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會是壓垮動畫業界的最後一根稻草嗎?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不認為會「壓垮業界」,但我認為,武漢肺炎會為業界帶來短期和長遠的改變。

短期內,其實武漢肺炎真正影響的東西並不多。諸如原畫、動畫、3D、配樂等等的東西,本來就不是需要到動畫公司坐在一起才能做完。日本國內的自由業外包可以在家工作,或者是在小城市的小公司裡工作。中國或東南亞的外包都是透過網路上載。只要有一定的器材,誰都可以在家裡做動畫的外包工作。

之所以中國的外包會在一月到三月初停工,是因為外包依賴公司的器材。但當時全中國都在封城,員工當然不能去外包公司上班。既然中國疫情(看似是)好轉了,外包最起碼可以營運。

話雖如此,武漢肺炎會影響幾個重要的製作工序。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像是動畫的錄影和剪輯,就需要工作人員坐在密封空間的錄影棚裡,這點在現在似乎有點危險。

動畫錄音需要聲優聚在同一個地方,但這也不可能了,也當然會促成聲優失業。

扯遠點講,就算製作組可以用電話或電子通訊向外包下指示,也總不能每次都用電話,長遠還是會需要面對面交談。

而且,實際上可以在家工作,並不等於製作不會受到影響。你雖然可以在家裡進行動畫製作相關的工作,但是,你需要事前與動畫公司接洽和溝通,理解業主的需求。偏偏現在這環境,正正是最不利溝通。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也不僅僅畫師,動畫的所有製作環節,都講求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像是劇本就需要劇本家、監督、設定考察等成員溝通。分鏡稿和每話的內容,就需要監督、製作委員會甚至原作代表溝通。製作進行要分配工作給外包的原畫、背景,也需要理解監督的要求,三方需要溝通。稿件也可能過不了校對,這時候又需要三方會談。

在現今這講求人與人之間要盡可能保持距離,甚至互相疏遠的環境底下,林林總總的溝通鐵定會拖慢動畫進度,甚至令製作動畫變得不可能。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除了製作工序,另一個明顯的問題是:製作委員會用以回收製作成本的副業,全部都癱瘓了。

展覽場地停業,意味著演唱會和見面會不能辦。本來還可以用演唱會賺一筆錢,或扣連BD和唱片促銷賺錢,維持粉絲的忠誠度。臨時取消演唱會,除了損失事前投入的場租訂金,也當然會少了一筆收入。

某些動漫畫產品相關的零售門市會直接休業。雖然Amazon或通販等東西依然存在,但現在主要的銷售途徑還是零售門市。一旦零售門市癱瘓,借漫畫、原著小說、精品、Figure、唱片、玩具等等周邊產品回收製作成本的如意算盤,自然也打不響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當然,最明顯的要數戲院:戲院不開門,劇場版不能上映,那製作組的收入就是零。《SHIROBAKO》上映了個多月錄得三億票房,看起來總比沒錢要好,但這個數字肯定比原定的預測要低。更不要講那些已經延遲的劇場版動畫:《新福音戰士劇場版:│·》、Heaven’s Feel III、柯南……

如果這些回收成本的途徑逐一因為武漢肺炎消失,動畫業界以後可能會更為傾重於串流發售版權說帶來的收入 — — 那也是唯一一項不受武漢肺炎影響的收入途徑。以後改編的作品類型、數量,也可能會有所調整。像是網路輕小說改編會暫時減少,偶像動畫/聲優偶像組合需要開拓新的收入來源,例如網路演唱會和直播。

會造成多大的傷害,視乎武漢肺炎在日本逗留多久。在這之前,還不如祈禱這季的新番不要再停播好了……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