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在facebook 上面提到我被某史兄提名。我當然知道,也當然有睇。坦白講,史兄提及到的感想我完全不意外,因為我無意用坊間寫售後報告讀後感式的寫法,寫動畫評論。我寫觀點,還要是不刁鑽不寫的那類。
  • 坦白講被某些人Follow 是有D意外。但比這更意外的事情都發生過好多次了。
  • 市場上已經有好多千字文,好多人寫多圖小字的文。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我在好耐好耐之前讀過這篇不知道有幾多可信性的心靈雞湯,而我覺得很深刻。

    我說深刻,在於我屋企樓下曾經有一段時間通街都是剪髮鋪(最高紀錄八間),然後這堆剪髮鋪到了最後搬的搬,死的死,到了現在剩下三四間。我屋企樓下亦曾經有一段時間有四間不同人開的火鍋(不是雞煲),然後這四間火鍋到了現在只剩下兩間(與一間粥底火鍋)。其中一間是開了好耐的第二代自助餐雞煲,嚴格來講不算,另一間舊舖長期空座。

    有時候無聊嘴賤,和老母行過樓下,我們會推算到底周圍的舖頭會幾時執笠。因為,顯然地一條街唔需要八間理髮鋪,也不需要四間火鍋店。我不想做理髮,也不想做火鍋。我可以做乾洗——雖然宜家通街都開滿自助乾洗了。不知道它們會不會熬過一年?
正啊。最起碼一定好過Cardi B。
  • Medium 這個平台本來想要寫的是什麼內容呢?其實本來只想要擺一些牢騷帳、與及平常在Facebook 無辦法寫的音樂內容。這些內容本來在一個叫做Episode 的網站,像是日記一樣寫;與及偶爾貼在Plurk 之類的社群網站。因為都是些沒什麼營養的事情,所以我一直以來都沒有刻意收錄。

    問題是,Episode 辦了差不多四年,還是沒有廣告,也沒有辦法獎勵讀者。整個網站寫作沒什麼人流,再加上那邊是文學網站,而我已經很少寫詩寫文學,又越來越不喜歡台灣網路文學的催勢(Kind Of Like 讀 Rupi Kaur 的感想:胡亂分行、自稱是詩但讀起來像是散文和Instagram 短文的東西),所以就換平台了。
weirdly satisfying.
  • 問題是,寫流行音樂無人睇,寫電子音樂更加無人睇。而且,最重要的是,總不可能我每個 Post 都是丟首歌寫三行就寫完。
  • Altia 這個用戶名是好耐之前寫字的時候用的。本來想改個像是英文名但沒有人用過的名字,想要越怪越好但還是讀得出——因為想要寫英文小說和英文創作。後來也讀了英文系。但很快就知道,自己的水準根本無可能寫到 Native Like 或者比Native Speaker 更加好。畢竟,黃裕邦只有一個,你以為每個人都可以依靠這種阻礙轉化成一種能力嗎。
Image for post
  • 以前也會翻譯一下自己寫過的動畫評論,貼去myanimelist 之類的網站。但中文已經寫得很差,再翻譯成英文只是更差。
  • Anyway,差唔多就係咁。這裡的風格不會轉,會繼續寫日記——畢竟其實那些什麼寫吉野家啊、寫寫作啊、寫網路生態的什麼的,本來就只是日記。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