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串流,我們可以付多少錢?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Darling in the FRANXX,本季其中一套在愛奇藝串流的動畫。

如果要講這幾年有什麼很明確的潮流,那就是可以「合法地」看動畫的手段的串流平台:Bilibili 也好、愛奇藝也好、台灣巴哈動畫瘋也好、香港ViuTV 也好,這些都是新晉的渠道,讓人可以以合法的形式看、下載、分享帶有中文字幕的動畫。

在日本,「網路串流」其實早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Nico 動畫本身就有大量免費的新番上映會、動畫,可以隨便觀看。問題是,Nico 動畫的所有日本動畫鎖上了地區限制。儘管如此,Nico 之類的網路串流在日本國內仍然解決了好多問題。除了是因為用Nico 之類的平台、看彈幕流過,不如一個人看動畫那麼孤單,還是因為,不少日本動畫都是深夜(約莫凌晨十二點~兩點)播放,而日本國內的年輕人看電視的比率逐漸降低,變相讓「網路」成為了日本看動畫的主要手段。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愛吃拉麵的小泉同學》,本季在Bilibili 串流。

至於國外,串流服務解決了許多現有的問題:價廉,物美,而且合法。就只是,但憑藉目前在外國動畫串流、音樂串流等等公司的結果,我認為串流仍有很長的路要走。最主要的理據是,目前沒有多少間串流公司,可以以串流服務賺到錢。基於這個理由,我很懷疑未來的串流公司會不會成功,也好奇這種潮流能否持續。

要解釋串流,或者可以先從串流服務與賣點出發。不少串流服務所提供的服務,一般都可以以「更新新作的速度」、「資料庫的完整度」,與及技術性的「畫質、可以播放的平台、觀看的速度」等三大標準,來量度

換算成實際標準,即是找舊番、舊作,要齊整;新番更新速度要快要多,字幕也不能翻譯得太差,最起碼不能口胡。最好就是播放畫質不要太差,720p 是基本,1080p是合理,高清就最好,還不能卡卡的。

在這三個條件之上,串流服務的月費低廉。舉一些例子:Spotify月費港幣78、蘋果音樂月費港幣88、Netflix高級版月費93元,這些價錢可能連一張正版的CD、一套電影的影碟,或者一張稍微貴一點的電影票都買不到 — — 更加不要說便宜得嚇死人的Viu TV(38)、台灣的巴哈動畫瘋,或者是中國的Bilibili大會員(大部分動畫皆為免費,但會員價25元)。以香港(或者是中國、台灣等地的)物價來講,這些價錢其實還是很貼近生活的。

講完消費者,接下來開始講公司。一般來講,平台有兩種手段去獲得資料庫。

一種如Netflix、Crunchyrolls、Bilibili等廠商,透過出資製作或購買播放版權,繼而獲得在網上播放作品,收取廣告費的權利。另一種則是類似Spotify、Apple Music等等公司(或者是大家都熟悉的Medium),會按照播放樂曲之間插入的廣告、會員流量,與各大唱片公司代表、廠牌、與樂團拆分收入。而有趣的是,這兩種手段所導向的結果,其實都不完美,問題並沒有被完全解決。

按照廣告流量拆分收入,基本上只會導致貧者越貧,富者越富:諸多流行歌手、或者是擁有大量舊版七八九十年代「金曲」的跨國唱片集團(例如華納、索尼等等),只會越來越有錢。

大型的唱片公司佔了整個播放資料庫的大部分內容,議價能力自然高,每個月收到的錢自然只會越來越多。同樣地,流行歌手是每個串流平台最好「銷量」的「產品」,收到的錢自然多——例如Rihanna在15年就有超過十億流量,獲得了八百萬美金。

相反,小型的音樂廠商、獨立樂隊,既缺乏流量,也可能缺乏舊有的 Catalog 去洗流量,變相缺乏缺乏議價能力 — — 是故,曲子的確有被播放,但每個月只有幾千點擊——而我們已經聽過無數個類似例子。早年,我們聽過 Thom Yorke 將所有Radiohead和自己的音樂下架;近年,我們有Taylor Swift 在1989 出版之前,急忙將自己的音樂從Spotify 下架,理由是,串流雖然會賺錢,但串流在本質上其實亦是與唱片出版競爭:假若我可以在Spotify 聽音樂,那我為什麼還要買唱片?

準確點講,到底串流平台開價有多低?The Verge 在2015年的報導就指出,每次聆聽一首音樂,歌手所收到的錢介乎在每一千點擊6~8.4美元。福布斯在2017年的文章也指出,儘管Napster的價錢是眾多公司之間最高的,他們的比率是每千點擊16.7美元。他們估算Spotify是$3.8,而Youtube每千點擊只價值六角美元。

一部分的歌手每月收到的Spotify費用,連買一杯星巴克的咖啡也不夠,還得在各個版權持有人之間均分。另一邊廂,流行歌手卻藉由Spotify的制度,收到一筆大錢。而且,根據Digital Music News 的報導,在這個過程之中,Spotify等串流公司似乎還要補貼,導致平台長久以來都是虧損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那麼,我們算是理解了 Spotify 之流的「多勞多得」制有什麼問題。目前的動畫串流平台又如何呢?

目前的大部分動畫、影片的串流平台都是買斷制。在這種制度下,動畫廠商會收到錢,自然不出現上面這種「明明有播放,但收不到錢」的奇怪情況。但這也只是說明了,虧損只是從製作影片的一方,轉移到購買影片版權的一方,而不是消失了。

在這種情況下,串流公司要抵償虧損,一般只有幾種方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B the Beginning, Netflix 獨家播放的動畫。

要不是如Netflix一樣,擴大基數。他們每年投資幾十億甚至上百億美元,就只是為了賺取一億多的盈利或者勉強打平——以投資來講,這種龐大的投資量和回報額簡直就是不成正比、而且極不健康。他們將這種龐大的、風險極高的前置投資,看成是一種「催谷用戶基數成長」的方法。

另一種方式則是如Bilibili一樣,以網站的其他服務「養」動畫播放服務;Bilibili的釘宮病中毒者指出,「普通的(單集)動畫播放權費用已經被炒到……一百萬人民幣以上」,以致到動畫出口已經成為潮流,按年增加出口量。

故勿論釘宮病中毒者的其他意見是否正確,每季光是要播放數十部的新番,還得獨家,本身就已經是一筆高昂的費用,得依靠Bilibili其他類型的服務「回本」,用其他服務養動畫流量。更為仔細的講,2017年的騰訊報導就指出,「B站的遊戲代理和聯運收入……佔總收入中的佔比高達95%。」

很明顯地,諸多新公司都不可能會如Bilibili或者Netflix一樣:沒有多少公司會丟幾十億到幾百億美元的前期投資,也沒有多少公司會可以做到Bilibili這種靠遊戲服務「回本」的做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而上述這兩種情況,或多或少其實都說明了:依靠會員費的串流服務,在短期內基本上是注定虧損的。單獨存在的串流系統不太可能成立。這也回到文章開頭所寫的感想:除了一些很極端的例子之外,目前沒有串流公司可以順利的賺錢 — — 例如一年前,UACG提及到,巴哈動畫瘋只有.54% 的用家付款。

這也帶到我們的第三點 — — 大部分的動畫沒辦法買到所有作品的版權(又或者說,被搶奪了「獨家播放」的權利),而只有有某部分新番在某個國家的播放權利。根據維基的資訊,美國人只能在Amazon Prime上看《Beatless》、只能在Crunchyrolls看《露營》。而美國公民還不能看《紫羅蘭永恆花園》……因為美國不播放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Yuru Camp,本季在愛奇藝播放。

走出美國,回到香港,當我檢查Crunchyrolls的網站,我只看見《FRANXX》與《露營》這兩部新番。而這似乎也說明了:就算我們再怎麼樣「神化」串流服務,這些平台仍有其局限:走出中國以後就不能再看的動畫,走出地區以後就不能再玩的遊戲,不能再聽的音樂 — — 這些都令人意識到:我們所購買的是「享用媒體資料庫的權利」,而不是單獨的購買一部動畫。

這些局限會動搖我們購買串流服務的意欲 — — 還記得那三條在文章初期提及過的標準嗎?這種觀看的模式,與「資料庫的完整度」、「更新速度」等等直接相對。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小魔女學院,Netflix 出資的動畫。

對於可以選擇Bilibili和愛奇藝的中國人,當然是萬事大吉,還可以選平台;台灣雖然選擇沒那麼多,但還有動漫瘋;美國還可以看Crunchyrolls、可以看Amazon Prime ,或者Funimation— — 那麼,香港呢?沒那麼多選擇的其他國家呢?一季有幾間不同的公司買了不同種類的版權,每季看新番,就好似龍珠一樣要集齊幾間公司的會費,先可以睇完新番的動畫公司呢?

在這些情況下,有人會問,為什麼不仿效Steam?在我寫這條的時候,知乎上有類似的解答

「現在動畫也不少了,是時候辦個庫了,片子還是可以免費看,但是高清晰度和擁有該視頻的各種附加權益要收費,每買一個動畫可以在庫裡+1,一個動畫盡量賣便宜點,讓人感覺少買一包零食就能買得起了,然後每個人ID旁邊加上自己擁有的動畫數,每10/25/50/100等等可以獲得一個徽章,一個稱號, ova對應dlc……

時不時搞一些活動,什麼京都成立幾週年啊,EVA誕生幾週年啊,把這些作品打包一下便宜賣一賣,加上各種 -25%、-33%、-50%、-75%,給人一種賺飛了,不買就虧了的錯覺。」

雖然這篇文的原意並非關注Steam,但這種意見令人想起Netflix 的多階會員制(對應不同種類的附加權益)。按照巴哈動畫瘋的數據,與及眾多收費會員轉換率差劣的音樂串流公司,就算付款的數額不多(可能只是一塊幾毛),基於轉換率不夠高,我懷疑這種方法會不會可以填補 Bilibili 的動畫收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比宇宙更遠的地方,Bilibili(而且沒有鎖區!)

何況,這種模式亦會掉落Spotify等公司有過的問題:大家都愛看《Pop Team Epic》、《京紫》、《露營》、《FRANXX》。為自己喜歡的作品付錢,理所當然。但誰為冷門番 — — 如《比宇宙更遠的地方》、《刻刻》付錢?誰會想要承包那些幾十年前的冷門動畫?是不是說,假若動畫不熱門,想要觀看的人數不夠多,只有利基市場,那就不重要可以不引入?

在這條思路之下,我們又還是得回到文章初提出過的三個問題:動畫齊整嗎?更新速度快嗎?播放得流暢嗎?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OVERLORD II,本季在Bilibili 播放,沒鎖香港。

何況,只要一日承包收費和權利的是Bilibili,上面提及過的問題就沒有改變過:羊毛總是要出自羊身上,總是要有人承擔風險。差在羊到底是片商、是轉播者,還是說,是這篇文章一直逃避不談,樂於付錢支援正版,認為「串流」了就萬事大吉的觀眾。

文章寫到這裡,還是得問各位讀者:到底我們所付出的錢,有多少「支援」了應該收到錢的動畫商和中介,而這筆錢又夠嗎?為了看正版動畫,我們願意一個月付多少錢?

本文原文刊載於文學少年的房間.II,Medium 版經簡略改寫、修正和增補例子。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