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的騙局》,或者其他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草率的而且不完全的讀完《知識的騙局》。感想是,艾倫索卡(Alan Sokal)的方法證明不了什麼——又或者說,我不太能理解為什麼會有人想要寫一本這樣的書。

《知識的騙局》衝著的是二十世紀的一群所謂「後現代學說」。二十世紀的其中一種潮流是,人文「科學」家企圖在人文與科學學說之間找到關係,為自己的理論披上科學根據,例如作者沒有提出的胡塞爾、近這幾年的巴什拉。但在作者的眼中,大部分的人文「科學」家大沒有必要去引用科學理論,畢竟人文科學家寫科學理論,好多時候都是引用得錯漏百出,或者無從理解:例如宣稱「 E=mc²」蘊含著性別主義的路希‧伊莉嘉萊、亂作名詞的布希亞、莫名其妙地用數學與精神分析類比的拉岡、「搬弄(數學)術語夾槓」的克里斯蒂娃。

作者的批評是,這些搬弄術語的人文「科學」家,既沒有好的理由去利用這種語言書寫,亦以這種語言作為遁走,迴避爭議的途徑。書中宣稱,這類人文「科學」家的理論忽視了科學實驗裡重視的經驗,亂用科學名詞,令人懷疑「如果剝除覆蓋其上的語言外飾,布希亞的思想還剩下什麼?」。書中最後給出的結論是,如果理論本身看起來隱晦而難明,而作者沒有打算解釋理論,以致到就算深深研究過這些理論的博士生、學者,也無法理解理論與這些「科學」理論的關係,那麼這些部分很有可能是無稽之談。他鼓勵眾多人文學者、學生,在讀過本書之後,撤去這些老牌理論大家的光環,嘗試正視理論的內容和證明。

索卡的Approach 最主要的問題是,他嘗試證明的東西的目標不明。就算我們對索卡的證明報以最大的敬意,假設索卡所指的問題的確存在(而讀者有很好的理由同意索卡的證明),下一個該問的問題是,這些錯誤的科學引用,是否足以顛覆整個文本的結論和證明?或者,就算克里斯蒂娃的確誤植群集理論,這對克里斯蒂娃提出的語言學/文學概念(例如「互文性」)到底有沒有影響?伊莉嘉萊對科學界被男性壟斷的現象的觀察,又是否正確,又會不會因為伊莉嘉萊對科學術語的愚蠢判斷,而影響結論的可信性和準確?

書中,索卡對此基本上是毫不關心,直指索卡並非是文學或者哲學家,對這些理論與知識幾乎是無從判斷。但,如果索卡嘗試無視或者漠視這點,就直接指出目前的人文科學家的學術風氣不甚健康,這種批判的方式也不甚健康,畢竟索卡在沒觸及理論核心的情況下,就批評及質疑理論不可靠。這種批判的方式,就等於說,因為在書裡找到錯字、病句、錯誤的科學理論,就批評書中與科學理論無關的學說是賣弄語言,而並非直接批評書中學說,直面理論和批評理論有錯。

當然,我不是說我不同意、或不喜歡艾倫索卡的寫作方法。倒不如說,我與艾倫索卡對論證、文字的方法,相當類似:我們同樣力求簡潔、易明。按照索卡的進路,你也很難不同意,人文學家的文字應該可以更為簡單、易明。問題是,如果艾倫索卡的書的確證明了什麼,那大概是,對於無法理解的文本,最佳的回應即是指出自己無法理解,繼而暫時放棄文本又或者再深究文本——這既適合於艾倫索卡筆下批評的理論家和勸諭的學生,亦適用於索卡本人——而不應直接批評人文學家老是在搬弄語言,及屢次諷刺這些人文學家圍爐取暖,因為索卡顯然對他們的學說一無所知。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