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寫作負能量集結文。

因為Facebook 流行/朋友推薦,再加上這一兩個月也打算用 Medium 的 Paywall 功能,這一兩個月在 Medium 試航。

與其說這篇文在寫Medium,還不如說在寫Medium 與及網路寫作的經驗。個人的感想有幾點,

1. Medium 最大的問題是Paywall 設計。作為沒有付費的讀者,一般都是點進去才知道原來文章是Paywall 內的,然後就被用了每個月的Paywall Quota。

如果這個Quota 是有限的,我會期待有系統警告或者提醒我。而不是當我點進去,發現文章並不是我想要的東西,才意識到已經沒有回頭的可能性。這種是舊式內容販賣的進路:我去書店買本書,最起碼可以先打個十五分鐘書釘才決定要不要買下去。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成績表。

2. 藉由Medium,我也會知道,其實Facebook 的文章的成績並不是那麼好……咳咳咳。

最好的文章數字就是寫《如果有妹就好了》的一篇分析/散文。但那篇文章在 Facebook 的數字和 Medium 的數字,差了天與地 — — Facebook Reach 破萬(一如ACGer 推Post 的成果);實際轉換成瀏覽數的數字,其實只有一千;讀完的人只有七百幾。

這個數字和一兩年前的Blogspot 相比,其實沒太大分別。所以,歡迎來到現實世界。或者說,歡迎來到後Facebook 世界。

3. 如果說每個平台本身都有其推廣/專注的內容,Medium 上讀得最多的還是商業、經濟、科技分析,而不是文藝內容。

有時候我會在想這大概是沒有好的平台——好像沒有平台可以寫文藝事,寫音樂的注定只能離散。寫文學、動畫的似乎注定只能跑去投稿。而且,寫這類題材的文章,只能寫新聞。

我不想要寫新聞。市面上已經有夠多的人寫新聞。我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去與這些人競爭,但事實就是,新聞是最容易傳播、每人都必須、而且大家都會讀的內容。

4. 動漫畫評論是很兩極化的文體。

現在市面上的其中一種催勢是徹底捨棄挖掘的深度。倒不如說,「評論」並不是這些內容的主體;這些內容的主題是搞笑、畫面吐槽,還有劇情旁述。因為內容本身沒太多爭議的空間,但求一笑,這類內容相當穩定。

另一種催勢是務求深入。沒有吐槽。用大量學術書系、理論的分析。內容或者會有爭議,但最主要的問題是,沒讀過原典、不知道在評論什麼作品的外來客,一般都沒辦法參與文章的討論,而只會覺得不明覺厲。

我想要走的是這當中的第三條路。或者是死路吧。但我既不想成為搞笑藝人,也不想每篇文章的內容都一定得拼湊理論。前者總會有令人厭惡的一日,後者我自問沒有能力成為,也是一條費力而且不長遠的出路。

5. 2017 年聊過的兩單合作的結果,都是朋友合作。

其中一單後期不了了之。投出去的稿最後並沒有推文,後期也沒有人繼續商量推稿的事情。也沒有人與我商量過寫其他類型的稿件。

另一單遠遠來得戲劇:投出去的文章本來就相性不太好(倒不如說,到底我真的是個稱職的寫手嗎)。專頁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停擺,然後年底有約莫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整個專頁憑空消失了。

我當然理解,這兩件事會發生,都是因為一些意外。我無意、也不想責難這些人——畢竟都是意外嘛,有無可避免的苦衷。詳細的意外內容涉及到其他人的生活,我沒有必要在這裡詳細交代。

我之所以會理解上面的這些事情,都是在事情發生了以後幾個月,事主開始出現解釋,我獨個兒整理得出的結果。沒有人向我交代,聯絡,甚至整理現狀,甚至沒有人事後告知。

這些事情都讓我覺得非常詫異。

我想找一些能長遠合作的人。我不介意供稿、投稿。我只想找一些願意長遠合作下去的夥伴——我不想要運行網頁、做過量的市場調查,而只想要做一個可以安份寫作的寫手。光是將文章寫完,或者寫出自己能滿意的文章,已經是件非常脫力的事情。

6. 如果說這一兩個月寫作有什麼體悟,大概就是這句詞吧,

“And sometimes I feel like an inland ocean
Too big to be a lake, too small to be an attraction”

‘Smoking Section’/St.Vincent

有時候我會在想,會不會我根本不適合寫作,人氣總是半天吊,內容質量總是不上不下,談不上最差又談不上最好,是批沒人要的廢嬰,常常在懷疑不知道該怎麼走。最近讀《AKB48的格子裙經濟學》,就讀到這樣的句子,

「在拷貝技術下大量生產,任何人都聽得到「一流」歌手的歌、看得到「一流」演員的演技,這會使得人們不再需要二流、三流的歌手或演員。由於消費者在該商品的市場中所追求的要素,都已經集中在少數頂尖者的身上,其他不夠頂尖的,將會遭到驅逐。」(P.138)

拆解這種言論的方法是,「既然成為一流就可以了,那麼就不斷讀書、修煉、成為一流,不就可以了嗎?」——華生,要是我能再去讀個十年書再來,或者順手讀個MPhil,去彌補大學裡沒讀社會學/哲學/文學的缺憾,讀完以後三五七年再來寫評論,我也願意這樣做啊。

然而我已經不能了。

說不准我還是不適合寫作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