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說「學術買辦」沒有發掘出新的東西,繼而用這點來譴責買辦「根本不是在做學術!」,是個很無謂的講法。

一來,引用學術研究或哲學書,不等於在「做學術」——這些所謂的「學術文章」無 Peer Review、無引用、寫法不嚴謹、內容也不原創,毫無學術格式和學院研究應有的洞見——我也不覺得買辦會認為自己在「做學術」。二來,買辦的責任是「教書」,是很快餐式的滿足觀眾對知識的要求。

我常常覺得,買辦(什麼01哲學啊、好青年荼毒室、所謂的「知識普及」者例如朱家安啊云云;我不惟言,這裡也有買辦成分)其實即是入門興趣班的老師。打個例子:週六日參加國際象棋入門班,你會預期老師在課堂上和你探討什麼 QGD Anti-Meran 的什麼 11. g3 變化,或(無后的)柏林開局的前二十步理論變化嗎?你不會,因為你的老師知道,你根本連棋子怎麼移動都不會。他的興趣班是為了向你傳達國際象棋的樂趣,讓你落坑,而不是與你研究國際象棋。

本來,「買辦」和「研究」這兩件事不應該有衝突,因為這兩件事的性質完全不同。而且,另一種形式的買辦——入門書和教科書——早就存在了很多年。

沒有人會因為入門書好多顏色、例子好生動、成為了暢銷書,繼而批評入門書快餐、壟斷了知識市場、教條化。既是入門書有好多選擇,也是因為讀入門書與讀原典沒有衝突。卻有人會攻擊,網路的學術買辦將知識碎片化,是法西斯,只是將知識簡化,將複雜的理論教條化,與「學術研究」互相衝突。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Samuel Zeller on Unsplash

當然,我們可以說,某些東西不能「買辦」。

其中一種講法是:買辦不成立,因為學科的焦點就是要讓人思考。學科的文本之所以這樣寫,正正是為了逼人思考。買辦可以告訴你某某理論家說了什麼,但很難逼你思考。但這又回到上面的問題:我是個新手,要從什麼開始思考?怎麼思考?我們應該要求一個入門者做這些事嗎?另一個問題是:假若我們讓讀者直接去讀原典,讀到一頭煙,對方會不會不僅僅是在思考,還會亂解文本了?

另一個講法是,買辦製造了一種錯覺。買辦讓讀者誤以為不需要讀原文,可以啃完一堆雞精書,一些網路文章,就誤以為自己真的讀了好多書,突然變得很有文化。

但如果情況真的是這樣,該質疑的對象並不是這些「買辦」,而是讀者: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渴望不需要辛苦閱讀得來的知識?會不會是我們對知識的觀感已經轉變了——學習知識不應該是辛苦的,而應該是愉快的、互動的?又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認為,讀了雞精書、網路文章,就等於吸收了知識?

我已經寫了很多次,而我願意再重複:買辦和研究本應該是相輔相成。買辦向大眾介紹研究內容,誘導人們去讀研究;大眾對研究內容感興趣,繼而輔助研究體系,甚至乎進入體系生產內容。當然,許多買辦過橋抽板,寫了文章卻不鼓勵讀者去讀書,這是買辦方的問題;但,原則上,買辦不是研究的敵人——就只是現在買辦被扎成是稻草人。而當買辦會顯得「壟斷」了知識的通路,這已經不只是買辦的問題,而是社會環境(想想看:香港人那麼忙,每日有幾多時間讀書?假若你讀書,你會想讀一些隱晦得很的東西嗎?)與理論門檻太高,所以才需要「買辦」作為兩者之間的橋。

要恨這群人當然沒有問題——正如動漫婆羅門也總是在恨剎帝利,但剎帝利卻愛婆羅門。要說的話,這是個美麗的誤會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