻之前,首先就要確保自己的基礎沒錯。為此,我溫習了一些以前的素材,也看了一些新的東西,嘗試將自己的思路整理一次。和初學者討論日麻,屢屢在一些意外的地方被問到,也讓我反思自己打牌的思路。

說實話,我自己的日麻實力也只是半咸不淡,談不上打得多好。說不准,我才是這趟旅程上學日麻學得最多的那個人。

如果大家有興趣真真正正的學日麻,我非常推薦去看魔女的一系列日麻影片。

除此之外,日本的平澤元氣beginner’s luck、台灣大學日本麻雀研究社的三麻和四麻講座,都很適合初學者參考。

祝大家在牌桌上無往而不利。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