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在遺址興建紀念碑嗎?」

談京都動畫與黑暗旅遊業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據悉,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的殘骸,已於昨日完成清拆。只不過,死者的遺族及當地町内會對工作室遺址的處理出現分歧。MBS 的取材指,其中一名遺族希望在工作室遺址興建紀念碑,但町內會卻反對在該址興建紀念公園或紀念碑。

原則上來講,我支持興建紀念碑。具體的理由有點複雜,最好的解釋方法,或者是先從「黑暗旅遊」(Dark Tourism)的概念講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Mateus Campos Felipe on Unsplash

所謂的「Dark Tourism」,指的其實就是將歷經天災人禍的慘劇現場,轉化成一種旅遊景點。例如,納粹集中營、切爾諾貝爾、廣島的原爆圓頂館等等。香港有個非常道地的講法,也就是食災難的「人血饅頭」,消費悲劇。

將悲劇的現場,轉化成旅遊景點,除了可以教育民眾相關的歷史知識,與及振興當地經濟,其實還可以誘導關於悲劇的討論。像是納粹集中營不僅僅是教育和警惕後代的旅遊設備,展示出德國願意承認歷史,還改變了我們對納粹的討論方向。最起碼當我們現在講到納粹,我們第一時間並不會想到德國,而會討論人性,討論納粹及二次大戰作為一種人類史上的悲劇,反思如何避免戰爭。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而這也就回到京都動畫工作室的問題。剛才講過了:原則上來講,我贊成興建紀念碑或公園。興建景點不能消除悲劇,但可以改造悲劇的餘韻。透過擁抱悲劇,主動轉化悲劇成為公司歷史的一部分,或者悲劇之後不僅只有悲天憫人,還可以反思和回憶京都動畫的百般好,與及認識動畫業界的幕後英雄。

我之所以會說是「原則上」,源於上述的結論取決於到底京都動畫及地區政府如何規劃地皮。如果會如廣島一樣,區內設置大量和原爆相關的設備,有足夠的配套去塑造輿論,我當然支持。可是,如果地區政府和京都動畫沒打算興建配套,規劃地段,讓紀念碑淪為御宅族打卡和拍照留念的地方,那還是不興建比興建好。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Gigi on Unsplash

當然,「Dark Tourism」也好,該否興建紀念碑也好,涉及的問題其實很複雜。最明顯的問題是,旅遊景點周邊的民居生活會受影響,周圍會多了好多講英文的外國遊客。旅遊地段的租鋪價格、附近的店鋪種類,也可能會因應遊客潮而改變,影響當地民生(香港人應該對此深有同感)。而且,當地民眾也可能不願意被如此標籤。

事實上,觀光客與當地民眾拉扯的扭結,其實非常複雜,也是個不可能在一篇一千字的小短文裡交代完畢。說實話,我自己的立場也談不上堅定。本文純粹拋出一種個人觀點,讓大家思考。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找東浩紀就3.11所寫的《觀光客的哲學》、John Urry 《觀光客的凝視》,與及最近游擊文化出版,厄夫錢伯尼所著的《觀光人類學》,進一步理解有關講法吧。

Written by

香港人。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偶爾也寫媒體生態。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facebook.com/altiah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