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賽馬娘》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賽馬娘》是一部有關賽馬的動畫。也因此,我想要從這部作品的賽馬場景開始討論。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賽馬娘》的賽馬場景的鏡頭,全部都是些不可能在現實的賽馬場出現的鏡頭。左圖的鏡頭就是在馬娘的頭後,向前方望,在現實中的賽馬並不會以類似的鏡頭拍攝(因為過於危險)。右圖的例子裡,鏡頭擺放的位置應該是賽道的中央,微微向上揚,鏡頭伴隨著馬娘一起移動。

除此之外,作品的賽馬鏡頭還有好多奇特的處理 ——像是特寫馬娘的腳步(以表達加速)、Split Screen等等做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將在跑道上不同地方的人物定格,時空定格,放在同一格。以製造一種好似大家在互相比拼、並肩向前跑的錯覺。

這種非現實的、大概只能在動畫裡拍得出的鏡頭,已經說明了《賽馬娘》的基礎是「虛構」,而並非「史實」。《賽馬娘》的所有角色都是歷史上有名的馬匹,比賽也是基於史實。但是,《賽馬娘》的焦點並非還原歷史,而是給出製作組期待的歷史——或者說,如上述的賽馬場景分析,是製作組對賽馬的詮釋

所以,《賽馬娘》的目標不在於描寫賽跑的技藝,或者馬跑得有多快。《賽馬娘》的目標是製作組的詮釋:馬娘之間的羈絆和競爭,與及賽馬娘藉由賽跑實現夢想。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那麼,作品如何體現出這兩件事?作品的第一個選擇,是將歷史上發生過的悲劇扭轉,成為勵志的夢想。無聲鈴鹿扭傷腳,遭遇人道毀滅的故事,在作品之中成為了傷患再起的故事。特別週的母親在產下女兒的時候死去,結果卻轉化成動力,鼓勵特別週努力。結果,特別週將悲劇轉化成喜劇,回到北海道時對後母坦白,說了一句正面得不可思議的感想:「有你們兩個媽媽,我太幸福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另一個作品的選擇,是將「賽馬」轉化成個別馬匹之間的競爭與羈絆。為了令觀眾集中在這種羈絆,(除了最終回)《賽馬娘》的比賽總是集中在某幾個馬娘。其他馬娘轉化成不重要的背景,成為了每話在喊「啊不行了啊~」的迷因。主角的馬娘則有特寫,吵架,交流,彷彿都被預言了跑出名次。

從這種處理回看。製作組訪問提及到,去偏離史實,「令觀眾無法預測到之後的故事展開」,大概只是成功了一半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而且,《賽馬娘》是一部很純粹,像是理想世界之中的運動員會演出的作品。作品中的眾多馬娘不懼怕更為強大的對手,認為強大的對手會逼出更為強大的自己。眾多馬娘所面對的問題,都是與賽道相關的問題——像是賽跑的心理、態度、速度、策略——而絲毫沒有半點銅臭味。

眾多馬娘賽跑的目的並非為了私慾:常見的運動系作品呈現的私慾,包括,挑戰技藝的極限,為了財富和獎金,或者是想要成為有名人(詳細可見《錢進球場》)。但這些也統統與《賽馬娘》無緣。眾多馬娘賽跑,只是為了報答將夢想寄託在自己身上的觀眾、其他馬娘、與及教練、養育自己的母親。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賽馬娘最後也選擇在最乾淨的時刻落幕:大家剛好完成了各自所承擔的夢想,最後一起比賽,還一起衝線了,大家都是贏家,都可以在勝者 Live 上唱歌了。

從這種意義上,賽馬娘是一部很純潔的童話故事,一部主題很完滿的作品,完美地表達出製作組想要表達的事情,也就是夢想如何被完滿地實現。但也因為完滿,而顯得有瑕疵。如此乾淨到不染一點塵埃的結局,其實就連最最簡單的一個提問,一個質疑,甚至乎只是想像結局的後續,也很難容納。像是說,既然夢想都完成,特別週似乎已經沒有賽跑的理由。那麼,之後呢?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