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Peter Lewicki on Unsplash

其實我已經寫過一次有關投稿的事情。現在再拿這件事出來討論,好似有點兒對不起以前寫過的文章(而我現在仍然完全同意大部分以前寫下的事情,尤其是禮儀的部分)。

考慮到好些讀者都是曾任編輯/現任編輯,讓我這個也不算熟悉媒體運作的局外人,大吹法螺說投稿/稿費就是怎麼樣怎麼樣的,也有點不好意思。大家就當看故事來讀這篇好了。

據我所知,投稿的「稿費部分」會有幾個可能性:

沒有稿費,但是……

除非 1. 你喜歡/贊成/認同對方的媒體平台和理念,你想幫對方發展 
2. 對方有承諾以後可以繼續合作/全數稿費/讓你做兼職編輯
3. 對方無錢出稿費,但願意用有文章/作品的新書填補稿費(一如不少台灣的文藝雜誌)

除非你所投稿的無稿費平台,符合以上三項的任何一項,否則你不應該接只有 Marginal 稿費、或者沒稿費的稿……

一般來講,寫「沒稿費的文章」,或多或少都意味著平台有所妥協:可能平台的內容自由度比較高。可能文章發表的速度比較快。也可能是,你可以依靠這篇文章,獲得體制內的承認(i.e. 你為了履歷而寫文。這有點像是暑期工/Intern「攞經驗」)。

這種模式有必要存在。但我也相信,投稿是要錢的。一旦有稿費了才會有要求,有要求了才會有進步。除非你的確符合上面寫的那幾項條件,要寫沒錢的文章,寫在自己的平台/部落格(例如,這裡!)就很足夠了。

按字/每篇計算

可能是,你看到了某文學雜誌招稿,由此寫了文章過去,最後不僅收到雜誌,還收到了稿酬。也可能是,你收到了某某媒體、某某雜誌的編輯約稿,提議要以某個字數寫某組題目。

廢話一句:有稿費不等於稿費面額高。其實豆瓣有不少例子,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豆瓣有不少這類「原創度要求低」,據稱是在寫「影評」、「書評」、「攻略」和「散文」的內容農場,價碼大致上和上圖的第一條類似,大概是1000字/10~50元不等。不過這些空缺一般都需要押金,而且缺乏透明的收款渠道。

放在大陸的生活環境,尤其是某些二三線城市,這個數字不算低。在香港,我懷疑會不會去返便利店或者譚仔會比較好。

香港的話,按照我聽回來的情況,價碼從象徵式的幾十,到了一兩百,幾百,到幾千一篇都有過。那些等於或高於 0.5/字的地方,已經算是非常不錯,跑贏大市的水準了。我暫時聽過最高的價錢,則是高於一元港幣一個字。大家可以想想這是什麼平台。

當然,每個平台出的稿費,都有背後的營運理由。這裡雖然說了很多關於稿費的事情,但我無意說某些平台的價錢很低,就此批評壓榨寫手。大部分時候,會出稿費,已經是一件很值得尊重的事情。

舉個例子吧。我個人很常讀大陸某個名為屋頂現視研的知乎動漫畫評論專欄。雖然我真的甚少同意這個專欄出現的文章,他們的文章大多都很有創意。他們也會出稿費,一篇一百人民幣。

這看似不多。但當你考慮到這個專欄沒有收入來源,所有的稿費都是專欄作者等人自己掏腰包出的,這就說明了為什麼我會如此敬佩他們了。

按照流量計算

大致上來講,這類平台的主張皆為:投稿人可以先把稿件發過來,但平台只會在文章獲得了流量(例如某些網路媒體),或者是文章獲得了廣告費/會員點閱(例如,Youtube、Medium 這類大型平台),作者才會與平台對分,分到稿費。

這類平台存在著隱憂。長遠來講,我不會依賴這類平台作為投稿的收入來源。我最主要的憂慮是,

  1. 我不介意要與平台對分廣告收入,我介意的是我不知道對分的比例。我介意這種不透明,導致我無法比較不同平台的優劣。
  2. 作者的稿費收入,完全取決於作者的文章是否流行,是否能適應市場。這會使得某些稿子很難生存。
  3. 平台將宣傳的責任轉移給作者。本來,作者只需要負責提供內容;現在,作者也需要為平台宣傳了,因為文章沒有流量,作者也就沒有收入。

我現在已經沒有在這類平台投稿,唯一的例外就是 Medium。說實話,我也不喜歡這類平台。事實上,在最極端的情況下,這類平台會是內容農場的騙局。

我最近在網上讀到的一個案例即為:事主簽下了類似的合作協議,與某個台灣平台合作,按照文章流量計算收入。事主為這個平台寫了四十多篇文章,賺了差不多九萬多 PV。結算下來,他才察覺,自己只有約莫三百元台幣收入(折合港幣約75元),理由是因為他一直都以為結算的幣值單位是美元——但那實際上是台幣。

結語

我覺得這種心態很是不妥當。就算文章會有稿費,稿件始終是掛你的名字出街,你還得維持你的信譽、一貫質量。你也會有時候會需要拒絕稿件,說,「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寫」、「我寫不及」——尤其是當你被要求寫的,是一些專業題材,一些你未有接觸過的領域。

一如你返工,也不會覺得,老細出糧俾你,你就要做隻狗仔每日舔老闆的鞋底,對老細的所有要求都說「好」。

人有底線,寫手都有。溝通還是很重要的。

除了以上講的這些傳統方法,這幾年也出現了 Patreon 之類的平台。捆綁式會員制的 medium 分到的收入有限,投稿紙媒也有頗高的門檻,個人覺得這類平台也是一條路。

除此之外,打賞制度的手段(例如香港的 LikeCoin、打賞制、月票等等大陸設計)也可能可以考慮。但因為我也沒用過 Patreon(雖然的確開了賬號),也超出本文提及到的範圍,就有待專家處理了。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