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需要「女流」?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Jonathan Chng on Unsplash

在傳統的運動界別裡,分開女子和男子組是常識了。大家普遍可以承認的是,女子和男子的生理體格構成略有不同,讓兩組人在講求體格的比賽上同場較勁,並不合理。於是就會有女子組和男子組。

然而,脫離傳統運動的範疇,走入俗稱「Mind Sports」類的智力運動— — 例如象棋、麻雀、橋牌,與及近年新增的電子競技 ——你仍然可以找到有所謂「女流」或者只限制女性參加的「女子組」比賽,又或者是只有女性才有拿獎資格的獎牌。

嚴格來講,智力運動沒有「男子組」比賽,只有「公開組」和「女子組」比賽。比如,國際象棋就有專門給女性參加的比賽,也有公開組會有女性棋手參賽。將棋也有西山朋界,一名在女流屢創佳績的選手,毅然選擇考(傳統來講以男性為主的)「獎勵會」。就在今年,西山在職業棋手最後一關的三段聯賽,與職業棋手的資格擦身而過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Randy Fath on Unsplash

或者你可能會問:既然智力運動不講求體能,為什麼又需要分組?難道男生的棋力天生就是比女生要強嗎?棋力和智力也是體格的一部分嗎?

之所以要分「女子組」,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鼓勵更多的女性選手參賽。

因為社會因素(例如,亞洲社會對男女性的期待不同),心智運動一般都是男多女少。為了鼓勵更多的女性能參與競賽,也為了讓女性有發揮和靠著棋類養活自己的機會,所以才有了女流組別或女流參賽資格。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題外話,日本人總喜歡向女流開刀。女流例如岡田計錯分,或瑞原錯過了八索,Twitter 就一定會有一批人丟石頭,說你們這批女流憑什麼打牌。男性 Pro 例如沢崎誠少牌、錯立,或者萩原聖人鳩打,大家就會話我體諒啊,都是人呢,這是娛樂性並重的日麻啊。這根本是歧視,是日本人覺得女流就不及其他雀士的證據。

最多人認識的例子,或者要數日本的隊制麻雀聯賽 MLeague。聯賽規定,每隊都最起碼要有一名女性選手,也促成許多本來寂寂無名的雀士(例如丸山奏子和瑞原明奈),一舉成名。

類似的鼓勵政策其實不僅僅適用於女流。為了鼓勵學童參加,所以日本總會有小學生將棋大會。國際象棋也會有所謂老人組的比賽,又或者是限制等級分門檻的比賽組別。那麼多種帶有限制的比賽,說明了智力運動的世界並不一定只是追求「更快、更高、更強」。多樣性也是很重要的。

也不是說這些界別或者女流,就一定比男性的職業棋手要弱。之所以要舉出這些例子,旨在說明:除了讓強者發揮,你還需要創造一個能夠包容弱者,讓初學者也能踏出第一步,繼而逐步改善的環境,這才可以談改良進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女流」的未來會是怎麼樣?其實棋壇也有呼聲認為,「女流」這一組別,阻礙了女子棋手發展。在國際象棋,歷史上女性等級分第一名的特級大師 Judit Polgar 就曾經評論過,長遠目標應該是要取消女子組,讓男女可以於同一賽場上比賽。同時,現役最強的國際象棋女性棋手侯逸凡,就曾經在2019的訪問補充:或者女性的平均等級分會提升,但要挑戰世界冠軍的寶座,在未來好幾十年的機會率很微。侯始終認為,男女有別,兩者不能類比。

雖然侯逸凡和 Judit Polgar 意見不一樣,兩人有一個共通點:兩人都離開了女流界別,挑戰男性棋手的霸權,稱得上是戰績彪炳。這些挑戰的機會,大概不是留在女子組就可以實現的。

當然,濫用運動員的名義,既不打算挑戰自己也不打算挑戰門檻,最重要的是什麼成績也沒打出來,那大概就連運動員也稱不上,而只是單純的打遊戲的直播主或業餘玩家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