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人仆街最開心:《悪魔の質問》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趁著今天沒什麼動畫好寫,再加上Faker早前評到《黑鏡》的〈 一千五百萬點〉趁著這個機會來講一部大概不太多人熟悉的作品:オオハシタカユキ的單行本《悪魔の質問》。

《悪魔的質問》之所以一直以來都想寫,源於這個故事有個非常有趣的設計:縱使故事裡完全沒有指涉到任何關於讀者的內容,但是我卻覺得,「讀者」不僅在故事裡被指涉,在最後更成為了整個故事成立的理由。

《惡魔的質問》的故事非常簡單,直接。故事設置在一個電視台的遊戲節目。這個節目類似外國遊戲節目的定位:「上游」的捷徑 — — 可以在短時間內贏得大量的現金、獎品,而這個數目是「Life-Changing」的,足以改變自己的階級、身份。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惡魔的質問,第四章

女生懷著想要實現的願望參與遊戲節目,當中的願望包括錢、對自己的性器官/胸部大細的不安、從鬼魂變成擁有實體的人類、整形、想要成為扶他(是的,這個故事有極多扶他的人物),或者是發展到故事後期變成了推翻遊戲等等慾望。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不同的是,外國的遊戲節目失敗了,一般都只是打道回府,下次請早。遊戲的女生挑戰遊戲失敗,或者遊戲的過程中,會被作品中的機關施以懲罰、整蠱(什麼懲罰就大家都可以自行想像),而女生會因為抵受不住這種懲罰的「快感」而失敗。這種結果要不就是指出,女性對身體、錢財的願望被扭曲,誇張化,要不就是指女性自甘墮落,在這個比賽的過程中,「領悟」到性愛的快感——一如結局指出,所有女性都被解開了比賽期間施加的控制,卻仍然沉醉/享受著這種性愛的快感。這種「讓男性點出異性性愛的快感」,繼而描寫女性被征服的橋段,或多或少都蘊含著性別主義,亦是非常常見於男性向漫畫/同人本的題材。

但是,除去性愛的部分,單純將這個故事看待成批判追求慾望和慾望的扭曲化,整個故事頓時變得極為現代,是些正常得奇怪的現代人焦慮:憂慮胸部太細、太大、因為想要減肥而上節目、想要藉由遊戲電視節目(成為扶他,繼而)展開事業的第二春、缺乏實體的鬼魂想要還陽。這或者會令人認為,這些故事假若脫離了情色漫畫的前設,或者像是在讀某種具有教化意味的故事 — — 彷彿在教你現實該做什麼,而不該做什麼。

但,毫無例外的是,故事批判這些慾望不過是貪念,只有肉慾是唯一可以被正當化、被承認、不會被貶斥的慾望。而且,要作出這種假設,你得忘記這些是放在一個人設頗有肉感,眼睛比例偏大,還得常有阿黑顏、扶他(陰陽人)、亂交、觸手、魔法戰鬥,甚至乎出現陰莖格鬥等等「反現實」的世界觀裡。

而且,整本單行本最特別的是,「故事」雖然是在描寫遊戲節目,但長久以來,這個遊戲節目將「觀眾」完全背景化;以而這也回到這篇文章最開始的假設 — — 或者說,一個跨步:「觀眾」其實並不是缺席了,而是花身成兩種不同的身份。

如果說,男性讀者假如要「使用」漫畫,最直接的方法是代入「上了」少女的種種機關,劇中觀看電視節目的「觀眾」在最後加入遊戲,成為遊戲的機關和主持人威脅封印遊戲的英雄,則是將讀者=機關=觀眾的角度挑明。事實上,劇中的觀眾持續購買收費電視台的Subscription,以維持節目運作;作品的完結也是節目的完結——這樣的關係與在現實裡購買漫畫的讀者,支撐漫畫=節目繼續運作的原理,其實是一致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是故,和傳統如《開司》、《Liar Game》等描寫男主角「征服遊戲→知道遊戲的真相→推翻遊戲/終結遊戲」,又或者是如《America’s Got Talent》等等「實現夢想→夢想被觀眾和評判實現/否定」的電視節目結構不同,《惡魔的質問》並不是為了觀看女角實現夢想,知道遊戲的真相,繼而推翻遊戲的設計。「實現夢想」也從來不是一種可能性,而是一場擁有正當性的合約騙案 — — 遊戲的規矩就在這裡,只是你玩不過,你自己無法忍受慾望。

如非必要,我們與及作者=營運也不想要遊戲完結。我們想要女角仆街。因為,渴望女角正義,堅守忠貞,到頭來只會反身挑戰我們作為讀者的慾望和正當性。更為直接的講法就是,假若女角迴避了所有設下的陷阱,也沒有墮落,繼而推翻這個體制,沒有女生會再實現願望/被「懲罰」,這個故事也就此完結,我們會向漫畫家/節目主持人丟雞蛋。在這種正義的發展下,我們作為故事裡的觀眾也就此被矛盾地否定 — — 而我們或者會覺得:褲子都脫了,你只給我看這些?說好的性愛場面呢?這還能算是十八禁漫畫嗎?

所以,唯有在女角們失敗的時候,我們作為漫畫讀者、電視節目的觀眾、「性技擁有者」、「遊戲體系」的征服感,一種「我是為了告訴你作為男性/女性的真正的快樂,才要點化/征服你」的「Rape Fantasy」(宇野常寬調),才會被彰顯、被同意、成功。

但如果說傳統的動畫、同人本,在作品裡總是消滅了這種擔當「旁觀者」的角色,《惡魔的質問》(與及《黑鏡》的〈一千五百萬點〉)則是透過劇中劇的「電視節目」設定,將這種關係明確的顯露出來:我們心安理得的看電視節目,因為電視節目是假的,具有距離的,是高高在上的。我們說服自己:一切都只是一場演出,什麼都會回歸正常 — — 嘿我們甚至沒有參與呢。而這是錯的:一如觀眾支撐節目,旁觀節目,最後演變成參與節目,成為嘲弄女角的其中一種機關,「觀眾」從來是整個節目裡的其中一環。

當然,我們可以安慰自己:一切都是假的,你不能分不清楚現實與漫畫之間的關係。但怎麼樣從這樣「虛構」的批判,看出我們與媒體、電視節目、「真人秀」之間擬幻擬真的關係,大概就很有意思了。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