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反面:《三顆星彩色冒險》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18 年冬季番有好多部與「觀光」有關的作品:有《愛吃拉麵的小泉同學》這類打著吃拉麵,實際有關聖地巡禮的作品。有《搖曳露營》這類打著觀光旗號,實際底蘊是日常系的作品。也有確切地描寫四個女生觀光,以旅行尋找自己的《比宇宙更遠的地方》。

《三顆星彩色冒險》也是一部有關日本和觀光的作品——奇怪在用「本土」的視點描寫觀光。「本土」之一,在於作品介紹了大量當地商戶、上野公園和禦徒町景點,但卻忽視了上野當地大型購物中心。「本土」之二,在於《三顆星》強調町內小商舖小人物的人際關係,並完全省略了上野作為旅遊景點的地位。

町內人際關係在《玉子市場》、《小林家的女僕龍》有做過,「反購物中心」既可以說是權益之計,也可以說是動畫向來的特色。然而,省略商業層面,是《三顆星》獨有的特徵。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另一個很重要的設定是來自上野的三名蘿莉。除去了蘿莉這設定,三名主角的行為好聽點說就是無聊,難聽點講,其實與惡棍無疑。劇中,三名蘿莉不僅經常去店家和商店街搗亂,爬上高處的欄杆,拿東西但卻甚少付錢,更隨街向路人強行兜售貨物。三個蘿莉會先餵你吃一顆草莓或者一隻香蕉,讓路人信以為免費,這才告訴你原來要付錢。這種銷售手法形同台灣愛心筆,但路人既不會罵,也不能罵對方。畢竟,他們所面對的是三個蘿莉,是小孩子,而童言無忌。

正因為是小孩,所以她們有特權。正因為是小孩,她們老是被周遭的角色關愛地看待,或逗著玩,被形容成「是活在第二個世界的人」:藍髮蘿莉琴葉總是以為上野發生了殺人事件,口頭禪是「遊戲通關」,且老是在玩遊戲。金髮蘿莉小幸則老是在說「大便大便」,將「Extra Virgin Olive Oil」這根本不懂是什麼意思的詞語,當成是某種必殺技。而隊長的結衣則每話都在說,要拯救上野,維護上野的和平,彷彿上野發生了某種命案或者事件——然而世界根本和平,唯一的不和平即是三個蘿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最暴力一幕:為了治療花粉症,所以要打乃花。

在如此穩定地運轉的和平世界,三個蘿莉所能尋找到最極限的「非日常」,就是香蕉賣不出、老媽便秘、花粉症發作、招財貓物歸原主、購物中心的抽獎活動、一隻野貓的去向,或者是身為警察的齋藤竟然百無聊賴——而這也難怪,因為警察本身就是守護日常,維持秩序的人。然而,三個蘿莉卻老是認定,非日常的確存在,就只是大人將非日常藏匿;為了發掘這些非日常,三個蘿莉繼而將油漆未乾、童話故事、花粉症等等小事化大,想像成某種世紀陰謀。

她們認定自己不僅發掘了非日常,成為了「非日常」的來源,還要從這副非日常之中奪回日常。在第七話的萬聖節回,三個蘿莉既是整個活動的發起者,也是活動的完結者。琴葉和小幸既做出了「看到了紙張就得成為喪屍」的萬聖節活動,讓在上野公園經過的路人一起參與活動,又讓身為隊長的結衣完結活動,扮成喪屍「打倒」自己設置的符號。整個活動既是自作主張的開始,亦是自作主張的完結——且,這種「讓喪屍打倒喪屍」活動的設計,也說明了三名蘿莉處於何等奇怪的處境。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那麼,為什麼三個蘿莉如此亂糟糟,甚至有點低能的遊戲,卻總會有一堆大人願意陪跑?那除了是因為是三個蘿莉是蘿莉,還是因為,藉由三個少女的視點,上野被習以為常的景色被再一次拔出,成為某種有趣的小故事,甚至事件。像是廟宇裡的光頭佬再也不僅僅是光頭佬,而是三個蘿莉調查、經歷的事件,與某塊繪馬串聯在一起的小故事。又或者,那些早已經走過幾多次,映過好多次的那塊「アメ橫」橫匾,也因為鯨岡大叔為少女製作的拆彈遊戲,而成為了某種遊戲的通關密碼。博物館不再是個與當地人無關的展館,而是童話故事那頭「可憐的象」的延伸。萬聖節也不再僅僅是儀式或者固有的節日,而被改頭換面,成為了全新的喪屍遊戲。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出自第二話。

在這種遊戲裡,上野的眾人和觀眾「藏在一個小孩的身體裡/以小孩的高度丈量這世界」(〈2個夜晚9個秘密〉/葉覓覓),繼而看到了劇中所講的那些「看到了又看不到的東西」——這句對話出自第二話,所講的是「アメ橫」的牌匾;但也可以理解成,那些我們一直旁觀而視而不見,而作畫卻一直挑出來的風景。藉由參與孩子們的這種遊戲,上野的居民並非逃離了現實,而只是得以從固有的日常裡分心,繼而放鬆心情,能以一種全新的角度,想法,去審視自己的日常。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然而,任憑生活如何被遊戲化,(如琴葉所講)是某種可以通關的遊戲,鯨岡大叔在第六話已經總結了我的想法:一旦到了五點鐘,她們就得歸家做好孩子。任何守護和平、維護童年的任務,全部都贏不過門禁,或者說,孩子們嘗試努力遺忘的那套所謂「日常」。這不僅說明了少女等人維繫的「非日常」/「日常」,到底有多麼脆弱,還說明了一個老梗的事實:童年一去不復返。成年人之所以會如此關懷孩子,除了是因為她們認定孩子純真、無知,所以才會說這些傻話,還因為孩子們終將長大,就像是門禁終將到期,而那些到期之前的日子總是值得珍惜的好時光,那麼脆弱,但那麼寶貴。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