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略的講講)近年動畫怎麼描寫「短訊」?

在Every Frame a Painting 的Video Essay,他們最後提及到日本動畫在處理發送短訊和描繪網路,有著前所未有的創意。只不過,EFP 當時提出的不少例子,都是些有一定年代的動畫 — — 例如說《Lain》、《攻殼》、《電腦線圈》。

要講完互聯網,這篇文就會扯得太長,而且還會有《SAO》、《Log Horizon》等等走在灰色地帶的作品。我們或者可以粗略講講,這幾年的動畫去演繹「發送短訊」、或者說,利用網路平台或電子訊息服務對話的一定模式。這個模式當然不是完美的觀察,或者是適用於任何作品、放眼四海都適用;但倒是表現了一部分明確的催勢。

首先,要展示留言,作品首先要選定處於某個角色觀點,繼而展示出某種形式的截圖。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無頭騎士異聞錄,第五話

我們可能不知道展示的是什麼角色(也可能完全沒有 ——例如《無頭騎士》就常有「聊天室空空如也」的描寫),但假若作品選擇展示,他們有無數的手段去帶出視點的角色身份——那可能會是源於屏幕上的角色頭像(一如《露營》),可以是源於屏幕上的左右排版。那可能是因為配色(《無頭騎士異聞錄》),也可能是因為我們看到某個角色在用電話打字、發送了短訊(例如《徒然喜歡你》、《月色真美》、《境界的彼方》)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至於「展示」Apps 的訊息框,不同的動畫有著些微不同的做法。其中一派主流的做法是,展示角色拿著電話或者是電話的一角,再描寫角色玩電話、撥弄電話屏幕或者打字:《帶著智能手機闖蕩異世界》、《你的名字》、《月色真美》、《東之伊甸》,甚至乎《無頭騎士》的Chatroom 就是如此。另一派的做法是沒有框架 — — 例如圖展示的《露營》。

其次,在大部分情況下,當角色在屏幕上輸入短訊,角色一般都會將短訊讀出。其中一個理由是,映像(動畫)與沒有變化的文字(短訊)不太搭,所以需要靠聲優的朗讀,將打字的過程轉化成動作(例如《徒然喜歡你》),製造些微落差。這還是因為,現實中的短訊一般都是極為口語化:基於短訊的訊息量限制,大家總會用最直接、最口語化、最非正規的語言寫短訊;動畫只是將這種「口語化」轉化成現實的口語,聽起來自然沒那麼愕然和奇怪。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其三,當作品用到訊息,當中描寫的對象還會包括訊息之外的內容。例如說,游標在輸入訊息時的來回轉折,就表達了角色的輾轉;訊息有多快冒起,就是其中一個用來描寫角色的手段,例如《無頭》在描寫罪歌的狂亂就是用了這種手段。《露營》一作有好多時候都不僅僅在展示訊息,還會將人物身處的風景、景物,加入視窗或者對話裡 — — 這些都是文字訊息之外的描寫。

Devilman Crybaby 就是非常巧妙地將「留言」和「輸入訊息」同時並列,將輸入訊息的場景與場景內的人物暴亂蒙太奇,令兩件事情、兩種對立的民眾,隔空「對話」。

如果你讀到這裡,覺得意猶未盡,你也許還可以留意一下「電話訊息」以外,描寫人們使用網路,交換網路訊息的手段。相比起手段集中的電話訊息,作為一篇極度簡單和省略了無數有趣例子的文章,這純粹是提出一些在電視動畫常看見的例子,而你其實不難找到大量有趣的反例,去描繪「電腦」或其他平台交換訊息的方式。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Harmony 的線上會議。

例如說,《和諧》將線上會議演化成3D白色雕塑。例如說,《Gatchaman Crowds》將「對話」轉化成粘土人,在一個房間裡,會有 Chatbox 自角色頭頂冒起。例如說,近期的《Devilman Crybaby》的第九話,將訊息、留言,同時展示,這種近乎是彈幕式的訊息輸入和交流,還將當時的場景蒙太奇入作品之內,導致兩件事情對話,這些也是非常有趣的處理——這方面的例子簡直說也說不完,還是就讓大家自行發掘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