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Christian Wiediger on Unsplash

我覺得這一兩年越來越多出現呢種情況:你站在長長的隊列後,拿著一抽抽的貨物。你望向隊頭,見到有個阿伯/阿婆想用電話俾錢,但俾極都俾唔到。

面對呢類情況,我會慣例黑面望著阿伯。我是個缺乏同情心的人,但與其說這是阿伯的錯,還不如說是支付平台的錯。

支付寶、AliPay 或者微信支付並不是香港的第一家流動支付平台。不計算八達通,大家或者也會聽過有 Apple Pay。只不過,Apple Pay 在香港並不流行。據講,香港曾經有八成人以上用過流動支付平台01 則說有五成),但前三名卻全部都是中國平台。明明是蘋果先來的……知名度也好,平台成熟也好,還是在香港登錄的速度也好,為何會搞成這樣?

讓我們倒回來思考吧。一項新科技要著陸,大概是這兩種方向的其中一種:

  1. 這項產品是一項新發明,而市場上有需要
  2. 已經存在著許多功能類似的產品,而我改良

大陸平台之所以可以登錄香港的主要理由,並不是因為香港有電子支付的需要(要是有的話,為什麼 ApplePay 會不成功?),也不是因為微信、阿里Pay或者支付寶比現有的支付系統/比起俾 Cash 方便(或者可能係,但呢個唔係重點)。一如阿爸阿媽阿公阿婆你三姑姐六姨婆都知道的:香港人是貪小便宜的民族。如果我可以用微信買野省下五元,存下一堆我永遠都不會記得的印花,我就會用微信——哪怕我根本連部電話係點用都唔識,除左用來買這家店鋪得到優惠,我就永遠不會再用。

換言之,這類電子產品的優勢並不是1,也不是2,而是3,因為我打了價格戰。

而這在長遠來講是不奏效的,因為價格戰意味著要花錢,燒公司資源做 Promotion。但 Promotion 總會有完結的一日,在這之前沒有建立忠誠度,也就不可能取代這類科技需要的元素——方便。

在大陸用這類平台俾錢,是方便的。方便,因為通街都是支援店鋪,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都用到。方便,因為你入錢唔需要去七十一或者去零售商。方便,因為公司丟了數以百億計的錢,去普及使用技術的方法,教育消費者點用呢類平台。當然,也可能有偽鈔、現金流之類的元素,但大致上來講,大陸的消費者用呢類平台,已經不再是因為這類平台有什麼優惠、特價、印花,而是因為這類平台已經取代了現金交易,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

而在香港,這些東西還未做到好似大陸一樣的規模,以致到我們並沒有體會到電子支付的優點,卻反而覺得多舊魚。也就促成本文開始的例子——當我前面的阿伯不斷在搞電話,嘗試在錯綜複雜的程式目錄和條碼之中搵到俾錢的賬號,我瞪著阿伯,像是不良青年一樣翻下白眼望下天。店員不知道是怕了我,還是見到後面開始有人排隊,只好開個新櫃檯收錢。

然後,等我已經付諸現金,將杯麵、零食和巧克力收入購物袋,那個阿伯還在搵條碼俾錢。不知道在我寫完這篇文,將剛剛買來的杯麵煮好,麵條發脹,變軟的這一刻,那個阿伯俾左錢未?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