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世紀:論Bilibili 和Youtube 的變化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血小板」的動畫人物最後入侵了百度血小板吧,雖然不是本文提及的內容,但也在這裡提一下吧。

…………用戶低齡化。 B站的知名度暴漲,吸引了一大批新用戶進入,其中就有不少被網民稱作「小學生」的人群,其中大部分是未成年人。這些群體一大特點對ACG文化和網絡暴力知之甚少、容易盲目隨波逐流、自視為「二次元的代理人」,最嚴重的是「萌二」和「二衛兵」思想 ——極端排外,一旦有人批評自己喜愛的動漫就會憤憤不平的去反駁甚至爆粗。

…………在這種情況下,影視類營銷號開始大量出現 ——影視剪輯、沒有內涵的「影評」(即簡單把劇情說一下就當成「影評」視頻發上來濫竽充數),以及人見人憎的「標題黨」視頻,開始充斥B站,大有喧賓奪主之勢。而B站審核團隊卻放任這些視頻的滋長,進一步引發了用戶不滿。

Bilibili 2018 七月事件始末

我曾經在知乎的某個答案寫過,而我願意再寫一次這堆說話:認為Bilibili 「低齡化」、看到「看到自己喜歡的動漫或動漫人物被批評會暴走」的粉絲,是中國獨有的國家現象,大概是錯的。與其說這是中國國內的國情,還不如說,這是這個影像世紀的必然結果。

由此,我們必須從Youtube 和Bilibili 的生態,開始討論

大部分文章裡提及到的現象——影視類的營銷投稿,例如沒有影評成分的影評、專責剪輯的排名黨與及標題黨影片——早就遍及Youtube,而且還獲得了不俗的成功(例如說,Buzzfeed 和 Watch Mojo、與及某某谷);Penguinz0 也曾經出過影片,講過類似的現象:看Youtube 的Logan Paul 影片觀眾,有不少都是孩子;Logan Paul 自己也提及過,他期待自己的觀眾會比較大。Watch Mojo 的排行榜影片遊走在版權的灰色地帶,也沒有所謂內涵,理論上該是除之而後快的所謂「排名」影片,也再次說明了,各種Bilibili 的現象,並不是只有中國國內才有的國情。

要講排名影片,Watch Mojo 排第一,沒有任何內容農場可以排第二。

問題是,這些認定網站有責任要除去某類內容的講法,明顯地誤會了 Bilibili、Youtube 等網站的職責。

許多人誤會並以為這些網站是負責「Content Curation」,或者說「展策」,以為網站有自由意志或責任,可以選擇、編撰、發掘、散播影片的內容。最終,展策指的是,透過篩選作品和展示作品的過程,去追求觀眾的滿足感和表達展策者的意念。

但更多情況之下,Bilibili 等網站只是一種如基建(Infrastructure),一個平台——例如說,好似 Blogspot、Wordpress、Medium。平台與展策最大的差異,在於平台沒有意志。他們不決定什麼是「好的內容」。他們只能決定,什麼是(基於法理基礎上、基於內容傳播上)被容許的、符合最低限度道德要求的內容。他們還在無意之中編排了,什麼形式的內容比較容易傳播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打個比喻:如果說,「展策」者是畫廊裡負責搬畫、以美感篩選畫作、排列畫作的畫展舉辦人,「基建」或「平台」就是畫廊。畫廊的硬性條件——例如門的寬闊、租約期限、租金、設備、畫廊的經營方針(例如說,這畫廊專門擺放後現代畫作)、與及針對作品類型的一定限制(例如說,不能放雕塑),從結構上限制了展策家能選擇什麼畫。

除了這些硬性的規條之外,畫廊的空間(例如說,門、路線規劃、可以懸掛畫作的地方、燈光)、同時期展覽的潮流、觀眾對畫展的期待、畫展期待的市場、也間接影響了展策者佈展的路線、方向、內容。

「畫展舉辦人」與「畫廊」的關係,正正就是 Bilibili 的製作者與 Bilibili 之間的關係。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你可能會問:該怎麼解釋 Youtube 中心化的現象?這似乎說明了,Bilibili 或Youtube 不僅僅是一個中間人,一個平台。

由此,我們必須要考慮「中心化」運作的方法。

所謂的中心化,指的是 Youtube、Facebook 等地一直都有所謂的「內置 Algorithm」。根據這種內置的Algorithm,平台會傾向於推廣某種形式的內容(例如圖片)而不推廣某種形式(例如Link,字太多的文章),推廣某種互聯網流行關鍵字而不推廣其他。這些隱藏的「Algorithm、推廣的形式、關鍵詞」,或者說,平台的「遊戲規矩」,大概就是傳統所講的「中心化」,但中心化關注的,是形式上或者是作品結構的,而不是內容優劣的。而且,這種形式的要求(一般來講)是相對地穩定的(雖然我們也有Facebook 這種極端例子……)。倒不如說,正因為相對穩定,所以才可以反向利用,進行 SEO Poisoning、操作搜尋引擎排名等等。

畫廊的例子可以再用來說明這個例子。但要說明這個問題,一個最簡單的實際例子是「剪輯」。

動漫畫流行一種名為的AMV/MAD 片的「剪輯影片」,就是建基於「版權的灰色地帶」之上。這類全稱是「Anime Music Video」或者是「 Music Anime Dōga」(Doga=「影片」)的影片,是將「剪輯」和「混音」當成是一種藝術:透過剪輯各種「素材」的動畫短片,去聯合(外在的)音樂,串聯出一種敘事。

同樣地,Video Essay 在聲音之外,也是藉由操作和剪輯大量的道具和素材(=影片),去整理和二次創作出一種故事。問題是,這種藉由素材和道具剪輯的影片,在形式上其實和排名榜影片是一樣的:影片是建基於外來的版權物,作剪輯,而成。

如此,一刀切的否定「排名榜剪輯」,但又只是否定排名榜,就會跑入這種問題——「為什麼那種形式的剪輯就可以,我這種同樣形式但內容不同的剪輯又不行呢?」——繼而違背了網站的定位。網站無法在這些議題上插手,因為網站會成為了決定內容的展策者,推廣或禁止某種內容的影片(例如排名榜、吐槽),裁決某種內容比較好或比較壞,而不是一個不審查內容的平台。同樣地,針對「標題黨」,那也是內容上的問題(內容與標題的宣稱不符合)大於形式上(標題有大量流行的關鍵字)。

那為什麼 Youtube 等影片網站不在意內容,只在意形式?Bilibili 在名義上有一組審核團隊。但審核團隊的能力很有限,畢竟每日投放的影片那麼多,不可能全看完,只好靠機械掃查形式上違規(=版權物太多、擁有某些版權敏感的畫面、音樂、聲音等等)的內容。站在網站方的處境,要「靠內容的優劣推廣內容」,意味著你必須審查過足夠多的內容,做出判決。這件事用想像就知道是不太可能,尤其是以後,投稿數只會節節上升,要全部審核和看過一次,根本是不現實的想法。

但更重要的理由是,網站其實沒有動機去在意。處於網站方的角度思考,只要任何影片可以賺到足夠佔用你屏幕的時間,可以Plug 到廣告,影片的內容到底是十分鐘的 Poppy 呢喃自語,是十分鐘的文學評論,還是十分鐘的 Watch Mojo 排行榜,根本一點差別都沒有。只要賺到錢就好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是的,只要賺到錢就好了——但,回歸標題,為什麼會是低齡的觀眾?一部分原因當然是 Youtube 逐漸成為新一代的流行文化。我們身處在一個影像製作變得普及化、不管是觀看還是錄影都越來越簡單的時代,一個所謂的「影像世紀」。我們對「影像」的追求從電視轉換成Youtube 影片,但隨著越來越多 Youtube 影片趕上職業製作規格、電視節目搬運自己的內容到 Youtube,目前的Youtube 和Bilibili 只是一部有近乎無限頻道可供選擇的電視機。

那,為什麼是影像?理由太多——可以說是科技發展,是影像獨有的傳播效率。此處不糾結理由,而只想提出另一部分的原因:「影像網站出現低齡的觀眾」是「Youtube 影像娛樂變得普及」的一種副作用。當你要做大塊餅,網站的受眾自然會變得越來越廣闊。這一批低齡的受眾在為低齡受眾製作的影片,這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嗎?

最後,該怎麼解決呢?下面有三個方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但這也涉及一個問題:這種「萌二」的現象,到底是只有這一代人才有的的智商問題,還是說,「人不中二枉少年」,是每個時代都要經歷的集體中二病,只是因為互聯網發達,令這些中二病的片段更加外露?

因應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可以得出最後一個可能性:4. 我們什麼也不需要做,因為時代就是如此前來,如此流逝。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