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豬」是什麼?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Kiran kichu on Unsplash

「港豬」是什麼?

港豬是我們身邊常有的存在。那些阿太姨太。那些三四五十歲的中年大叔。雖然國籍和年齡不一,他們的口頭禪是,「我討厭政治」、「我唔識政治架,唔好同我講呢D」、「其實穩穩定定咩幾好咯,點解大家要講政治呢。」、「你做來又有咩用呢?」

「港豬」喜歡飲食耍樂,但絕對不是如某某 Youtuber 所講「放棄思考政治」¹,更不能與犬儒相提並論。

這是因為,「思考」是在腦內發生的行動。除非我們應用科學器材,觀察對方的腦部反應,我們其實無法觀察一個人有或者沒有思考過。我們只能用某個結論反推對方「有」或者「沒有」思考,或者是依靠對方的答案(比如說,假設對方說,「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判斷。這種實在不算是「放棄思考」。

當我們批評「某某放棄思考」,我們甚少是如字面意思,批評對方有或者沒有進行思考。那是責備對方得出了一個(看似)相當愚蠢和無稽的結論,質疑對方有否恰當的思考,懷疑對方是否「放棄思考」。

就算我們不就「思考」這個詞語咬文嚼字,假設所謂的「港豬」的確放棄思考,或者是蠢人,將這個結論設置成討論的完結點,這種結論很容易變成單純的圍爐取暖,意在營造一種「我地關心政治很高尚,你地咁蠢,你唔會醒」的一種「我聰明過你」的高尚感。

港豬這個現象,最起碼可以得出幾個有趣的問題:

  1. 「放棄思考」真的代表著沒有思考嗎?「放棄思考政治」又到底講了什麼?
  2. 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人們會成為「港豬」,「放棄思考」?
  3. 有什麼可能的解決方法?

「放棄思考」背後的保護機制

根據香港網絡大典的講法,港豬即,

用以指責「政治冷感」或「討厭政治」的香港人,只會以「搵食」、「為頭家」作藉口,對身邊的社會問題不聞不問。他們對抗議者冷嘲熱諷,甚至加以阻礙。

這個講法其實非常有趣,因為「政治冷感」或「討厭政治」有一個前提:要能「對政治冷感」或者「討厭」某件事物,我們首先要確定或劃定那件事物概略的範圍,為「政治」作一個大致上的分類。也就是說,對於一隻港豬,「政治」與「非政治」存在著界線。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不過,在現代,「政治」與「非政治」的界線在這幾年越來越模糊。舉凡打開電視機,看到藝人用普通話或廣東話回答記者提問,已經是一種政治表態。電影越來越多女演員或變性人演員,也已經是一種社會議題。甚至乎說,同性戀能不能結婚達哥用簡體字遊戲豬肉檔幾多錢一斤豬肉,下季交幾多差餉,醫院有幾多個床位,這些都可以成為一種「政治議題」。

我們活在一個就連廁所都可以政治化的時代。「政治」與「非政治」的界線其實並不明確,甚至乎可以說是不存在。港豬最大的特徵是,他們有著很明確的界線,規劃出「政治」與「非政治」的事件。前者分割,或譴責,後者則主動接觸之。而非常諷刺的是,在某些「非政治」的事件當中——例如,交稅、政府派錢、差餉寬減,甚至乎主動支持政府的遊行 ——也涉及非常「政治」的,與政策相關的部分。

就算置身在政治環境,仍想要堅持自己「絕對不搞政治」、「討厭政治」、「我中立」,這種強烈的保護機制正正是「港豬」的思考:為了維持著現況,港豬可是很努力地維持著「政治」與「非政治」的籬笆。

之所以會譴責遊行損毀和平,也可以說成是:因為地區性而且常規化的遊行,讓他們的「非政治生活」必須被「政治行動」干預,隔離開這兩者的籬笆逐漸被破壞,所以這批人才會如此譴責「你搞政治」、或對於這些「政治行動」感到厭煩。

為什麼人們會主動維護政治與非政治的界線?

記者問她知不知道女兒的擔心是甚麼?陳太說,「就是所謂民主自由吧,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年輕人想甚麼,我希望她好好找一份工作,不要參與政治,有民主自由,香港也不一定會變美好,最重要是大家可以安安樂樂生活。

香港警察支持者的詰問:為何反逃犯條例示威者要搞亂香港?〉/BBC中文網

那麼,人們為什麼會如此堅持「政治」與「非政治」的界線?這個問題,有幾個可能的答案。

第一,某些事件看起來與政治的關聯不大。比如說,要從豬肉價格聯想到中港進出口關係,又或者是從簡體字在香港的應用,聯想到文化政策和軟影響力,當中就涉及好幾層轉折。

我們當然可以把這些事件演練成與政治相關。只不過,當大多數人看到「達哥玩簡體字遊戲」,最先聯想到的大概不是宏大的文化議題,或聯想到簡體字是一種官方語言的統戰手段,而是更為直接的功效:為了方便。

當然,「便利」是個理由,也很大機會會是最直接的理由。但我們總是選擇性地無視了,或沒察覺到「便利」之外的解釋。

為什麼?可能是思考材料不充分。

假若我只會看TVB新聞,接觸 Whatsapp 藍絲Group內傳來的資訊,每日只會看大廈免費派發的大公報,我的結論也會受到這方面的材料影響。當這些資料只會重申這種「政治」與「非政治」的界線,我也會得出「廢青都收左錢去元朗示威」「美國民主黨議員煽動香港民眾」「CIA 手冊曝光!」諸如此類的陰謀論式結論。²

另一個可能的問題是,獲得新的思考材料和情報,需要耗費時間、精神和個人努力³。TVB電視撈飯、看免費報紙上班、靠朋輩之間的消息知曉天下事,這些自然而來的材料,足以滿足我們的好奇心。要在這種牢固的日常裡改變思考的方向,我們就不得不自己去找新的思考材料。為此,我們需要刻意去付款買蘋果日報、找Facebook的反送中專頁,才可以看到這方面的資料。

思考是困難的。但思考的困難,不在於人蠢無藥醫,而是源於思考需要材料和情報。獲取材料和情報進行思考,需要時間和個人的情報搜索能力。

而在這之上,就算我們的確獲得了思考材料,也意識到政治與生活有著緊密的聯繫,我們也可以得出支持政府,或者不支持示威者的結論。為什麼?

其中一種可能性是,因為人們不相信人民可以改變政府,並相信政府就是共產黨的傀儡。香港政府有一國兩制,但倘若真有「一國兩制」,香港的政治與中共的政治體系能獨立運作,中共就不會不斷發表對香港遊行示威的評論,「粗暴干涉香港政治」(借用外交部最喜歡批評美國的講法),而不是等由林鄭自己處理。

事實就是,香港特首是在沒有民意基礎的情況下「當選」的。香港政府是中共的地方政府,而中共是個強大的獨裁政府。不少在七十年代逃離中國的香港移民,又或者是近年的新移民,大概是在體會過這種無力感,才會悲觀地認定所有的遊行示威都無用。近幾日出現的「共產黨幾時派解放軍落來」的陰謀論揣測,也就是這種邏輯被煽動、繼而放大的結果。

另外,改變,或任何種類的遊行示威,有其陣痛期。

示威期間,我聽到長輩說得最多的說話,不外乎「搭唔到車」、「示威遊行影響我的生活自由」。人們無法體會到示威遊行處理的議題,與及想像這種議題一旦被解決以後的好處。可是,他們卻會充分地體會到示威所帶來的生活阻礙。

與其說是支持政府,還不如說是維持原狀。示威或遊行等等慫恿改革的社會運動,等同於有著改變既得利益的風險。我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這類人總是跟隨著黨媒的文宣路線,喜歡將「和平」、「穩定」、「繁榮」等等字眼掛鉤在一起用。彷彿這三種描述是相似或有聯繫的:只要社會能穩定下來,變得和平,在偉大的領導人的帶領之下,社會就會變得「繁榮」。

假若你對最後這點有所懷疑,不妨試下在Google輸入「和平穩定繁榮」這組關鍵字。

有什麼可能的解決方法?

最鍾意在 Youtube 睇人煮飯,例如 bon appetit、Binging with Babish、epicurious,或者比較小眾少少嘅 TheWolfePit 講微波爐食物。

NOW TV 新聞是好物,大家都需要有。倘若可以,請考慮買一台能在電視機內放Youtube N台聯播的機頂盒。鴨寮街幾百蚊有交易。(而且宜家Youtube咁多野睇,Gordon Ramsay、Jamie Oliver 都有 Youtube 頻道教煮餸啦,屌你仲睇TVB?)

假若你有喜歡讀新聞的家人,推薦訂閱蘋果新聞,或網媒,例如獨立媒體、USP、立場新聞、本土新聞,或求驗媒體等等專頁。

有時間的話,請多與家人討論時事。就算你的家人是深藍,理解對方也是很重要的。這些基礎的孝道精神,唔使我教掛?

遊行示威帶來阻礙,但這種阻礙的對象,並不限制於反對或支持示威者的陣型,而是對所有人適用。

最後,我認為,關鍵不在於對長輩說教,解釋為什麼「豬肉價錢」、「簡體字」或「廁所」可以聯繫到政治。這些故事的道理,志在說明:「政治」無分大小。

人們之所以會相信自己「無法為政治帶來改變」,源於「政治」看起來總是十分遙遠,總是涉及到政府架構、文化、社會、政權等等規模過於龐大的問題。「地區性」的改革,力量雖然微小,既可以聯繫到更大的議題,同時也可以帶來改變。

像是屯門公園的示威,其意義不僅是為屯門公園的現象「撥亂反正」,還在於讓當地的居民參與政治運動,提供了一種大家都可以參與、有著明確目標和執行方法、而且會帶來確切的改變的運動⁴。

備註:

1 無數人曾經傳過這條片給我,但我自己的感覺就只有幾點。首先,學術引用的部分引了好似沒用。其次,我完全不認同他對於政治冷感的解釋。其三,犬儒嚴格來講不算是一種政治冷感或港豬。犬儒也會看政治,但他們看完以後對一切選項的反諷,其實是一種逃避選擇,繼而逃避傷害——沒有選擇陣型,也就不會失敗;不會失敗,也就沒有傷害。我會想起 Ian Bogost 寫反諷的時候提及到的一個現象:反諷代表了既不參與也不拒絕、是一種迴避真誠和藐視的逃避,「反諷是⼀個圍欄,像⼀份保險,防⽌⼈們遭受進⼀步的磨難。反諷豎起了⼀道防線,防⽌真實世界接近我們。」(《玩的就是規矩》,Ian Bogost)2 我其實覺得所有陣型都有陰謀論。最常見的陰謀論式期待是,要讓美國政府主持或維持香港的民主進程,例如某某心理學。去探討陰謀論背後的恐懼和不信任,也許會很有意思。3 我懇求大家不要再隨便在深藍的 Page 留言。Facebook 的玩法是,只要你俾任何種類的 Engagement(例如,留言、點贊、Hide),對方的 Post 就會更容易出現在一般人的 Timeline 上面。呢種互動,其實無助「喚醒」一般的被動讀者,而只是間接為對方推 Post。同樣道理,一個月前傳過的什麼「你們的父母都不愛你」的「黃絲青年」,其實本身就有兩層陷阱。第一層陷阱是,呢個訊息本身很容易在網路媒體爆發開去。第二層陷阱是,有太多人去「回應」這種論述,間接導致論述獲得曝光,並墮入對方設定的議題——也就是「愛」與「不愛」你的父母與政治的關聯。政治無關愛,而是比起個人的愛恨更為大的事物。或者說,生活本身。借用最近玩《Vall-Halla》讀到的一句對白:「生活就是我們每天在經歷的戰爭」。4 結論受小熊英二《如何改變社會》啟發。有興趣的可以讀一下這本書。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