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野宮子的「不成熟」

簡論《天使降臨到我身邊》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星野宮子,或者說,「宮姐」、「喵內」,其實就是個男性版御宅族刻板印象的女性擬人版。

她遇到蘿莉的時候第一下的反應就是要拍照,像是個變態佬一樣哈氣,然後讓對方「換裝」滿足自己的慾望 ——但奇怪的是,她所有的慾望也僅僅是止於收藏硬照,而不是更為危險意義上的超越雷池;她不擅長交際,對自己缺乏自信,畏懼改變,長期被母親擔憂「女兒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她曾經被蘿莉們問「宮姐你是NEET嗎?」。她就和天下間所有人際關係差的男性一樣,抱著「想要和你做個朋友而已!」的心態去與陌生的女性(蘿莉)交談,但實際上的行徑卻無時無刻都讓人想到那種變態的 Stalker,那種能輕易地聯想到所謂「キモオタ」的形象。

當然,我在上面提出了一種刻板印象。也就很容易遇到這樣的阻力:「到底御宅族是否存在著這種所謂的『刻板印象』?你肯定宮姐算是刻板印象嗎?」——由此,我們需要簡單地概括介紹近年作品呈現御宅族的方向。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近年御宅族作品裡的御宅族描繪墮入了另一種現象。這種刻板印象和宮姐並不類似。越來越少作品將御宅族說成是一種擁有自豪感的個人身份資格(將這種「自豪感」拉扯得最極端的,是岡田斗司夫將御宅族吹到是什麼「新人類」、什麼審美觀異於常人——我會想到日向怎麼「神化」宮姐),而逐漸變成是一種單純的消費活動。

想想看《史萊姆》的利姆露、《阿宅的戀愛很難》、《小林家的女僕龍》裡面,消費御宅族作品被視作為是日常事,是一種與社會人身份並存的(甚至乎說,被追求的)娛樂。與此相對的是,宮姐的「御宅族趣味」(做衣服、拍蘿莉、用甜點色誘蘿莉、看動畫)或者的確與她的大學生涯兩立,但更多時候,我們會看到的是作品不斷在宮姐的性格做文章,而並不是描寫宮姐是個多可靠的大學生。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天使》裡面,我們則會覺得,宮姐所屬的也是一種刻板印象,但卻像是十年前會在媒體新聞裡看到的那種「御宅族」的形象,那種被人取笑的「コミュ障」,或者說,香港的「毒撚」。這是因為,作為一個已經接近成年年齡的「大人」,宮姐並沒有上述這些作品角色的「成熟」模樣——一個會畏懼叫蛋糕,逛商場,就連普通的說幾句話也成問題的女生,實在不能說是很「成熟」。反而是安撫宮姐的日向、或者是通情達理不拆穿宮姐趣味的乃愛,或者是處處體貼小依的夏音,這些「蘿莉」常常被依靠,顯得更加有「大人」的款。他們不僅護著宮姐,渴望宮姐某日能成為「不怕生」的大人(而要用雙六棋「治療」宮姐),還在必要時候讓宮姐扮演著成年人看護蘿莉的「大人」角色。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如果我們願意就著這種「宮姐=男性御宅族的女性擬人化」的比喻再推遠一點,我甚至乎會很誇張地想到這個比喻:假若不僅宮姐了,就連蘿莉是動漫畫影視作品的化身(Cosplay)呢?

整部作品也就成為了描繪御宅族消費作品時會出現的反應;作品既描寫了宮姐怎麼渴求蘿莉(=御宅族怎麼渴求作品),也描繪了宮姐怎麼被(同樣地非常危險的)香子(別的御宅族——一個「宮姐御宅族」)渴望;而更重要的是,宮姐透過鏡像一樣的香子(與及乃愛辛辣的吐槽)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危險、多麼變態、多麼歪曲,以致到三番四次地確認了自己的「不成熟」和「沒用」,依然繼續了這種慾望,享受著這種無能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於是乎,典型日常系作品的主題——我們必須要做一生的好朋友,一輩子維繫這種小團體關係(吃甜點換取拍照),哪怕蘿莉會長大、天使也再也不是天使了 — — 在這裡也就獲得了新意思:藉由與蘿莉的關係,宮姐得以成熟;也就只有藉由與蘿莉的關係,藉由消費這些「Cosplay」,宮姐才得以演出成熟。也不再是只有宮姐依賴著花醬,花醬也同樣依賴著宮姐(的甜點)的一種共生關係,最終指向的是肯定這種無能:哪怕多麼無力都好(人始終會長大,宮姐也會就職啊),其實「不成熟」又有什麼問題呢?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