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承受的重:《龍王的工作》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龍王的工作》或者不是一部上佳的作品,但它是一部有趣的作品。它的確有值得批評的地方,但大部分人都講不出《龍王》值得批評的地方在哪裡。這篇短篇的文章,既想要讚,回應一個常見的批評,亦想要指出某個龍王無法避免的問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先講最多人批評的事情:「將棋動畫沒將棋,變成了賣蘿莉」。這個問題固然可以成為批評,但也是個有點廉價的批評。我的主要理據是:動畫終究要面向大眾,而大部分觀眾根本不會下將棋。做太多講究細節的將棋橋段,或者是描寫棋手連續幾集都在下棋,講究開局理論、兌子、運子、介紹什麼是三間四間中飛車相掛一手損換角,或者是寫兩三集棋手在交換開局理論,會悶死一般人,也失缺了動畫推廣將棋的意義。

另一個問題是,大部分經典的棋牌類遊戲動畫,其實焦點都不在棋牌遊戲,而是在於角色。《棋靈王》的焦點是佐藤光一行人的競爭和氛圍,而不是社清春初手五之五、進藤光回敬天元。《鬥牌傳說》雖然寫了很多麻將橋段,但不少麻將橋段都不準確;而且,麻將橋段帶出的心理描寫,才是《鬥牌傳說》的焦點。《SAKI》的焦點也不是打麻將,而是少女之間的情誼,或者說,麻將桌上衍生出的百合。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同樣地,《龍王的工作》的焦點也不在將棋,而在於人。一如上面棋靈王的例子,作品假若要擺出棋路,一般都要將棋路轉換成一般人也聽得懂的語言。例如說,比起描寫名人擺出了相掛,解釋相掛的棋路進退,作品會將這件事轉化成感覺和詮釋。比起解釋桂香的棋路是好是差,八一對桂香的描寫和旁述(下出了不像是桂香的將棋,極具鬥心),也是將棋轉換成棋手的個人記憶、性格、智慧與及風格的展現。這也證明了,將棋在作品裡不過是一種手段,焦點始終落在玩家身上。

是故,《龍王的工作》的焦點,在於人。更為準確的講法是,在於清瀧一門棋盤內外面對的競爭。而《龍王的工作》其中一個有趣之處,在於明確拆開不健康的的競爭與健康的競爭:壞的、惡劣的、「棋痴」所邁向的,是不顧一切的實力追逐,而且最終的目標終究是為了個人利益。好的競爭邁向的是雙贏 — — 最後名人與八一的對局,就被寫作是為了培育八一的實力,為了邁向更好的對局,所以才競爭。換個講法:打倒八一,是為了更好的八一。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清瀧一門的輩份關係。具體點講,比起「師徒」,《龍王》的清瀧一門是互相扶持的。

傳統的「師徒」關係是,師傅有絕對的權威性,而且輩份越高的長輩就越是無敵,無需晚輩輔助自己。作品有這類強調長幼有序的階級觀,但同樣地豐富的是,作品有大量超越這套輩份價值觀的描寫:輩份較低的人物協助師兄、長輩,或者師傅。

一個很明確的例子是,作為弟子的雛鶴愛善解人意,會扶持老師,支持老師的作為。作為同門師妹的桂香,在第四局鼓勵了陷於難關的八一。這種同門師兄弟互助、互相扶持的情緒,最令人想起的,並不是角色老是掛在嘴邊的師徒兄姐弟之類的論資排輩,而是「家族」關係所蘊含的無條件的愛。一如早前所講,「強大不僅來自個人研究,還可以源自於其他人」,那個其他人不僅來自對手,還可以來自同門師兄弟,或者來自其他棋手。回到上面的講法,則是「雙贏」。

當然,我說《龍王的工作》不完美,源於文章開場提及過的那個「無法避免的問題」:棋手被寫得太遙遠了。棋牌類、運動系動畫的運動員,總是會被寫成是某種光鮮亮麗的天才,彷彿他們不需要訓練也可以贏棋,不需要幕後準備、犧牲私生活,也可以維持成績——有點像是最近寫藤井聰太的新聞報導:一堆勝利球迷,報喜不報憂。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實際上,棋手,或者說,靠「勝負」維生的所謂「勝負師」,其實生活異常枯燥。大部分時間裡,棋手所做的其實就和十一話的八一相差不遠:呆在自己的房間裡做電腦研究、與朋友做團體研究、下網棋、讀書、解詰め将棋,總而言之就是要變得更加強。作品很常描寫角色參加活動、解說、寫觀戰記錄、對局。而這些終究還是少數例子,依賴協會推薦和安排,也很講究棋手的成績。

當然,「棋手太遙遠了」,其實也只不過是「將棋動畫沒將棋」的一種變體。要是「棋手」這職業不夠有趣,生活平凡,這也不夠吸引人了。同樣地,要是《龍王的工作》裡每個角色都是掙扎中的桂香,或者每話都是八一對雛鶴愛說教勝負師的條件,這樣的將棋業界也不太光鮮亮麗。那可能會顯得太過殘酷,恐怕也不會那麼受歡迎、甚至有點負面和「現實」過頭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就只是,將棋業界也好,勝負師這種職業也好,本身就是如此殘酷和不講理的格差社會。《龍王》沒有隱瞞這點,其描寫勝負師世界殘酷的場景比一般作品要多,這也是我欣賞《龍王》的另一個地方。就只是,當作品最後還是回到一群人快快樂樂的賞櫻下將棋,生活最終還是可以過得如此順順利利,我難免會覺得,這種殘酷恐怕是動畫無法承受的重吧。

PS:作品嚴重誇大了將棋最終解的重要性:就算棋類遊戲(例如國際象棋、蘋果棋、雙陸棋)有最終解或者最佳手,這也不代表這些棋類遊戲會玩完或者得出結論。理由是,可能的分支樹太多,棋手根本不可能靠背誦記住所有的發展。

棋手追求最佳一手是一回事,是一種風格;追求遊戲的最終解,倒是一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