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小。

「我的確對檔案分享存有疑慮,但這和著作權人格與及錢無關。真正有問題的,是當檔案以一種大眾共享式的模式,讓所有人得到所有資訊的情況下分享,任何特定的脈絡或觀眾都會由此抹去。對於一些從非主流的角度出發,為了某些被剝奪權利的聽眾而生,而有關於小眾議題的小型作品,這番話就特別重要。一如我在《Soulnessless》的「須知.pdf」裡提及到的是:「很不幸的是,一個找到上載的檔案的生命週期與輸送管道,很快就會因為各種各樣的「爬蟲」與及「機械人」、與及特定用戶無差別地複製和歸檔化所有網路資訊,完全漠視一切脈絡,繼而失控。」一旦某些資訊落入錯誤的手上,很容易就會造成不欲帶來的詮釋。這些詮釋很有可能會傷害那些作品本來想要協助的團體和人們。(舉個很極端的例子,你可以看看薩爾曼·魯西迪曾經因為基進主義者對《撒旦詩篇》的詮釋,而被逼逃難)

在這線上的時代裡,我總覺得線下交換資訊非常有價值。比如說,從社會上來講吧,將一張實體 CD 的複製品在現實裡交給一個朋友,以交換一些重要的資訊,與及將 CD 上載到一個檔案分享網站,給政見未明的陌生人,其實有著很大的分別。這種資訊分享當中存在的個人責任,正正是那些什麼都上載上網給任何人的人們所缺乏的。他們之所以分享資訊,很可能只是出於良善的動機;很可惜的是,當中衍生出的無責任感,卻會背叛了他們。作為觀眾,我們會否盡責,去小心照顧「地下」資訊的分享與及文化運動?」

「……在我持續地抵抗這種講求增值的經濟裡,我覺得自己的曲子過於備受矚目,太容易被找到,太顯然易見,也招來過多不必要的眼光。很明顯地,這些曲子招來了太多我不慾招來的眼光,尤其是那些在網路流行之前製作的曲子。雖然我不想在這裡官方地指明該怎麼使用我的創作物,我希望讓事情變得較為低調,鼓勵聽眾互相實驗,嘗試各種更為個人的、更為受控的、更為貼近脈絡和有意義的分享與支援形式。換句話講,我希望能靜靜地讓我的音樂酷兒地過下去。可惜的是,我這些或者可以看成是卑微和微小的行動,結果被轉化成自大地在 Youtube 的版權申訴……」

--

--

香港人。負責寫字。長期憂鬱。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