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打雜魚的)三麻講座①:流局聽牌

日前,森山茂和在麻將最強戰旁述,有著這樣的發言:

形テンはいらないよ。全く不要。

そういうことが蔓延してて麻雀をつまらなくしてるがら。

「形聽完全沒有必要」、「這樣的打法一旦蔓延開去,就連麻雀也變得沒趣了」,與及呼籲形聽的選手「不打麻雀比較好。」。

有關於森山發言的問題,與及到底這個發言的脈絡,魔女已經寫過一篇很詳細而且具體的文章。既然有人寫過,我不打算在這裡重複。

不過,大部分人講的都是四麻,也許值得講講三麻裡與「形式聽牌」相關的,也是個許多初學者(例如我)打錯的問題:「流局聽牌」

流局聽牌重要嗎?

在大部分場合裡,三麻是不需要理會流局聽牌的。

最主要的原因是,聽牌得來的收入只有一千或者二千點。就算加上因為流局聽牌迴避的支出,相對於因為拔北而撐高的放銃平均淨支出(8495,參考《データで勝つ三人麻雀》/みーにん、福地誠),聽牌的價值非常低。

如果可以安全聽牌,途中只是需要博一隻低危險度的牌(例如地獄單騎、見二的字牌、兩筋的45等等或端牌、19的 One Chance),單純從期待值的角度講,形式聽牌的收入或者會超過可能放銃的收支。

只不過,就算從期待值出發有可取之處,形聽的問題正正就是收益僅差,但一旦輸了就會陷入大落後。借用一句廣東話俚語,這是一個「贏粒糖、輸間廠」的情況。

正因為雀魂和天鳳的制度是負和制(三位支出大於一位得益),避三遠遠比取一位重要,因此即使局收支的期待值打和,或者是稍微是正收入,對局順位和 PT 收支卻可能會是負數。因此,你會看到不少上位的鳳凰民或王座民不太重視流局聽牌,一旦摸到生張牌,大家寧可完全拆毀聽牌,也不打危險張博聽牌。

這個傾向也反映在從四段到七段之間的平均流局聽牌率:越是高段位的對局者,流局聽牌率就越低,從四段的 55.6% 到了七段的 49.3%。

需要兜聽牌的場合

那麼,有什麼場合需要博打危險牌,追求聽牌?最常見的場合包括:

  1. 南二或南三局的尾莊,大落後,需要連莊。
  2. 僅差,或者是,會導致任何一家四萬點未滿西入的場合
  3. 聽牌罰符會直接改變完場逆轉自摸條件的場合(例如,付不聽罰符以後,直接進入南三局,會從跳自摸變成被自摸滿貫逆轉、從倍自摸變成被自摸跳滿逆轉)

歸納成一句話就是:當聽牌(及其收入)能直接影響局順位,博打危險牌追求聽牌會顯得合理。

實際例子

上圖為玉之間的實戰牌譜。

明顯地,上家和對家都已經聽牌。主視點在這裡可以打四索、七索或六筒取聽牌,也可以打兩家都已經通過的現物五索棄胡。

基本上,打筒子(對家要的牌)不作考慮;在四索和七索之間,七索會因為六索九索見四枚是 No Chance,只輸對碰和單騎,因此顯得比較安全。

那麼,這裡要打七索嗎?

這個正正是個明顯地「贏粒糖,輸間廠」的處境。七索輸的機會率不是很高,No Chance 放銃的機率約莫是在 6% 左右,可能會因為上家最後從手牌抽出八索而提升放銃機率。問題是,一旦放銃上家,打點基本上是滿貫起跳。甚至乎跳滿也不是不可能。

單純從局收支來講,形聽並不是一個那麼差的選項。問題是,比起個人一千二千點的收益,這裡最明確會影響順位的元素,其實是消滅掉落三位的可能性——也就是阻止上家的連莊、與及避免因為放銃三位而徹底失去爭 Top 的可能性。

也因此,這張七索基本上不會打,只有五索一手。

實戰裡,主視點打了七索。苦了差不多大半盤的我,很詫異也很高興地開牌吃 116 連莊。有種好似被人救我出關的感覺。

南二和南三局的發展雖然談不上很順暢,結果和了兩把牌,最後逆二。雖然下家最後仍然保留到一位,卻從近乎安泰的 Top/二位,變成是 40200 這麼難打的分數。

可以說,要不是下家送大禮追求聽牌,我大概有很大機會會吃三位了。誰說形式聽牌不重要的?(笑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